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36章 再找个后爹
  柳翠枝看着木紫鸢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没好话。原本不想就着她的话往下说的,却不知什么原因,竟脱口问了出来。

  “你明白什么?”柳翠枝沉下脸,问道。

  “娘是守不住寡了,想要为寒香妹妹再找个后爹啊。”木紫鸢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

  “你?你这丫头怎么能乱说呢?我是那么没眼光的人吗?”大师瞪大双眼,指着柳翠枝,一脸嫌弃地说:“就她?想让我当这丫头的后爹?我脑子有病吧?”

  “什么?就你这样的,还敢嫌弃老娘?”柳翠枝见大师一脸嫌弃的模样,心里不平衡地叫了起来。

  想她年轻时,还是村子里年轻小伙子们都想娶回家的一朵花呢。现在,这满脸麻子的男人居然嫌弃她?太没眼光了。

  木紫鸢心里憋住笑,指着柳翠枝和梅寒香道:“大师,你可不要嫌弃啊。娶一送一。娶了娘,还送你一个这么美貌如花的女儿,简直太划算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木紫鸢!你再胡说,当心我撕了你的嘴!”柳翠枝恼羞成怒地瞪向木紫鸢,跳起来就要扑过去打她。

  木紫鸢轻轻挪动了一步,沉下脸,冷哼道:“哟,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了?”

  “我……”柳翠枝气喘吁吁地瞪着眼睛,指着大师,道:“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可不要坏了我的名声。”

  “不是那样?”木紫鸢嗤笑道:“那是哪样?娘倒是说说啊?”

  柳翠枝正想往下说,却看到木紫鸢那双原本木讷的大眼,此时却闪着幽暗的寒光,让她的背脊感到一阵寒意。

  她想起之前木紫鸢暴打梅友才时,眼睛里就是闪动着这种寒光。

  看来,木紫鸢身上的邪祟并未被赶走。若是惹得这丫头不高兴,不要说那几百拳的利息,就是一拳就够她受的了。

  “他……”柳翠枝看了眼大师,眼珠转了转,又抓住了他的衣袖,道:“他是到我们家来偷东西的小偷。被我和寒香发现了,正要抓着他喊人,你就出来了。”

  梅寒香一听柳翠枝这样说,忙跟着点头,道:“对。娘说的对。他是小偷!”

  大师没想到柳翠枝突然指控他是小偷,整个人都愣住。

  他瞪大眼睛,指着他自己的鼻子,火大地道:“我……是小偷?”

  “对!”梅寒香用力点头,非常肯定地说:“你就是小偷。”

  大师指了指木家破败的院子与屋子,不屑道:“就你们家这穷酸样,有什么值得我偷的?我这身上随便拿出一张银票都比你们家所有家当都值钱!”

  梅寒香听到大师提到银票,忙道:“你那银票,就是从我们这偷的。你就是看我和娘借了银票,就跟着我们过来了。”

  “对。你身上的银票就是从我们这偷走的。快,快点还给我们!”柳翠枝忙说道。

  她说着,就往大师身上摸了起来。果然在大师宽大的衣袖里找到了银票。

  “看,这就是证据!”柳翠枝拿到木紫鸢跟前,让她看清楚。

  大师看着柳翠枝拿走的银票,跳了起来。

  这婆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在设局骗他的银子吗?这些银票可不全是她给的啊。这些银票中,也有他之前为别人作法得来的报酬啊。

  “喂,你这婆娘,那些银票是我的。”大师大叫着上前一拳打到了柳翠枝的脸上并抢回了银票。

  柳翠枝被打,顿时感到鼻子有液体流了出来。她伸手一抹,看到一手触目惊心的鲜血,顿时惊得倒在了地上。

  “娘……”梅寒香见柳翠枝倒到地上没了动静,吓得哭着大叫:“杀人啦……有小偷杀人啦……救命啊……杀人啦……”

  大师没想到他那轻轻的一拳就打得这个婆娘血流满面,倒地不起,也吓得腿软。

  他行走江湖这么久,从来都是被人捧着、供着的,哪经历过这种场面。

  “别……别叫……不……不是我……是她自己,抢我的银票,我才打、打她的……”大师指着倒地不起的柳翠枝,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地辩解着。

  “就是你,你一拳把我娘给打死了……呜……”梅寒香上前抓住大师的衣袖,怕他趁机溜掉。

  她刚才扑到柳翠枝身上时见到她娘偷偷地对她眨了眼。她立马明白娘没事。只是,她不能让她娘白白的挨了这么一拳。多少也得从这大师手里要些银子回来。

  “寒香妹妹,娘不是没事吗?”木紫鸢凉凉的声音在一边响起:“你哭个什么劲啊?没事这么咒着娘,你还当真孝顺啊。”

  梅寒香听到木紫鸢的话,顿时停住了哭声,就连抓着大师的手都松了起来。

  “啊……娘她……没事吗?”梅寒香佯装刚刚知情的模样,看向躺在地上的柳翠枝,道:“娘怎么会没事?你没看到她那一脸的血吗?”

  “就这点血,也好意思说有事?”木紫鸢嗤笑。

  “比起我撞破额头时流的血少多了。”木紫鸢说着,抬手摸了摸那光洁的额头,道:“我这额头撞成那样,都没事的好好站在这,娘只是挨了这一拳,安楠,你说她能有事吗?”

  “娘不会有事。”木安楠摇头,神色淡然地看了眼仍躺在地上的柳翠枝。

  “寒香妹妹,你说呢?”木紫鸢看向梅寒香,笑盈盈地问。

  梅寒香看了眼木紫鸢的额头,又看向她那别有深意的笑容,心里又发起怵来。

  “我……”她看了看柳翠枝,又看了看木紫鸢。

  “木紫鸢,你怎么还帮着一个外人说话?娘都被他打了,你怎么不帮着教训他?”梅寒香看了眼大师,道:“实话告诉你吧,这个男人是来抓你的。”

  “抓我?”木紫鸢挑眉,佯装不解地看向大师,问:“你为何要抓我?”

  “她们说你被邪祟附身,叫我来将你身上的邪祟除掉。”大师说道。

  “哦?”木紫鸢嗤笑了起来,目光在柳翠枝和梅寒香身上瞥过,最后停留在大师的脸上,问:“那么,大师可看清楚了?我身上有邪祟吗?”

  梅寒香接收到木紫鸢的目光,突然意识到,她和娘亲找大师来对付木紫鸢的事,是不能说出来的。

  她畏缩着低下头,不敢看向木紫鸢。

  大师看向木紫鸢,总觉得这丫头的笑容有些邪门。

  可是,现在这丫头的句句话都是在帮着他,他总不能再帮着这对想要抢他银子的母女吧?

  “凭我多年行走江湖,为人除了无数邪祟的经验来看,姑娘身上根本就没有邪祟。”大师一脸正气地说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