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43章 你心里快活着吧
  木紫鸢拎着一袋子的山珍与野果出了灵仙山时,看到梅友才快速离开的背影,还似乎听到他兴奋地大叫着她的名字,说着什么没了的话。

  她皱起眉头,心里暗自担心梅友才之前是不是跟着她来到这里,看到了她进入灵仙山。

  “小七,是梅友才。”木紫鸢在心里沉声道。

  “我看到了。”小七道。

  “他出现在这里,会不会看到我之前进入灵仙山了?”

  “看见又怎么样?这事就算他对别人说,会有人信吗?”小七安抚道:“只要你一口否认,他又拿不出证据来证明你从他眼前消失进入灵仙山。”

  木紫鸢听了小七的话,放下心来。

  没错。只要她不承认,就算梅友才对着全世界说,也不会有人相信他。

  说不定,别人还会认为他的脑子有问题,散播这种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

  当下,木紫鸢也不再多想,直接带着东西往常望山住的方向走。

  之前她听木安楠提到过,常望山把她给的山珍都以她的名义分给了其他村民。

  现在,她要把刚才从灵仙山里采摘的山珍再给他送一些,感谢他与秦月儿之前的帮忙。

  要不是他们,木安楠的那块玉佩就会被柳翠枝与梅寒香抢走。

  另一边,梅友才神采飞扬地到了木家,还没进门,就嚷嚷起来。

  “柳翠枝,寒香,好消息啊……”

  正在院子里扫地的木安楠握着扫把,眉头皱了起来。

  能让梅友才说是好消息的,对他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甚至有可能是坏消息。

  “安楠哪,在扫地呢?”梅友才好心情地冲着木安楠笑着打招呼。

  木安楠见梅友才主动和他打招呼,他的心里更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梅友才对于他,总是沉着脸叫小野种。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般对他笑着,还亲切地叫了他的名字和他打招呼。

  木安楠默默地点了点头,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梅友才,心里疑惑着什么事可以让这个喜欢动手打人的梅友才高兴的忘了针对他。

  “柳翠枝,寒香,你们在干什么呢?”梅友才没见到柳翠枝母女,对着杂物间大叫了起来。

  “你嚷嚷什么呢?没事你少来我这。免得村子里的人说闲话。”柳翠枝从主屋走出,对着梅友才哼哼。

  梅友才看到柳翠枝从主屋出来,愣了愣,不解地问:“你……怎么从主屋出来了?”

  “这是我家。我从哪出来,需要你来操心吗?”柳翠枝嗤笑一声,转身对着木安楠瞪去:“愣着干嘛?院子都扫干净了?见着来个人就想着偷懒。”

  木安楠低下头,又开始扫起地来。

  梅友才疑惑地看了看柳翠枝,这婆娘难道不怕木紫鸢打她?还是她已经知道那丫头掉进水塘里没了?

  他想了想,柳翠枝应该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木紫鸢没了。

  她应该是趁着那丫头不在家,对着这个小野种发发威,找回点颜面罢了。

  他笑嘻嘻地走到柳翠枝跟前,兴奋地说:“柳翠枝,我有一个好消息,你要听吗?”

  “去。你能有什么好消息?捡到银子了?”柳翠枝白了梅友才一眼。

  梅寒香从屋子里出来,听到刚才梅友才的话,问:“什么好消息?”

  梅友才看了眼默默扫地的木安楠,转头对着柳翠枝母女大声道:“就在刚才,我跟着木紫鸢去了村子北面的山脚。”

  柳翠枝一听,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的感觉。

  这个杀千刀的,感情是看上那个贱丫头了?跟着她去了北面山脚,在那种人烟罕至的地方,能干什么?

  哼!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会干些什么。

  这种苟且之事,也要拿来炫耀吗?

  转而,柳翠枝心里又高兴起来。

  木紫鸢那贱丫头若是被梅友才给怎么样了,她这一辈子不就毁了么?这种破落货,将来还有哪个男人敢娶她回家?

  哼,长着一副狐媚样,就知道勾引人。居然还饥不择食,连梅友才这种男人都上赶着往上贴。

  梅寒香听了梅友才的话,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问:“爹爹,你们去村北的山脚干什么?”

  木安楠的眼神沉了下来。

  姐姐虽然变厉害了,可是,看梅友才现在这种兴奋的模样,肯定不是他吃亏。

  难道,他在那里把姐姐打了一顿?

  梅友才见几人一脸等着他往下说的表情,故意卖起关子来。

  他往边上的木桩上一坐,对着木安楠指挥道:“哎呀,这一会功夫,可累死我了。去,给我泡壶好茶来。”

  柳翠枝听了梅友才说累,心里更是肯定了她刚才的想法。

  她的脸上露出嘲弄的笑容来,嗤笑道:“累什么累啊?你心里快活着吧?”

  梅友才一听,嘿嘿笑了起来,道:“当然。心里开心死了。”

  梅寒香听着柳翠枝和梅友才的对话,一脸疑惑的表情。

  怎么他们的话,就听不懂了呢?

  “安楠,你还愣着干嘛,不是叫你去泡茶吗?”梅友才见木安楠瞪着他不动,脸色沉了下来,伸手就想打过去。

  木安楠往后退了一步,压下心里的怒气,低声道:“我这就去。”

  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瞄了眼柳翠枝,道:“可我没茶叶。梅大叔,要不,我给你倒杯热水吧。”

  梅友才顺手捡起木桩旁边的一根烧火用的树枝,向着木安楠砸了过去,喝斥道:“叫你泡个茶,哪来那么多话?没茶叶,不会找你娘要啊?”

  木安楠躲过梅友才砸向他的树枝,为难地看向柳翠枝:“娘……梅大叔要喝茶……”

  柳翠枝瞪了木安楠一眼,转头看向梅友才,没好气地说:“要喝就只有热水。不喝就算了。”

  “嘿你个臭婆娘,老子特地过来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你连口茶都舍不得吗?”梅友才站了起来,冲着柳翠枝就要打过去。

  “梅友才!”柳翠枝往后退了一步,恶狠狠地瞪着他,道:“你不要忘了,我们已经和离了。你现在可没那个资格再打我!”

  “我打你怎么了?”梅友才见柳翠枝反抗,上前抓住她的衣领,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好半天都爬不起来。

  “告诉你柳翠枝,你只要跟了我一天,就永远别想摆脱我。和离怎么了?和离了,也是我婆娘。”

  “我重新嫁了人了。和你早就没关系了。”柳翠枝擦掉嘴角的鲜血,目光冰冷地看向梅友才。

  “嫁人?”梅友才大笑了起来,道:“嫁人又怎么样?他们还不是一个个的都死了?除了我,你嫁给谁,我都不可能让你好好地和他们过一辈子!”

  柳翠枝听了梅友才的话,只感到全身冰凉。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柳翠枝狐疑地看向梅友才,抖着声音,问:“他们……不会是你……”

  木安楠刚才听到柳翠枝的话,心里也疑惑起来。

  难道,他的养父是这梅友才给害死的?

  可是,养父不是生病没钱医治才死的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