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8章 我怕被人偷
  木紫鸢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并未看到小七说的那个男人。

  “你不会是看花眼了吧?哪有那么巧的事?”

  这种小镇,若是那男人走在街上,恐怕会引起很多女子的观望吧。

  毕竟是那种人间难得一见的绝色啊。

  “嗯。可能是人有相似吧。”小七也不确定了。

  “走,我们卖了这些山珍,再买两套棉衣就赶快回去吧。这一耽搁,说不定梅友才要找安楠的麻烦了。”

  木紫鸢说着,按照小七的指示,往这里最大的酒馆走去。

  街角,身穿华服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地看着刚刚从他身边走过的女孩的背影。

  “主子……”男人身边的随从流云不解地看向突然站住的主子司沐阳。

  司沐阳收回目光,心里有着迷茫。

  刚才那丫头的眼睛,怎么那么眼熟?似乎在哪见过一般。

  流云见主子面色凝重,不由得加强了戒备。

  昨日主子遇袭,他因为被刺客用了诡计引开,使得主子差点出了事。

  幸好主子福大命大,甩开了那几个追杀他的人,没出什么大事。只是主子穿的衣服被刺客划破了多处。

  他的心里暗自心惊。若是那些刺客再多用几分力气,他在锦鲤村北找到主子时,主子肯定不会毫发无伤。

  “流云,最近在锦鲤村北的山脚多安插一些眼线。看看有什么人会经常在水塘边的歪脖子树那里停留。”司沐阳轻声吩咐道。

  “主子,你是怀疑在那里,会出现昨天刺杀你的人吗?”流云立马挺直了身体,紧张地问道。

  司沐阳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一个女孩。十几岁的年纪。长相……”

  他心里回想着在他昏迷之前,看了那一眼正撞向歪脖子的女孩。一身打了无数补丁的衣服,那一脸的血污,看不清长相,却有一双灵动的大眼。

  就在刚才,他在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脸上,看到了那双一样灵动的大眼。

  那个救他的女孩,若是洗干净小脸后,会是什么长相呢?

  “长相……”司沐阳也不确定,究竟该如何形容救他的女孩的容貌。

  “她有一双灵动的大眼。”司沐阳喃喃道。

  流云愣住,一脸疑惑地看向司沐阳。

  主子这是在说刺客的相貌吗?怎么感觉是在描述意中人的相貌?

  “去吧。吩咐下去。”司沐阳淡淡地说完,继续往前走去。

  流云“嗯”了一声,招手叫来暗卫,把司沐阳的话吩咐了下去,并快速追上主子。

  司沐阳走到他暂住的别庄外,经过一条小巷子时,眼角瞥到一棵眼熟的歪脖子树。

  他停下脚步,盯着那棵树看了半天,疑惑地问:“流云,那棵树……之前就有吗?”

  流云看向主子盯着的那棵歪脖子树,点头,道:“主子,那棵树之前应该建在我们别庄里的。只是为了让出这条小巷子,就到了围墙的外边。”

  “你有没有觉得,那棵树有点眼熟?”司沐阳沉吟道。

  流云笑了起来,道:“当然眼熟了。主子,咱们这段时间不是天天都可以看到它么?”

  司沐阳皱眉,喃喃地问:“有么?”

  “有啊。”流云不解地看着司沐阳。心里总感觉主子自之前遇刺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

  司沐阳摇头。

  他确定,他之前从未注意过这里有棵歪脖子树。

  他现在之所以注意到它,完全是因为他之前遇刺后,在锦鲤村北倒在那棵歪脖子树下,又在昏迷之前看到那个奇怪的女孩撞向那棵树。

  后来,他在树下醒来之时,迷迷糊糊之间,看到那个女孩的背影。

  这些,原本不会引起他的注意的。

  只是,令他一直想不通的是,他中的不可解的毒,受的伤居然都好了。他就像从来没有中毒受伤一般。

  更让他感到惊异的是,他胸前留下的旧疤痕也都诡异地不见了。

  他想找到那个女孩,想要问清楚,在他昏迷不醒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又看了眼那棵歪脖子树,抬脚继续向前走去,直到走进他暂住几日的别庄,心里仍想着有关歪脖子树和那个撞树女孩的事。

  就在司沐阳进入别庄没多久,木紫鸢穿着一身新棉衣,来到那棵歪脖子树下。

  她向前后看了看,见没有任何人之后,按照之前来的方法,心里默念着灵仙山,快速向歪脖子树撞了过去。

  睁开眼,没意外地,她回到了那遍花海之中。

  木紫鸢把卖天麻和山珍所得的银子,装在之前在锦鲤镇上买的坛子里,又在温泉边挖了个坑,埋了进去。

  “主人,你干嘛费这个劲,还把银子给埋了?”小七不解地问道。

  “我怕被人偷了啊。”木紫鸢摇头道:“这么大笔银子,若是被偷了,我可要心疼死了。”

  “这里又不会有外人来。这整座灵仙山都是你的,谁会来偷啊?就算有人想偷,他们也要进得来才行啊。”小七感到木紫鸢的想法真的很好笑。

  “这整座灵仙山都是我的?”木紫鸢愣住,向四周看了看。

  目之所及,还是之前那方圆几十米的范围。

  “哪里有山了?我只看得见到处都是雾气。”木紫鸢嘀咕道:“谁知道在这雾气后面会不会有山,山里会不会有人啊。”

  “主人,等你的级别高了,就可以上山了。”

  “唉!”木紫鸢边继续挖坑埋银子,边叹气道:“要想上山,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啊。”

  “这个也急不得。慢慢来吧。”小七鼓励道:“我相信主人能行的。”

  “小七,你之前说的可以让我狠狠揍梅友才一顿的方法,究竟是什么?”木紫鸢问。

  “主人不是放弃那个想法了吗?”

  “我想了想,觉得梅友才可能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若是我给了他治舌头烫伤的药,他仍是想着要银子怎么办?”木紫鸢心里很不情愿地说:“我可不想开这个头,让他认为从我这能得到好处。”

  “所以,你是想……”

  “若是他的目的真的是勒索我,我就给他点教训。顺便,杀鸡给猴看。”木紫鸢的目光凌厉了起来。

  “主人,这样做对身体的伤害很大。你真的想好了?”小七再次问道。

  “有所得,总会有所失。两相比较,我觉得还是要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以后都不敢轻易欺负我和安楠。”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