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60章 她要跟人私奔吗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木安楠见木紫鸢问起那只布袋,心里也奇怪着她怎么会丢了布袋后又拎了只一样的布袋回来。

  木安楠道:“之前我听了梅大叔的话,以为姐姐出了事,就出去找你。在路口碰到两个大哥哥,是他们捡到的。姐姐,那布袋不是你的吗?”

  木紫鸢的眼神避开木安楠的注视,道:“是我的。”

  那两个人一定是在那个小树林外的路边捡到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她被柳怀水欺负的事。

  若是没看到,倒是还好。若是看到了,这事很可能就瞒不住了。

  且不说她受欺负这事,就是她后来废了柳怀水,也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她得好好想想,这事若是真被宣扬出去,她该如何去应对。

  木安楠见木紫鸢承认,不解地问:“可是,姐姐怎么又拎了只一模一样的布袋回来了?”

  就算木紫鸢有两只一样的布袋,她出门也不会两只都带着吧?

  “之前我遇到些麻烦,不知道把布袋丢到哪了。后面那只,我原先就放在外面。”

  “哦。”木安楠点头信了几分。

  木紫鸢很想告诉木安楠实情。但她又怕到时候柳怀水真的因为被她废了而找过来,木安楠说漏了嘴。

  柳翠枝和梅寒香若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在村子里大肆宣扬。到时候,她还怎么在这里抬得起头?

  虽然她的目标不是永远留在这种穷乡僻壤,但是,出了这种事,终究不会令人感到愉快。

  这事,还是不让人知道比较好。

  “姐姐今天出去,就是见那个你救的人吧?”木安楠犹豫了半天,还是问出心里一直想问的事。

  木紫鸢愣了愣。那个她救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了。

  她记得那天小七说他中了毒的。虽然最后流出的血液变红了,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毒都清除了。

  “不是。那种有钱的人怎么可能一直留在我们这种穷地方呢?他也要回到他自己的地方啊。”木紫鸢说道。

  “哦。”木安楠松了口气。

  “我不希望你是去见那个贵人。”

  “为何?”木紫鸢不解地看向木安楠,问:“你为何不希望我去见那个贵人?”

  “因为……”木安楠看着木紫鸢欲言又止。

  他的眼神闪了闪,低下头去,小声道:“若是姐姐真的是去见那个贵人,说不定……”

  “怎么了?说不定什么?”木紫鸢疑惑地看着木安楠,不明白这孩子怎么突然间说话这么犹豫起来。

  “说不定姐姐很快就会跟着那贵人走了。”木安楠咬着嘴唇,好半天才说出他心里的担心。

  木紫鸢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木安楠一脸通红的模样。

  这孩子在想什么呢?他是在担心她要跟人私奔吗?就算她要离开,也会带着他一起离开啊。她怎么会把他丢给柳翠枝母女来欺负呢?

  “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走的。”木紫鸢笑着摸了摸木安楠的头,又道:“就算要走,也会带你一起走。”

  木安楠抬起头,眼神晶亮地看向木紫鸢,问:“真的?”

  “当然。”木紫鸢点头:“在这里,也只我们俩相依为命了。你就是我在这里的亲弟弟。”

  木安楠愣了半晌,嘴巴咧开笑了起来。

  “姐姐,等我找到我亲爹亲娘,我就让你跟我回家。到时候,我亲爹亲娘就是你爹娘。”

  “好啊。到时候,我可要跟在你后面混喽。”木紫鸢笑着又摸向木安楠的头。

  “姐姐,听说男子的头是不能让女人摸的。”木安楠皱眉说道。

  木紫鸢摸着木安楠头顶的手顿住,好像很多男人是有这么个讲究。她正要缩回手,却又听到木安楠的话。

  “不过,我给姐姐摸。只能你一个人可以摸我的头。”他说着,抬头笑嘻嘻地看向木紫鸢,小脸又红了起来。

  木紫鸢看着木安楠的笑脸,缩回手,道:“还是算了。以后啊,就是你的媳妇也不能摸。否则,你就没出息了。”

  “在姐姐跟前没出息没关系的。”木安楠笑道。

  木紫鸢瞪着木安楠,叹了口气。

  和这种小孩子,还真说不明白。

  “紫鸢,安楠,兔肉都烧好了,你们是在屋里吃,还是来灶房吃?”柳翠枝在屋外喊道。

  木紫鸢和木安楠对望一眼,道:“我们去灶房吃。”

  说完,她和木安楠下了炕,开门出了屋子。

  院子里飘着一股浓郁的肉香,让很久没有吃过肉的木安楠使劲地吸了吸鼻子。

  “姐姐,这味道真香啊……”

  “嗯。娘的手艺不错啊。”木紫鸢笑道。

  柳翠枝的脸上也带着笑,得意道:“当然了。我当年在大户人家跟着那里的厨子学会不少菜的做法。不是我吹牛,我若是有钱去镇子上租间铺子,都可以自己开个饭馆了。”

  “娘干嘛要租铺子啊?直接去镇子上在人家饭馆当大厨不就行了?”木紫鸢说着,进了灶房,看到梅友才和梅寒香已经吃了一堆的骨头。

  她看了眼没剩几块兔子肉的盆子,眼神闪了闪,道:“这兔肉还真肥啊。”

  梅友才吞了一块兔肉,道:“当然。就是这只兔子长得太肥,吃多了有点腻。”

  “梅大叔和寒香妹妹吃那么多,当然会腻了。”木安楠在一边小声哼哼道。

  “这样啊……”木紫鸢看向柳翠枝,问:“娘,咱们家不是有之前腌好的白菜吗?不如拿来配着吃,感觉也爽口些。”

  柳翠枝一想,是这么个道理。就让梅寒香去拿了之前腌好的腌白菜,大家一道吃了起来。

  木安楠看着盆里所剩不多的几块兔肉,想要省给木紫鸢吃,就一块都没吃,只一个劲地吃着腌白菜。

  木紫鸢却吃了最后几块兔肉,一点腌白菜也没动。

  一餐饭下来,梅友才吃的满嘴流油。他打着饱嗝,含糊不清地说:“木丫头,你救了那个贵人一条命,他就给这么点东西就想打发了你?”

  “梅大叔想怎么样?”木紫鸢讨教地问。

  “明天,你带我去找他。”梅友才哼了一声,道:“既然他家里有的是银子,一条命不该只值这么点山珍和兔子肉。至少也得给个万儿八千两银子才是。”

  柳翠枝和梅寒香听了梅友才这样说,两人的眼睛都放出光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