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42章 你现在很嚣张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木丫头,你别和这混小子置气哈。他就一个不懂事的毛头小子。”梅友才对着木紫鸢点头哈腰地解释着。

  木紫鸢冷冷地看了梅友才一眼,心知现在不能和这两人再纠缠下去。若是被他们发现她现在根本就是个纸老虎,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哼哼一声,道:“既然梅大叔都说话了,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不是?”

  梅友才听木紫鸢这样说,松了口气,转身对着柳怀水喝斥道:“你这不长眼的东西,给我记住了。以后,见到木丫头就绕着走。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柳怀水见梅友才对木紫鸢这种态度,更是不解。

  “姑……不对。梅大叔,你到底怎么了?干嘛要对这丫头怕成这样?”

  他看向表情冷淡的木紫鸢,似乎感觉到了哪里不同。

  只是,这丫头再不同,变得再厉害,她还不是之前那个没人护着的瘦弱丫头?

  梅友才见柳怀水一副不上道道的模样,也懒得再管他将来会不会被木紫鸢揍得满地找牙。

  “我是看在你姑的份上,才好心提醒你的。若是你将来吃了苦头,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梅友才说完,向着木紫鸢露出讨好的笑容,道:“木丫头,我正要去找你呢。”

  木紫鸢心里顿时警惕起来。

  这梅友才找她,能有什么好事?

  “梅大叔,你能有什么事要找我?”木紫鸢沉着脸,瞥了眼梅友才。

  “木丫头,你看,我现在这副模样,也不能出去挣钱。你看……”梅友才凑近木紫鸢,小声道:“你能不能再给我弄点那种叫石什么的草,让我换点银子,糊个口?”

  木紫鸢冷笑一声,道:“梅大叔,不是我不给你弄。我昨天把那么多的石斛给了你,你却全部毁了。想到这个,我这心里到现在还堵着啊。”

  梅友才一听木紫鸢的心里还在堵,苦着脸道:“我哪认识那种草就是值钱的药材啊。我若是知道,还不得把它们好好地供起来。”

  说完,梅友才一脸讨好的模样,又对着木紫鸢道:“木丫头,你若是能再给我弄点,我一定不敢再踩烂了。”

  木紫鸢在心里冷哼。

  不要说她现在根本没有石斛。就是有,也不可能便宜了这种人。

  “没了。”木紫鸢摇头,很惋惜地道:“之前的贵人就给了我那么点。全被你给毁了。”

  梅友才听了木紫鸢的话,恨不得狠狠地把他自个的脚给剁了。

  这脚怎么就这么欠收拾呢?踩什么不好,偏偏踩了那么值钱的药草?

  “姑父……呃,不对……是梅大叔……”柳怀水凑到梅友才身边,问:“你们说的什么草值钱?我也去弄点换银子。”

  梅友才见他自个还没弄到呢,这家伙又来凑热闹,顿时瞪起眼睛,把心里的怨气都撒到了柳怀水身上:“去、去、去。你这小子凑什么热闹?那种东西,木丫头怎么可能给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是个什么得性。”

  柳怀水虽然心里很含糊梅友才,但他被梅友才当着木紫鸢的面这样说,感到脸面无光。一时之间,骨子里的无赖劲冒了出来。

  “梅大叔,难怪我姑要跟你和离。你也不看看你自个是什么得性?还有脸说我?”

  梅友才见柳怀水揭他的短处,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拧住柳怀水的耳朵,大骂道:“你个小畜生,是谁给你的胆,敢这样对我说话?”

  “梅大叔,轻点……疼……哎呦……你再对我这样,我告诉我爹,叫他来收拾你!”柳怀水杀猪一样地叫了起来。

  梅友才听到柳怀水要叫他原来的大舅子来收拾他,更是用力拧了起来,哼哼道:“你叫他来正好。若不是他在你姑面前撺掇,我和你姑也不会和离。”

  木紫鸢看了看眼前的两人,转身离开,不想听他们之间的恩怨。

  “主人,这个柳怀水,你可要当心了。”小七提醒道。

  木紫鸢又回头看了眼仍在互怼的两人,在心里点头,道:“刚才若不是梅友才,我还真不是那个柳怀水的对手。”

  “你刚才太冲动了。”小七叹气。

  “的确是的。”木紫鸢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今后遇事可不能再这般莽撞了。

  “主人,你这是要去灵仙山?”小七问道。

  “嗯。想去摘点果子和山珍。送点给常大叔,再带些回去给安楠吃。”木紫鸢想到安楠,眼神柔和了下来。

  “若是柳翠枝和梅寒香要找你要,你怎么办?”小七问。

  “那就给她们啊。”木紫鸢的眼底浮起一丝寒意,接着道:“就怕,她们吃得下去,吐不出来……”

  “主人又要捉弄她们?嘿嘿。你现在很嚣张啊。不过,我还挺期待你是怎么捉弄她们的。”小七的声音里居然有着兴奋。

  “小七,我可没那么想。不过,既然你这么提议,我倒是可以为你找点乐子。”木紫鸢轻笑起来。

  “嘿嘿,主人,是你自己想找点乐子吧……”

  木紫鸢和小七一边走,一边聊着天,很快就到了锦鲤村北的山脚下。

  她向四周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她走到那棵歪脖子树下,心中默念灵仙山,然后向歪脖子树撞了上去。

  “哎呦!”梅友才从地上撑起身子,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他刚才看到了什么?鬼么?

  那丫头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

  梅友才稳了稳心神,顾不上全身的疼痛,一瘸一拐地跑到歪脖子树下,绕着那棵树转了一圈又一圈。

  “真是怪了……这里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梅友才喃喃自语道:“那木丫头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

  他看向树前的水塘。水面被冷风吹过,泛起阵阵涟漪。

  “难道,木丫头掉进水塘里沉了下去?”他往水塘边又靠近了一些,往水里看去。

  水塘很深,水面呈现出深绿的颜色。水塘的边上很湿滑。若是有人靠得太近,很容易滑下去,再也上不来。

  之前,村子里就有不少小孩子掉进这水塘再没活着上来。

  梅友才从地面找了个石头扔进水塘,只听“噗通”一声,溅起无数水花。

  这丫头,肯定是掉进这水塘里淹死了。

  “木丫头……没了……”梅友才喃喃地道。

  他摸向他之前被木紫鸢打的地方,嘴角慢慢咧开,心里竟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那个胆敢打他的丫头,呵呵,没了。

  真是老天开眼啊。

  这种以下犯上的狂妄丫头,就连老天都看不下去,把她收了去啊。

  “呵、呵呵……木丫头……哈、哈、哈……没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