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4章 感到头皮发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com
  废弃小镇的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隆隆。不时划过天空的闪电,将一处坍塌了一半的废弃建筑物照亮。

  木紫鸢站在狂风中,远远地看着那座建筑物,心里像是压了块大石头般,令她喘不过气。

  这里,为何那么眼熟?

  “啊!木含香……你会遭报应的……”凄惨的叫声,让木紫鸢的神情一震。

  这声音,不是她的声音么?她的声音怎么会在那建筑物里传出来?

  木紫鸢心里焦急地想要靠近那座建筑物,快速奔跑向建筑物,想要看看从那里发出声音的人,究竟是谁。

  可是,任凭她如何加快速度奔跑,却始终接近不了那个建筑物。

  木紫鸢发现她越是往它的方向跑,那建筑物就像是长了腿一般,距离她越来越远。

  一声声凄惨的叫声,听得木紫鸢毛骨悚然,全身犹如掉入冰窟。

  那是她的声音。她清楚地记得,她之前被木含香折磨时,就发出了这种凄惨又无助地叫声。

  木紫鸢停下奔跑的脚步,站在黑暗中,看着那座被闪电照亮的建筑物,听着里面越来越小的惨叫声,心中有种撕心裂肺般的悲痛。

  下个瞬间,木紫鸢突然发现,她已经站在那座建筑物里。

  眼前,一群硕大的老鼠正啃噬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呵、呵……哈、哈、哈……”

  她转身,看到木含香正对着那血肉模糊、已被老鼠啃得露出白骨的尸体,狰狞又疯狂地大笑……

  “木紫鸢,你怎么也想不到,我是活了……”

  耳中又听到了木含香的声音。她又听到了之前没听完整的话。

  “活了……”

  “活了”后面,究竟是什么?

  木紫鸢急切地靠近木含香,想要听完她后面的话……

  “木紫鸢!都什么时辰了,还赖着不起来烧早饭?”柳翠枝在院子里喝斥的声音让木紫鸢瞬间惊醒。

  她喘着粗气,有点发懵地看了看四周。

  没有坍塌了一半的建筑物,没有硕大的老鼠,没有那被啃噬得见了骨头的尸体,更没有疯狂狞笑着的木含香……

  她发现她正坐在灶膛前的稻草堆里,空气里没有建筑物里阴暗潮湿的腐败与血腥味。她闻到的,是一股香浓的野菜小米粥的味道。

  她揉了揉太阳穴,想起她现在的处境。

  她已经重生了。

  重生在这落后又穷苦的锦鲤村,重生在这个胆小怕事、受尽欺负的身体里。

  “姐姐,你别担心,我已经做了粥了。”木安楠担忧地看着木紫鸢,小心地问:“姐姐,你还好么?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着凉了?还是……做恶梦了?”

  木紫鸢皱眉,想起刚才梦中所见的情景,心有余悸地哆嗦了一下。

  “木紫鸢,木安楠,天都亮了,还不快点起来烧早饭!”柳翠枝走到灶房门口,看向仍坐在灶膛前的木紫鸢。

  “娘,粥早就好了。”木安楠指了指一边的小灶对着柳翠枝说道。

  “烧好了?”柳翠枝疑惑地看了眼小灶,又看了看仍坐在灶膛前发愣的木紫鸢,吼道:“木紫鸢,别以为你帮着还了债,就可以偷懒了。快点起来,去挖一篮子野菜回来。”

  木紫鸢回过神,冷冷地看向柳翠枝,撇撇嘴,问:“寒香妹妹和我一块去么?”

  “寒香?”柳翠枝冷笑,道:“你还想和寒香比?找到你娘,让你娘护着你。”

  木紫鸢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知道,原主的娘因为被迫嫁给原主的爹爹,生下原主之后就跑了。

  “娘,你喝粥。姐姐可能受凉了不舒服。我去挖野菜吧。”木安楠讨好地对着柳翠枝说着,并为她盛了一碗粥递到她的手中。

  木紫鸢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裳,道:“安楠,姐姐没事。”

  “瞧瞧,你心里念着人家,人家还不领情。你这小野种也要懂得看脸色行事,别拿热脸蹭人家冷……”柳翠枝话没说完,就被木紫鸢打断。

  “娘说完了么?”木紫鸢目光淡淡地瞥向柳翠枝,竟让她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柳翠枝心里郁闷地瞪着木紫鸢,总觉得这丫头的眼神怎么就变得这么不一样了?让她看着有点心慌的感觉。

  “安楠,你昨晚坐了一夜,今天在家里好好休息。姐姐给你带好吃的果子回来。”

  木紫鸢面色柔和地看向木安楠。这孩子的眼圈都熬黑了,需要好好休息。

  “你叫这小野种休息,家里的活怎么办?”柳翠枝不满地叫了起来。

  “他的活,寒香妹妹不能干么?”木紫鸢看着柳翠枝,口气里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寒香?”柳翠枝摇头,道:“寒香今天要跟我去镇子。你若是叫他休息,那些活就你来干!”

  木紫鸢听了柳翠枝的话,正要反驳,却看到木安楠对着她摇头,道:“姐姐,我不累。我可以把活干完再休息。”

  木紫鸢叹气。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

  木紫鸢明白现在的她还是不要和柳翠枝太对着干。

  若是惹恼了柳翠枝和梅寒香,她们肯定会在她不在家时欺负木安楠。

  她摸摸木安楠的头,道:“我帮安楠做完家里的活再去挖野菜。”

  “哟,真是姐弟情深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梅寒香站在屋子门口,忘了之前木紫鸢的不对劲,冷嘲热讽地看着她和木安楠。

  木紫鸢眯着眼看向梅寒香。梦里木含香那疯狂又狰狞的笑容与眼前的梅寒香重叠。

  她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几步走到梅寒香的跟前,盯着她的眼睛,冷声警告道:“梅……寒……香……注意你的态度与说辞。若是惹得我不高兴……”

  木紫鸢上下打量了梅寒香,直看得她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你想干嘛?”梅寒香条件反射地捂住脸,往后退了一步,靠到门框上。

  “你猜……”木紫鸢的嘴角勾起,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来。

  这个笑容,在这雾气笼罩的清晨,让梅寒香感到头皮发麻,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缩了缩脖子,眼神躲避着木紫鸢的注视,喏喏地嘟囔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要干嘛?”

  木紫鸢冷笑一声,勾起嘴角不屑道:“就算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也没资格做。”

  “你!”梅寒香有种受到侮辱的感觉,瞪着眼睛,却又反驳不了什么话。

  她能怎么说?做木紫鸢肚子里的蛔虫么?

  木紫鸢再次给了梅寒香一个警告的眼神,道:“以后,不要再妄想欺负我和安楠。否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