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56章 保命最重要
    絮自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木紫鸢知道小七是为她着想。正好她心里也不想再提柳怀水这件事。若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真的找来,她会考虑再吃一棵聚力草,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她的手伸到口袋里,确认了那几棵聚力草仍然在里面,心里像是吃了定心丸,总算放下心来。

  她又看了眼那只被她认为很笨的水鸟,正准备往回走,却看到两个黑衣男人快步往她这个方向而来。

  看他们行走的速度,应该是有功夫在身的。

  木紫鸢心里一紧,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是何来头,有没有看到她从歪脖子树后出来。

  “小七……”

  “主人,随机应变,不要强出头。”小七提醒道。

  木紫鸢点头,装作没看到那两人,拎着她从灵仙山带出来的东西往回走。

  “丫头,有没有看到两个年轻男人?”其中身材高大一些的黑衣人叫住木紫鸢问。

  木紫鸢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眨巴着眼睛,呆呆地摇了摇头:“年轻男人?我看到了啊。”

  “真的?”另一个瘦一些的黑衣人来了精神,走近木紫鸢,问:“他们去哪了?”

  木紫鸢貌似不解地指了指他们,道:“你们不是吗?我看到的就是你们啊。”

  高大的黑衣人感觉被耍了,脸上露出凶狠的模样:“小丫头,你在逗我们玩吗?”

  木紫鸢畏缩着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慌张的模样,拼命地摇头。

  瘦一些的黑衣人看了高大的黑衣人,对他摇了摇头。

  他的脸上露出笑容,语气平和地说:“你不要怕。我们只是和同伴走散了。”

  瘦一些的黑衣人见木紫鸢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害怕,向她描述着他们要找的人。

  “那两人,其中一个长相非常好看,穿着仆人的衣裳。另一个,比较精瘦,个子较之前的男人稍矮些,也穿着一身仆人的衣裳。”

  “没……没看到……”木紫鸢说完,就要快点离开。

  她从这两人的表情中看出,他们要找的那两人,应该不是他们走散的同伴。

  她想到之前在村子里遇到的那几个黑衣人,其中就有这两人。

  那么,他们现在找的那两个人,其中长相很好的那个,会不会就是她之前救的那个人呢?

  “丫头,你当真没看到?”身材高大的男人抓住木紫鸢的胳膊,恐吓道:“若是我发现你说谎……哼!”他的手握成拳头,在木紫鸢的面前扬了扬。

  木紫鸢眼神胆怯地看着他,瑟缩着想要往后退,带着哭腔道:“我不知道啊……我真的没看到……娘……娘啊……有坏人……”

  身材高大的黑衣人看着木紫鸢大哭大叫的模样,心里有种欺负了小孩的感觉。

  这丫头是怎么这么胆小?他只不过问她有没有见过司家那个少主和随从,他的声音不过是大了些,这丫头至于要吓得又是哭又是叫的吗?

  他松开手,讪讪地道:“若是真的没看到,你说一下就是了。至于哭这么大声吗?”

  木紫鸢指着他控诉道:“你凶我……我娘都没凶过我……哇……”

  “熊哥,看样子这丫头应该没见过司沐阳和那个流云。我们刚才可能看错了。在这里的人并不是他们。”瘦一些的黑衣人低声在高大黑衣人耳边说道。

  “嗯。”被叫做熊哥的高大黑衣人点头,松开了木紫鸢的胳膊,对着她道:“不要和别人提起我们问你的事。听到没有?”

  木紫鸢抽抽搭搭地点头,正要说话,那两人一眨眼,就走出了好一段距离。

  “主人,你这样,很丢脸啊。”小七嘲笑道。

  “丢什么脸?保命最重要。”木紫鸢看了眼那两人离开的方向,问道:“你没发现我们前几天遇到的那几个黑衣人里有他们俩?”

  “难怪看着眼熟。”小七恍然道:“主人,这两人可能和之前那男人的伤有关。”

  “所以,他们应该是危险人物。我若是不装着傻一些,能这么安全的离开吗?”

  “快回家吧,还是家里比较安全。”小七道。

  “家?”木紫鸢的心沉了下去。

  那个家,只是原来木紫鸢的家,并不是她的家。她对那里,根本就没有安全感。

  尽管如此,那里却是她目前唯一可以回去的地方。

  木紫鸢叹了口气,看了眼手中的兔子。今天带了这只兔子回去,柳翠枝和梅寒香不知又该怎么变着法子讨要过去了。

  木紫鸢刚走到通往木家的路口,就看到木安楠焦急地在那条小路往她的方向跑来。

  “安楠,你这么着急要去哪?”木紫鸢奇怪地问道。

  木安楠看到木紫鸢,仔细地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又绕着她转了一圈,见她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总算松了口气。

  “怎么了?”木紫鸢一脸不解地看向木安楠。

  “姐姐,梅大叔又来家里了。”木安楠沉声道。

  木紫鸢就知道梅友才肯定会到家里去,不紧不慢地边和木安楠往家的方向走,边问:“他说什么了?”

  “他说……”木安楠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把之前听到的一些事都告诉木紫鸢。

  “怎么了?”木紫鸢停下,问:“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会不会是她进入灵仙山的事,真的被梅友才看到了?他去家里,就是为了说这事的?

  “他说……说你撞向村北的歪脖子树后,掉进水塘里淹死了。”木安楠说完,眼神闪了下,看向别处,低声道:“倒是娘,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木紫鸢听了这句话,心里反而松了口气。

  原来梅友才的确是看到了她撞了树。只是,他又因为她突然消失不见而认为她掉进了水塘。

  这样也好,正好有个人能为她证明,她并没有遇到柳怀水。就算柳怀水之后找过来,她也有不在场的证人。况且,她还有这一袋子的山珍和这只兔子可以证明,她并没有遇到过柳怀水,也没有把他给废了。

  只是,柳翠枝说了什么话,让木安楠感觉不好听?

  不过,木紫鸢也没往心里去。

  柳翠枝对于她,什么时候又说过好听的话了?还不是整天阴阳怪气地指桑骂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