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20章 我看你是皮痒了
    絮自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木紫鸢出了灵仙山,果然如小七之前所说,因为耗费了大量的元气,全身就像是生了病一样没有力气。

  她拎着治梅友才舌头烫伤的药,还有给木安楠买的新棉衣,有气无力地回到木家,走进正屋。

  “这么快就回来了?”柳翠枝看着木紫鸢一身新衣,眼睛直了起来。

  这丫头,不过出去一柱香的时间,怎么还穿着一身新棉衣回来了?

  看这棉衣的料子还有款式,应该不便宜。还有这厚度,里面装的棉花可能都够得上她那床棉被里装的棉花了。

  这得多少银子才能买来啊?而且,她哪来的银子来买衣服?

  “安楠,快过来,看这棉衣合适不?”木紫鸢有气无力地向着木安楠招手,并未理睬柳翠枝的问话。

  “姐姐……”木安楠的眼中有着惊喜。

  自从记事以来,他就没穿过这么好的棉衣。

  “姐姐,这棉衣,是给我的?”木安楠确认道。

  木紫鸢对着木安楠温柔地笑了起来,点头道:“当然了。你见过姐姐骗你吗?”

  木安楠听了,立马摇头。

  梅寒香看到不但木紫鸢自己穿了新棉衣,就连木安楠也有,心里顿时不平衡起来。

  “木紫鸢,为什么你们两个有新棉衣,我却没有?”梅寒香冲着木紫鸢大声嚷嚷了起来。

  木紫鸢冷冷地瞥了眼梅寒香,道:“为什么你也要有?你有爹有娘,不会叫他们给你买?”

  “我……”梅寒香忌妒地看着木紫鸢的新棉衣,转身看向柳翠枝,道:“娘,我就说嘛,她肯定还有值钱的东西。之前骗我们说都没有了。你看看,这棉衣就是她撒谎的证据。”

  “木紫鸢,你居然敢把值钱的东西偷偷留下来?”柳翠枝沉下脸,瞪向木紫鸢。

  梅友才忍着舌头的疼痛,一把拽过木紫鸢正要递给木安楠的棉衣,道:“这料子不错啊。得值不少银子吧?”

  木紫鸢想要上前拿回棉衣,却因全身无力,被梅友才伸出的胳膊挡开。

  “梅大叔,这棉衣是安楠的。”木紫鸢的眼中开始聚集起怒火。

  “我知道是这小野种的。”梅友才哼了一声,道:“怎么,出去一趟,把我这舌头被烫伤的事给忘了?”

  “没忘。”木紫鸢拿出药放到一边的桌子上,道:“给你抓了药了。这棉衣可以还给我了吧?”

  “药?”梅友才看了眼药,冷笑一声,道:“有药又怎么样?我这舌头可要疼个好几天都不能吃东西。这笔账该怎么算?”

  “梅大叔这话,是什么意思?”木紫鸢冷冷地看向梅友才。

  “什么意思?当然是要赔偿一些营养费了。”梅友才想了想,又继续道:“还有误工费、请郎中的费用等等……”

  “对。这些都得赔。爹爹受了烫伤,还要有人伺候着,这个工钱,也得付。”梅寒香在一边煽风点火道。

  “哦?”木紫鸢笑了笑,将手伸进新棉衣的口袋里。

  她就知道,梅友才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的。幸好她之前有了准备,在灵仙山让小七指引她找到了可以快速聚集体力的聚力草。

  “木紫鸢,你应该还有值钱的东西吧?识相的,就快点拿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梅友才沉着脸,手掌握成拳头,一拳砸到桌子上,震得桌子上的杯子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小七,这可不能怪我了啊。”木紫鸢心里冷哼。

  “唉!不作不会死啊。主人,你悠着点,别弄出人命来。”小七提醒道。

  木紫鸢面无表情地瞥了眼地上的杯子,默默地转身出了屋子。

  “爹,她是去取银子或是值钱的东西了吗?”梅寒香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柳翠枝的心里却没有梅寒香那么开心。

  木紫鸢之前不拿出值钱的东西,现在拿出来有什么用?还不是都要被这个该死的男人全部拿走?她们娘俩一点好处也得不到啊。

  “哼。算她识相。”梅友才得意地笑了起来,道:“否则,看我不捏碎她的脖子。”

  “对。还是爹爹有办法。”梅寒香适时地拍着梅友才的马屁,撒娇道:“爹爹,你若是拿到银子或是值钱的东西,能给我买木紫鸢那样的新棉衣吗?”

  “当然可以。”梅友才大方地说。

  “我就知道,爹爹最疼我了。”梅寒香笑嘻嘻地搂住了梅友才的胳膊。

  “这件棉衣……”梅寒香看着梅友才手里拿着的木安楠的新棉衣,眼珠转了转,道:“不如拿去卖了,也可以换点银子。”

  “嗯。好主意。”梅友才点头,对着梅寒香竖起大拇指,道:“没想到,我家闺女还是个会过日子的丫头。”

  “那是当然。”梅寒香得意的笑了起来。

  “给你!”木紫鸢将之前放在院子外面的布袋拿了进来,直接扔在桌子上。

  梅友才大喜,推开梅寒香,忙上前拿起布袋打开。

  他看到布袋里装的东西后,瞬间黑下脸,看向木紫鸢,问:“木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寒香见梅友才的表情不对劲,忙上前拿过他手里的布袋看了一眼。

  “这……”

  柳翠枝见两人的脸色不对,好奇地上前也看向布袋。

  当下,她的脸也黑了起来。

  “你们不是要值钱的东西吗?这些就是啊。”木紫鸢指着布袋,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是什么?”梅友才抓出布袋里的东西,愤怒地吼道:“你当我没见过世面?拿这不值钱的野草来糊弄我?”

  “是呀,这种巴根草能值什么钱?送我都不要!”梅寒香摇头道。

  “木紫鸢,你是不是看我们好糊弄,就拿了这种东西来充数?”柳翠枝瞪着眼睛,继续道:“我看你是皮痒了,该给你点教训了!”

  “不要么?”木紫鸢叹了口气,道:“你们不识货可不能怪我啊。这种草,在镇子里能卖上大价钱的呢。”

  “你骗谁呢?”梅友才一把将那些草都扔到地上,并用脚狠狠地踩了个遍。

  木紫鸢摇头,啧啧地道:“哎呀。真是可惜啊。这种草,是之前我救的那个贵人给的。听说就这么点都值几百两银子呢。你们不识货,就这么踩烂糟践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唉!这好几百两银子……没喽……”

  “什么?”柳翠枝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问:“它值几百两银子?”

  “不会吧?”梅寒香看着地上已被踩入泥地里的巴根草,疑惑地问:“这种到处都有的巴根草,居然那么值钱?”

  她的眼睛放出光来。这种草,在锦鲤村不是到处都是吗?

  梅友才也被木紫鸢的话惊到。他居然把那么值钱的东西就这么踩烂了?这不是等于他把一堆银子直接扔了吗?

  “我不管。是你没说清楚,不能怪我。木丫头,你要再弄些这种巴根草来赔给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