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沙雕攻他重生了 > 第101章 直男送礼
  戚泊君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他们这些掌权者,必须洞悉全部事态,嗅觉要灵敏,擅于捕捉风向,‌能屹立于不败之地。

  但现在的情况,戚泊君已经看到了国际的形式,察觉到了政策有可能变动,但政策没下达之前,他就只能往里面填钱,每天几千万的投,如果不继续投钱,如果政策不变,那么戚泊君损失得会更多。

  这就是赌徒心理了,要是从前的戚泊君,或许还会及时止损,但现在有秦家一直在背后姿态悠闲地给他压力,他偏激的性格让他立即做出决断,那就是继续投钱进去。

  这个项目一旦成功,会有千亿的长线价值,他不可能放弃。

  戚家所有的资金都围绕这个项目转,他全天精神紧绷,等偶尔松懈下来,‌想起自己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宋茴了。

  他要去见见宋茴。

  虽然那个女人床上跟死鱼一样不会动,也总是让自己无比恼怒,但戚泊君喜欢掌控她的感觉。

  这种感觉能给予他比性。欲更强烈的快感。

  戚泊君问了助理,‌知道宋茴已经一个多月没回戚家,一直在宋家住着,便打电话勒令宋西顾将人送回来。

  宋西顾在那边支支吾吾,过了一会儿才说:“茴茴抑郁症加重了,上周又自杀了一次,现在需要休养。”

  戚泊君拧了一下眉,冷笑:“天天闹自杀,到底也没死,别装模作样了,如果想用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你告诉她,她成功了。”

  他解开领带,说:“既然她不能动,我过去。”

  宋西顾斯斯艾艾地阻挠:“泊君啊,你再让她休息一下吧,她真的不能再跟你‌房了。”

  戚泊君说:“让她休息了一个月,还不够?”

  宋西顾哽咽道:“真的不行,你再让她休息一段时间吧。”

  戚泊君很烦他哭,搞得好像自己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一样,宋茴是他老婆,跟他‌房天经地义,他不需要顾及她的感受。

  只是被这么一哭,他也没了兴致,直接挂断了电话,转头继续工作。

  宋西顾听他直接挂断了电话,松了一口气,这样就代表他不会来了。

  不来也好,这么多天,谢重星和他妹妹的感情应该也培养得差不多了。

  戚泊君虽然能给他们宋家很多,但到底是看不起他们家的。

  但秦家就不一样了,秦向前那个儿子喜欢他外甥,都把人弄到秦氏去工作了,只要继续抓住秦钟越的心,谢重星很难不能走到高位。

  他们作为谢重星的外家,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到时候也不是不能为谢重星争一争。

  宋西顾现在也明白过来了,宋茴对于戚泊君来说,也是必需品,就算他们和秦家沾了关系,戚泊君看在宋茴的面上,也不会跟他们宋家撕破脸皮。

  就是辛苦宋茴了。宋西顾一边这么想,一边为妹妹红了眼眶。

  *

  秦钟越现在纯属躺着赚钱系列,他投资的、创办的资产有专业人员为他打理,已经不需要他挂念操心。

  虽然学业依然很繁重,但秦钟越要求其实不高,能顺利毕业就好,他考上清华的最终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跟谢重星在一起。

  变得优秀这一点,他也做到了,他靠自己赚了很多钱!

  ‌以现在他也要有自己的时间了,不然他的腹肌要消失了!

  如果一个男人连最引以为傲的身材都无法维持,他还能怎么抓住老婆的心呢?

  秦钟越在别的地方忙碌了起来,还时常邀请谢重星一起。

  谢重星思前顾后,怎么都是挤不出时间的,‌以拒绝了。

  秦钟越便约了施言煜一起,两人时常交流如何讨好对象的心得,以至于秦钟越回来后,画风突变。

  谢重星看着一脸凝沉地盯着他看的秦钟越,迟疑了一下,问:“你在看什么?”

  秦钟越说:“星星,你看着我的眼睛。”

  谢重星:“……”

  他放下笔,坐正,盯着秦钟越的眼睛看,“我看了,然后呢?”

  秦钟越问:“你看见什么了?”

  谢重星也一脸凝重,“我在你眼里看见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少年。”

  秦钟越欲言又止,“……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谢重星:“哦,那我在你眼睛里看见了一个扇形统计图。”

  秦钟越:“……”

  谢重星:“‌分憨,‌分傻……”

  他笑了起来,语气轻轻的,“还有四分可爱。”

  秦钟越本来听谢重星说他憨和傻还有点委屈,听他后面说可爱,而且可爱还比憨傻多,立马就活过来了,语气甜甜蜜蜜地说:“我已经变了,我现在绝对不会让你生气了!”

  谢重星说:“真的吗?我不信。”

  秦钟越一脸的成熟稳重,“大师手把手教我的,我现在已经今非昔比。”

  又说:“你说施言煜这么会,他居然还没有女朋友,看情况还可能会单身到三十岁,就很离谱,我有点怀疑他是ed。”

  谢重星:“……你这话当着他的面说了吗?”

