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37章 想装病躲着她
  木紫鸢听了大师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大师,还真会审时度势。见谁对他有利就见风转舵地向着谁。

  柳翠枝听到大师这样说,从地上跳了起来。

  她抹了把鼻子流出的血,指着大师叫骂起来:“你个江湖骗子!你没本事赶走邪祟,居然敢魅着良心说假话!你还我的银票。”

  “我说她身上没有邪祟就没有邪祟。到底是你懂,还是我懂?你若懂这些,干嘛找我来?这事说到哪,都是我看得准!”大师边躲着,边把银票都塞回了衣袖里。

  笑话!到了他手里的银子,哪有再还回去的道理?他这一趟,可不是白跑的!至少那些符咒的纸和朱砂也是要银子买的。

  “安楠,走,我们回屋去。让他们慢慢闹腾去吧。”木紫鸢拍了拍木安楠的肩膀,看也不看那三个吵闹不停的人,就要回主屋。

  木安楠点头,皱眉看了眼纠缠不清的三人,听话地跟在木紫鸢身后。

  “哦,对了。”木紫鸢突然回过头,目光如炬地看向梅寒香和柳翠枝,好心地提醒道:“娘,寒香妹妹,你们小点声。别忘了,若是我心情不好,可是要收利息的。”

  梅寒香听了木紫鸢的话,看到她眼中闪动着的诡光,心下一阵慌乱,连银票也不敢再和大师抢了,硬是拉住柳翠枝往杂物间躲了进去。

  “寒香,你干嘛!”柳翠枝难得地对着梅寒香吼了起来,焦急地看着那个大师快速离开小院。

  “娘,别叫。吵到木紫鸢,是要挨揍的。”梅寒香忙关上门,对柳翠枝做出噤声的动作。

  柳翠枝见梅寒香这般模样,想到那个骗子也已经溜走,心里堵得喘不过气来。

  她边拿着帕子擦着脸上的血污,边不停地骂着她花了大把银子请来的大师。

  “这个该死的骗子,骗了我五十两银子啊。这个该杀千刀的骗子!不行,我要出去,追上他把银子要回来!”

  梅寒香忙拉住不停叫骂的柳翠枝,又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道:“嘘……娘,小点声不行吗?你没听到木紫鸢刚刚说的吗?若是她心情不好,要收利息的。”

  柳翠枝看了眼主屋的方向,不情不愿地闭了嘴不再叫骂。

  梅寒香见柳翠枝不再发火,接着道:“娘,那银子还要什么要啊?那个骗子已经走了。你到哪里追他去要?”

  “那也不能白白被他骗走那些银子啊!”柳翠枝想到那张五十两的银票,心口就又疼了起来。

  这两天到底损失了多少银子啊?若那些银子都是她的,她现在就离开这个穷乡僻壤,去到锦鲤镇上买间铺子,当上掌柜的,过上舒坦的日子。

  “娘,你不是说那大师一定可以把木紫鸢身上的邪祟赶走的吗?”梅寒香看向柳翠枝,抱怨道。

  “大家都这么说的啊。之前那个老孙头的媳妇,不是突然间不正常了吗?他就请了这个大师来。大师在他家屋子绕了一圈,又烧了几张符咒,老孙头的媳妇就好了。”

  柳翠枝跺了下脚,怨愤地说:“明天我就去找老孙头问清楚,是不是他故意散播了假消息,合着那个骗子骗了我的银子!”

  “对,很可能就是这样!”梅寒香觉着老孙头和那大师应该是一伙的。

  柳翠枝坐到炕沿上,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气得两眼直翻。

  “木紫鸢那丫头明明就是邪祟上了身,那个骗子还一口否认。哎呦……我的银子啊……”

  柳翠枝拍着炕沿,声泪俱下。

  “娘,若是杨爷找我们还银子,我们怎么办啊?”梅寒香现在心里最担心的不是被木紫鸢打,而是杨彪随时会来要债。

  现在被骗了五十两银子,她和她娘拿什么去还呢?

  若是还不了银子,杨彪很可能像之前那样抓她去抵债。她可不信木紫鸢会傻到再拿一根人参来救她。

  “这……”柳翠枝停止了哭声,皱起眉来。

  杨彪若是真的来要债,她还真没银子可还。

  之前找他借银子时,她倒是提了那根人参的事。可杨彪根本就没同意白白给她银子。

  他拿银票给她时,只是说看在之前那根人参的份上,规定的期限内,不用还利息了。

  所以,这次借的一百两银子的本金还是要还的。

  “被你爹踩烂的那种药草,你记住没有?”柳翠枝问。

  “我看着,就和村子田野边长的巴根草一样啊。”梅寒香想了想,道:“可是,木紫鸢不是说那不叫巴根草,叫石……石什么的吗?”

  “娘,不如我们和木紫鸢服个软,叫她再给我们弄些那种草?”

  “向那小贱人服软?”柳翠枝立马黑着脸摇头,道:“怎么可能?若是和她服软,今后咱们甭想在这个家里过上好日子。”

  梅寒香听柳翠枝这样说,顿时没了精神。

  “娘,我们今后就只能看木紫鸢的脸色过日子了吗?”

  “怎么可能!”柳翠枝自炕沿边蹦了起来,跳着脚道:“我就不信了,那丫头还真的敢打老娘!”

  “娘,她之前才打了爹爹……还……打过我的脸……”梅寒香小声提醒道。

  柳翠枝被梅寒香的话噎住,梗着脖子,瞪着眼珠子,好半天才开口道:“那……她那是打了你们,可她不敢打我的。还反了天了不成?”

  梅寒香苦着脸看向柳翠枝,憋屈道:“她不敢打你,可她敢打我啊……”

  “不如,我们先观察几天看看。”柳翠枝沉吟道:“说不定,她身上的邪祟也呆不了几天。寒香啊,这几天,为娘就在这躺着了。若是别人问起我,你就说我被木紫鸢气病了。”

  梅寒香张了张嘴巴,一脸不情愿的模样,道:“娘,我这样说,木紫鸢会不会说我故意抹黑她,坏她的名声,然后揍我一顿?我现在可不敢去招惹她啊。我也想装病躲着她……”

  “你装什么病?”柳翠枝瞪着眼睛道:“你没事就去她那打探打探,看看她究竟是真的转了性了,还是装装样子吓唬我们的。”

  梅寒香看着柳翠枝躺到炕上,转头看向主屋的方向。

  这个家,看来是呆不下去了。得赶快想办法离开才行。

  木紫鸢和木安楠回到屋里,木安楠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姐姐,你可真厉害。那个大师被你几句话就唬得转了方向帮着你说话。”

  “那就是个江湖骗子,就是为了些银子来骗人的。他看我句句都偏着他的方向说话,他又不是傻子,要帮抢他银子的人说话。”木紫鸢笑道。

  “幸好他只是个骗子。否则……”木安楠担忧地看了眼木紫鸢。

  “放心,我不是你之前的紫鸢姐姐。她们想欺负我,可没那么容易。”

  木紫鸢这话刚说完,就听到小七叹了口气。

  “主人,你现在和之前的木紫鸢也没什么区别。没了聚力草聚集力气,你当你还那么能打啊?”

  木紫鸢的眼睛眯了起来。她倒是把这事给忘了。现在,她还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了。

  这以后要和柳翠枝母女较量,可得多动动脑子,不能再这么蛮干了。

  木家院墙外的一棵树上,一道黑影见所有屋子的灯都灭了后,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之中。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