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46章 暴风雨的来临
  柳怀水想让木紫鸢的最后希望也落空。他想看眼前这丫头的绝望的表情,想听到这丫头向他求饶的声音。

  “别费力气了。”柳怀水笑嘻嘻地开口。

  “这条路,只有往我家和你家的距离最近。到其他人家,都绕了路。你认为别人会绕路回家吗?”

  木紫鸢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也许就有人正好要去他家或是她家呢?也许,就有人因为某种事正巧路过这里呢?

  “救命……”

  柳怀水嗤笑了起来:“哎呀,还真是执着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他说着,又往木紫鸢的跟前走了几步,笑道:“你好好的听话,从了哥哥,不好么?”

  木紫鸢回头,惊恐地看到柳怀水已经近在咫尺,脚下一滑,跌倒在地。

  “哟,那么害怕干嘛,哥哥又不会真的吃了你。”柳怀水吞了吞口水,嘻嘻笑着,往木紫鸢的跟前更靠近了一些。

  这丫头,他想了很久了。

  之前一直不动她,就是因为这丫头从不单独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尽管他也有过机会,但当时的木紫鸢实在是太木讷了。那样的丫头,就算是得到了,也没什么成就感。

  现在的木紫鸢似乎不同了。她的眼神灵动,高冷明艳,让他有了挑战的冲动。这样的丫头,才是他心里一直想着的模样。

  看着摔倒在地的木紫鸢,看着她一脸愤怒、冷艳又无助的模样,柳怀水得意地笑了起来。

  木紫鸢摔倒在草丛里,惊恐地看着柳怀水距离她越来越近,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

  今天,终是躲不过这一劫吗?难道这辈子就要毁在这种男人的手中了吗?

  “主人……”小七悲痛的声音哭哭啼啼地在她耳边响起:“对不起……是我太没用,没办法帮到你,让你被欺负……主人……我该死……”

  木紫鸢听着小七的声音,心里知道她不该去怪它。

  原本,这就不是它的错。要说错,她自己才有错。

  她不该在她还没有强大起来时,就急着去教训那些曾经欺负过原主的人。她不该打柳怀水那两巴掌。她更不该走这条小路。

  若是她低调一些,还像原主一样唯唯诺诺一些,最多,就是受些嘲笑辱骂,根本不可能遭遇这种事。

  木紫鸢感到无比的愤怒又无助,口中喃喃道:“柳怀水……我会让你后悔的……”

  “后悔?”柳怀水大笑了起来,凑近木紫鸢的耳朵那里,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就从来没做过后悔的事。今天若是放过你,那才是我最后悔的事……”

  木紫鸢知道她无论如何也无法与柳怀水抗衡,屈辱又绝望地闭上眼,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然而,时间像是静止般,没有暴风雨,也没有令木紫鸢绝望的事发生。

  好半天,柳怀水就倒在木紫鸢旁边,头抵在她的脖颈处,整个人一动不动。

  木紫鸢睁开眼睛,试着用力把柳怀水的头往边上推去。

  没想到,柳怀水竟然真的被她向旁边推了过去。

  木紫鸢躺在草丛里,大口喘了好一会,总算找回了一些力气。

  她转头看向柳怀水,他竟然双眼紧闭地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

  木紫鸢疑惑地伸手探向他的鼻下,尚有呼吸。

  看样子,他只是晕了过去。

  木紫鸢来不及细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心有余悸地看着死猪一样的柳怀水,用劲力气往旁边爬得远一些。

  “主人,吓死我了。”小七后怕地说道。

  “他怎么突然就晕倒了?”木紫鸢奇怪地问。

  小七抖着声音地说:“幸好刚才在最后关头,我能操控一点灵力。否则,就出大事了。”

  “主人,你……没事吧?”小七担心地问。

  “没事。”木紫鸢心有余悸地抓紧棉衣,在心里道:“小七,谢谢你。幸亏有你。”

  “主人,这是我应该做的……幸好,还能控制些灵力。否则……”小七后怕地说。

  她眼神愤恨地盯着躺在不远处的柳怀水,手里抓着一根刚刚捡起的树枝,防备地盯着他。

  过了一会,她感觉有了力气,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柳怀水的跟前,抬起脚,狠狠地踹向了柳怀水的重要部位。

  一声闷哼。柳怀水的身体条件反射地蜷缩到一起并不停地抖了起来。

  木紫鸢防备地紧紧地握着树枝举了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柳怀水。

  若是他现在醒了,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树枝打向他,再次把他打晕。

  这一刻,木紫鸢深深地感到自身体魄的强壮是何等重要。

  她相信若是她再次遇到这种情况,她肯定不会像刚才一样好运。

  她现在不但要增强体质,更要让她的身手像是吃了聚力草一样的厉害。

  “主人,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此处不宜久留,你还是快点离开吧。”小七提醒道。

  木紫鸢“嗯”了一声,从草丛里扯了些细长的枯草,把它们编成一根长长的绳子,将她被扯坏的棉衣系了起来。

  她又将弄乱的长发用手理顺,随便地用之前的发带在脑后扎了个马尾。

  “小七,我这样回去,肯定要被柳翠枝和梅寒香追问。不如,我先去灵仙山休养几天。再去锦鲤镇上买了新棉衣等我们的元气都恢复了,再回去。”

  “这样也好。反正灵仙山的时间比这里过得快。就算你在里面住个几天,这里也不会发现你不见了。”小七赞同道。

  木紫鸢又看了眼柳怀水,看着他光着上身的模样,忿忿地想:“最好今天就冻死这个人渣!”

  “主人,你最好还是把他的衣服盖到他身上。若是他这般模样被冻死,很可能会被人查到你头上。为了这次不惹麻烦,现在还是先留他一条命。”小七提议道。

  木紫鸢想了想,的确如小七所说。

  若是柳怀水真的以这种模样被冻死在这,很可能会惊动上面的人。这样,十有八九要查到她的头上。

  到时候,她还真的不方便解释这件事。

  若是被村子里的人知道她被柳怀水带到小树林里,就算他最后没有得逞,但她的名声肯定毁了。

  不要说村子里的那些喜欢嚼舌根的妇人,就是柳翠枝和梅寒香,也会到处散播这件事来抹黑她、

  若是让柳怀水活着,她总会找到机会让他偿还他今天的所作所为。

  “哼,暂且让他多活几天。”木紫鸢将柳怀水的衣服盖到他身上,转身出了小树林,头也不回地向着灵仙山的方向而去。

  就在木紫鸢快要走的没影时,从一边的草丛里走出两个人来。

  “主子,这丫头的报复心还挺强。”流云看着木紫鸢离开的方向,低声道。

  司沐阳若有所思地看着木紫鸢离开的背影,总感觉这丫头的背影似乎在哪见过。

  他听到流云的话,收回目光,看了眼昏倒在草丛里的柳怀水,冷哼一声:“这样对他,算是便宜他了。”

  流云也看了眼柳怀水。心里赞同着司沐阳的话。这样对他,真的算是便宜了他。

  想到刚才那丫头踢向眼前昏迷男人的罪恶根源。

  流云收回目光,缩了缩脖子,有种肉疼的感觉。

  这个下流的痞子恐怕得变公公了。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