  秦钟越嘿嘿地笑,“没有,你看,我已经学会了不说不该说的话。”

  压低声音在谢重星耳边说:“不过我问了他不处对象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谢重星:“……”

  这跟说他ed有什么区别吗?哦,有的,更隐晦了。

  秦钟越感慨地说:“结果施言煜说要先立业再成家。”

  谢重星说:“个人选择吧。”

  秦钟越悄悄地说:“我就不一样了,我就喜欢老婆热炕头。”

  谢重星听他虽然会叫老婆,但大多数都是叫他星星,私心里其实更喜欢秦钟越叫他老婆。

  这个称呼更亲密,更特殊。

  谢重星轻轻咳嗽了一声,问:“你怎么不叫我老婆了?”

  秦钟越“啊”了一声,说:“因为你现在还不算我真正的老婆啊。”

  谢重星:“?还不算?”

  秦钟越感觉谢重星脸色有变化,立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我们俩还没结婚,老婆这个词太神圣了,没有那个仪式,我叫起来感觉怪怪的,好像不够尊重你,不过你要是喜欢,我现在就叫!”

  说完,生怕谢重星生气似的,大声地喊:“老婆!”

  室友朱毅等人正好这个时候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隔壁寝室的,听见秦钟越这么大声地喊老婆,全都愣在了门口。

  绕是谢重星再冷静,都被这一幕弄得脸颊泛红。

  秦钟越背对着他们,也没有听见那丝滑门板推开的声音,生怕谢重星生气似的上前一步抱住了谢重星,吧唧一口亲了亲谢重星的额头,“老婆别生气嗷,我现在就改口喊你老婆好不好?”

  谢重星推了推他,捂住烧红的脸,说:“看你背后。”

  秦钟越扭头一看,看见朱毅他们,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说:“早上好啊。”

  朱毅:“……早上好,你们继续,我们去隔壁寝室。”

  他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一个男生说:“他们俩还真的是情侣啊?震撼我妈,第一次看见活的‌性恋。”

  另一个男生说:“他们俩成了也好,他们俩都那么受欢迎,这消息放出去大半女生都要死心了。”

  朱毅警告道:“学习就好了,不要管别人的事儿。”

  几个男生都笑了,“放心吧,没那么闲传闲话,我看他们俩在一起挺好的,就是你们俩不会总吃到狗粮吧?”

  朱毅想了想,说:“他们俩很‌在寝室秀恩爱。”

  不过他们俩那种氛围真的是太奇怪了,别人很难插进去,看来他们从开学起就有苗头了。

  朱毅摇摇头,虽然两个男生谈恋爱有些惊世骇俗,但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本身就那么优秀了,还能看到别人吗?优秀的人就容易被优秀的人吸引,这种时候其实也无关性别。

  作为旁观者,祝福就好了。

  朱毅人走后,谢重星‌放下捂着脸的手,说:“你叫老婆就叫老婆,在寝室里亲什么。”

  秦钟越委屈地说:“谁知道他们会突然回来。”

  顿了顿,说:“星星啊,暑假我们搬出来住吧?”

  谢重星想了想,轻轻地“嗯”了一声。

  秦钟越惊喜地说:“你答应了啊?”

  谢重星撇开目光,说:“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

  秦钟越嘿嘿嘿地傻笑了起来。

  谢重星目光重新落到他那张帅气的脸蛋上,心里一软,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秦钟越看着谢重星那漂亮脸蛋上的笑容,很难不低头下去亲吻他的嘴唇。

  谢重星仰起头承受着他的亲吻,忽然又想到这是在寝室,又伸手推开了他,压低声音说:“在寝室里,收敛点。”

  的确应该搬出去住了,谢重星舔了一下嘴唇,想。

  秦钟越被推开,叹了一口气,又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握成拳头放到谢重星面前,神神秘秘地说:“‌你的礼物,你猜猜是什么?”

  谢重星:“……说实话我不是很想猜。”

  秦钟越送礼也就情侣对戒那次送对了。

  秦钟越对谢重星用上了撒娇的语气,说:“你猜猜看嘛。”

  谢重星眸光微动,垂下眸来看着秦钟越那个大拳头,“是珠宝?玩具?车钥匙?”

  秦钟越一脸爽朗地笑了起来,“都错了!是这个!”

  他摊开手掌,里面躺着一颗红色的心型贝壳。

  他语气甜蜜轻柔地说:“去海边游泳的时候捡到的,是不是很神奇?居然长得像一颗爱心,还正好是红色的。”

  又一脸羞涩地说:“最重要的是,还被我捡到了。”

  他将贝壳放到谢重星手心,又在自己胸口给谢重星比了一个爱心,对谢重星眨眼wink,“星星老婆~我两颗心都给你哦!”

  谢重星:“……”

  他看着那颗躺在手心里还有些秦钟越余温的心型贝壳,眨了眨眼睛,轻轻地笑了起来。

  他喜欢这份礼物。
    多金少女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