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叶凡唐若雪医婿 > 第1820章该扫墓了
  “王子,亚瑟真的死了!”

  “我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有接听。”

  “定位也彻底消失不见。”

  晚上十一点,梵医公馆,十二楼,梵当斯住处。

  安妮向梵当斯汇报情况:“只是警方还没有通知我们,估计毁尸灭迹了。”

  梵当斯脸上划过一抹狠戾,随后拿了一瓶纯净水站在落地窗边。

  “何止是毁尸灭迹,那是魂飞魄散,不得往生啊。”

  梵当斯望着龙都的车水马龙,眼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痛心。

  这也让他意识到,国主临行时对他说的话,龙都藏龙卧虎。

  今晚之前还不以为然,纯粹当成一个忠告,现在看来确实水深。

  “王八蛋叶凡,太狠了。”

  “不仅杀人,还诛魂,让亚瑟魂飞魄散。”

  安妮脸上多了一丝悲愤,拳头也止不住攒紧:“王子,让我带人报仇吧。”

  “我的摄魂大术已经小成,放手一战,哪怕杀不死叶凡,也能给他重创。”

  “不报这个仇,我心里憋屈。”

  她跟亚瑟是梵当斯的左膀右臂,感情极好,现在亚瑟死了,自然愤怒。

  她气愤的胸膛起伏不定,也让身子绽放着成熟的魅力,在这黑夜有着撩人的气息。

  只是梵当斯却没有欣赏安妮的身材,只是轻轻扭开阿尔卑斯山的净水:“亚瑟虽然为人冲动,但战斗力不弱,特别是有所准备的情况下,他更是一个让人忌惮屠夫。”

  梵当斯声音清晰而出:“他最高战绩是在十五年前的平叛中,扛着加特林打穿整整一支精锐卫队。”

  “他的枪法在梵国也能挤入前十。”

  “一枪之下,必是亡魂。”

  “可就是这样一个强横的人,袭击叶凡却连魂魄都散了,叶凡的强大清晰可见。”

  “你出手,哪怕你发挥出巅峰实力,估计也难于回来。”

  “所以你不要轻举妄动。”

  梵当斯转身走到安妮面前,伸手一抚那张俏脸:“我不想再失去你。”

  “而且正如我在车上跟你说的,当务之急是让梵医学院早点运营。”

  “梵医学院运转起来,咱们开枝散叶的计划才能实行。”

  “在这之前,咱们不能出乱子,不能让神州医盟抓到把柄,不然就毁掉多年心血。”

  “比起梵医学院的开业,亚瑟的魂飞魄散不算什么。”

  “安妮,忍一忍,黑暗终会过去,正如光明一定会到来。”

  梵当斯声音醇厚劝告着安妮,还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压住她内心的翻滚情绪。

  “明白。”

  安妮声音一颤,随后带着一丝不甘:“只是亚瑟就白死了?

  这事就这样算了?”

  “亚瑟是我忠诚的手下,也是王室一员战将,我怎么可能让他白死呢?”

  梵当斯看着女人轻轻摇头:“只是现在还不是给他报仇的时候。”

  “等梵医学院正式运营后,我就会腾出手报复叶凡。”

  他眼里闪烁一抹寒光:“一切的血债,都会十倍讨回来。”

  “明白!”

  安妮情绪稍微平缓,随后又犹豫着开口:“就怕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们暂时搁浅悲愤不报复叶凡,叶凡未必就会放过我们。”

  “十字符的事,唐若雪的事,亚瑟袭击的事,叶凡很可能还会捅刀子。”

  “这里是龙都,是叶凡主场,他死咬我们,不好应付。”

  冷静下来的女人也能看出叶凡反咬上来的杀伤力。

  “你说的有道理。”

  “不过无论如何,我们以及每一个梵国王室高手,是绝对不能对叶凡动手的。”

  梵当斯眯起了眼睛:“我们必须保持干净,双手干净,行事干净,往来干净。”

  安妮心里一动:“王子意思是?”

  “我们不能动,不代表其他人不能报复叶凡。”

  “叶凡的敌人双手双脚数不过来,一两个愣头青跑过来跟叶凡死磕,很正常。”

  梵当斯抿入一口净水润润喉:“他们有来历,有动机,也就扯不上我们身上。”

  安妮眼睛微微亮起:“王子是要聘请其他势力出手?”

  “聘请?

  这还是能牵扯到我们。”

  “我们要保持干净,绝不能有雇佣这事,不然就是雇凶杀人了。”

  梵当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可以联系洛大少,是时候还点人情了……”“洛大少?”

  安妮先是点点头,随后又带着一丝凝重:“洛家因为叶禁城的关系,确实敌对叶凡。”

  “可是也因叶堂和老太君的威压,洛家也不敢对叶凡搞事情。”

  “至少没有全身而退的万全之策前,洛大少估计不敢派人对付叶凡。”

  在她看来,洛家也是有脑子的,不会轻易下手叶凡。

  “联系他吧。”

  “洛家现在确实不敢对付叶凡,但不要忘记洛家手里太多三教九流。”

  梵当斯重新走回落地玻璃窗前面:“特别是翠国那一块,洛大少有太多资源了。”

  “明白。”

  安妮点点头:“我马上联系洛大少。”

  “等一下,那个贪婪的家伙,估计一点人情逊色了点。”

  梵当斯伸出手指在玻璃上写了一个经纬度:“把这个位置告诉他。”

  “就说翠国的鹰狼谷蕴藏着一条一百多亿的玉石矿脉。”

  “这一条玉石矿脉,足够让他在洛家重新树立威望。”

  梵当斯落地有声:“不过告诉他要快,不然很容易被妖女抢走。”

  说到妖女的时候,梵当斯又眼神一冷,想起了那个曾经打过交道的妖媚女人。

  安妮闻言微微吃惊:“王子,百亿玉石矿脉,会不会代价太大了点?”

  “我们没有实力开采,也不需要靠它来钱,留着是鸡肋。”

  梵当斯淡淡开口:“还不如送给洛大少做顺水人情,这样一来,他卖命也会尽力一点。”

  “明白!”

  安妮迅速把经纬度拍摄下来去安排。

  “上帝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叶凡,七妹的命,亚瑟的命,我要你连本带利还回来。”

  梵当斯望着龙都的万家灯火:“希望你接下来不会让我失望。”

  也就在这个时刻,唐门石头坞,戒备森严。

  唐若雪看着唐忘凡甜甜睡去,就从床上翻了下来,拿着手机披着长发来到窗边。

  看看来回巡视的唐门高手,看看象征十二支权力的龙头棍,她眼神多了一抹冰冷。

  随后,唐若雪的目光又落在了手机上。

  手机上有一张刚刚传来的照片。

  照片是云顶山一隅,只是这地方杂草丛生,耸立着一百多枚墓碑。

  墓碑不算新,但也不算太旧,也就十几年左右的光景。

  乱葬岗旁边,还有一座小茅屋,一个戴着草帽的独臂老人坐在门口吸旱烟。

  俨然这是守墓人了。

  唐若雪知道,自己该扫墓了。

  只是让唐若雪目光一凝的是,乱葬岗的最后面,还立着一枚新碑。

  石碑前面插着五柱香。

  看石碑做工和红漆,好像是不久前才立上去的。

  上面还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字。

  唐若雪不断放大照片,很快,她就看清石碑上的字:“江化龙之墓!”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