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27章 你不会私吞了吧
  柳翠枝和梅寒香向着里长常望山住的地方一路疾行,就连路上有熟人和她们打招呼,她们都没空搭理,弄得打招呼的村妇一脸的恼火。

  “啊、呸!什么玩艺!真以为自个是什么香勃勃呢,男人都跟了几个了,一个破落货,清高个什么劲啊!”那个村妇愤愤地冲着柳翠枝和梅寒香的背影阴阳怪气地骂道。

  柳翠枝听到身后的骂声,没有像往常一样回过头去跟人对着叫骂,心里只想着快点去里长那里要回玉佩。

  等拿到玉佩,就赶快去镇子上卖个好价钱,拿出一部分请个大师来看看,木紫鸢那丫头到底是人是鬼。剩下的,就放到弟弟柳翠山那里。等到用时再去取。

  她原本想着留下玉佩,等哪天木安楠那个小野种的家人找来,好讹他们一笔银子。

  现在看来,这个想法肯定要落空。

  还是趁着木紫鸢没有从里长那里拿走,她还是先下手为强。

  若是被木紫鸢那丫头领先要回玉佩,她这辈子也没机会再要回来了。

  “娘,等拿到玉佩,可以换到很多银子吧?”梅寒香两眼放光地问道。

  “嗯。”柳翠枝点头,道:“那可是个好东西。说不定,安楠那小子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少爷呢。”

  “怎么可能?”梅寒香心里有点不服气。凭什么那小乞丐就可能是小少爷了?说不定,那玉佩和他根本没关系呢。

  “我曾经在大户人家帮过工,见到过值钱的玉佩。那块玉佩,肯定来头不小。”

  柳翠枝说到这里,想到一会儿要把玉佩给卖了,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那玉佩,再能卖得上价,也值不了将来可能从木安楠家人那里讹到的银子多。

  说不定,她还能因为养大了那个小野种,人家将她当成恩人,让她的后半辈子都不愁吃喝。

  “娘,所以,之前杨彪要拿我去抵债,你抵死也不愿意拿这玉佩换我,就是因为它来头不小?”梅寒香听了柳翠枝的话,顿时眼眶变红,委屈地流出泪来。

  “哎呀,谁说的。”柳翠枝忙安抚道:“我不是还没来得及用这玉佩换你,木紫鸢那丫头不就出头要拿值钱的东西来救你了吗?”

  梅寒香听柳翠枝这样说,回想当时的情景,的确是这样,才擦了擦眼泪,脸上露出笑容来。

  “娘,若是木紫鸢知道我们从里长那要了玉佩,回去找我们的麻烦,要打我们怎么办?”梅寒香担心地缩了缩脖子。

  “哼!等我们要到了玉佩,去镇上换了银子,看那丫头还怎么找我们还回去。到时候就说玉佩卖了,银子丢了,那丫头总不能要了我们的性命吧?”柳翠枝早就想好了应对办法,哼哼道。

  “可是,就算她不会要了我们的性命,但是,被打也很疼的啊。”梅寒香拧着眉头,哆嗦了一下。

  “若是那丫头真的敢对我们动手,我就叫里长和村里的乡邻们都来评评理。到时候,看大家到底指责谁。”

  梅寒香听了柳翠枝这样说,总算松了口气。

  “娘,若是我们请大师来看了,木紫鸢真的是被鬼附了身,该怎么办?”梅寒香又问道。

  “你这丫头,不会是之前伤了脑袋变傻了吧?”柳翠枝看向梅寒香之前在灶房弄伤的额头,摇头道。

  “谁傻了啊?我不就是担心嘛。”

  “大师都请来了,木紫鸢若真是被鬼附了身,他不是要帮着驱鬼吗?”柳翠枝给了梅寒香一个安抚的眼神,接着道:“放心,请大师的银子里,就包含了这一项。”

  梅寒香总算松了口气,心里期待木紫鸢只是被鬼附了身。这样,只要请了大师来驱除了那个附身在木紫鸢身上的鬼,木紫鸢就又可以变回以前那个任由她欺负的胆小懦弱的丫头。

  两人走到常望山家门口,正好见到常望山出门。

  “老木家的,有事?”常望山皱眉问。

  “里长,听木紫鸢说,之前木安楠的那块玉佩在你这。她叫我过来拿回去。”柳翠枝开门见山地说道。

  “玉佩?”常望山皱眉,不解地问:“紫鸢那丫头什么时候交给我了?”

  “里长,木紫鸢亲口承认的。”梅寒香上前,故意大声说道:“她说她放在给你山珍的那个篓子里了。”

  梅寒香说完,眼角瞥向那些经过里长家门前并好奇张望的村民,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只要大家都知道了这事,常望山就算想私吞那玉佩,也是不可能的了。

  “胡说!”常望山瞪起了眼睛,道:“那篓山珍我回来就打着紫鸢那丫头的名头,给周围的乡邻分了。我根本就没看到篓子里有什么玉佩。”

  “啊?”柳翠枝和梅寒香对望一眼,心里着急起来。

  “里长,怎么会没有呢?你不会私吞了吧?木紫鸢明明说了,就放在装山珍的篓子里给你带回家了。”

  柳翠枝说完,上前就想拉开常望山,冲进他家找到那只篓子检查清楚。

  “你放屁!”常望山看了眼看热闹的村民,急得暴了粗口。

  “里长,你发这么大的火干嘛?难道是心虚了吗?”柳翠枝见常望山愤怒的模样,怕望山对她不利。她往后缩了缩,继续道:“你说你没看到,可不代表那玉佩没放到篓子里。不信你问问寒香,木紫鸢是不是亲口承认的,玉佩是她放进篓子里的。”

  常望山见柳翠枝着急的模样不像在撒谎,他心里犯起了嘀咕。

  难道紫鸢那丫头怕柳翠枝母女再次抢回玉佩,真的悄悄地把玉佩藏到了篓子里了?

  可是,之前取出山珍时,并没有见到什么玉佩啊。

  再说了,紫鸢那丫头既然藏了,干嘛又叫柳翠枝母女来要回去?

  难道,她们在家里又为难紫鸢那丫头了?

  “里长,木紫鸢真的说了,玉佩就是她放进篓子里的。”梅寒香见常望山不松口,大声说道。

  他看了梅寒香一眼,若是再拦着她们去检查,还真会让那些村民以为他拿了那块玉佩。

  他只得抬手指着放在院子里的篓子,心里没底地说:“篓子就在那,不信的话,就自己去检查一下。”

  柳翠枝见常望山松口,忙跑过去拿了篓子,从里到外的看了,又把它倒过来反复地倒了几遍,也没从里面倒出玉佩。就连山珍,也没倒出半个来。

  她心里一慌,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常望山家门前的台阶上,大哭了起来。

  “里长,木紫鸢那丫头明明白白地说了,玉佩就在这篓子里的。她也叫我过来拿的。你现在居然给弄没了,你叫我怎么办啊!”

  柳翠枝不敢再次明目张胆地指出常望山私吞了玉佩,只得在他家门口哭闹起来。

  “嘿!你个柳翠枝,你在我家门口哭什么丧啊?”常望山的老婆秦月儿端着一盆凉水往柳翠枝坐的台阶上泼了过去。
    絮自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