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62章 不能见死不救
  木紫鸢看着木安楠纠结的表情,心里知道他清楚他自己是捡来的,而且这个家的情况太复杂,他不想给她惹麻烦。

  “安楠难道只想着吃饱肚子就满足了吗?你难道不想将来做大官,或是做大生意,有更大的成就,成为人上人吗?”木紫鸢问。

  木安楠点头,偷偷地看了眼黑着脸的柳翠枝,道:“我想啊。可是,家里没有银子……”

  “这个你不用担心。姐姐有银子。”木紫鸢给了木安楠一个放心的笑容。

  柳翠枝等人听到木紫鸢说她有银子,眼睛瞪大。

  这丫头哪来的银子?难道她救的那个贵人给了她银子了?怎么没见她带在身上呢?

  梅寒香此时看向木紫鸢的眼神里有着羡慕,又有着忌妒。

  若是这种贵人让她给碰上,她一定要想办法嫁过去当少夫人,哪怕只是当个妾,也比留在这个破败不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家要好。

  梅友才听到木紫鸢说有银子,若有所思地看着木紫鸢。

  这木丫头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先是突然得了价值千两的人参,后又突然间变得不再胆小怕事,还懂了拳脚。现在,她不但带了兔肉和山珍回来,又说有银子给这小野种请先生教他认字。

  虽然她说这些东西都是她救的那个贵人给的。可是,谁又见过那个贵人了?

  梅友才又暗自仔细地打量了木紫鸢,相貌上怎么看,还是之前那个胆小怕事的丫头。但她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又不像之前那个丫头了。

  他想起在村北的歪脖子树那,他明明看到她撞了树后消失不见了。可现在,她却好好地回来了。

  眼前的木丫头明明是人不是阴魂啊,为何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呢?

  之前柳翠枝那臭婆娘说木丫头是被邪祟附了身。当时还以为她是信口胡诌。现在看来,说不定这丫头真的是撞了邪了。

  梅友才想到这,越是看木紫鸢越是感到心里发毛。

  他慢慢地往灶房门口挪了几步,到了门口,伸头往外看了眼,大叫道:“哎呀,这天真是,上午还艳阳高照呢,现在竟然下起雨来了。”

  他说着,貌似想起什么似的,大惊道:“哎呀,坏了、坏了。我家院子里早上还晒着衣裳呢。”

  说完,连招呼也顾不得打,就快速跑了出去,逃离了木家。

  木紫鸢见梅友才离开,也没往心里去。

  她现在可不想去管梅友才会怎么看她。

  哪怕他和别人说她在村北的歪脖子树那撞树后消失不见也不怕。就像小七说的,他又没什么证据。

  “紫鸢,你哪来的银子啊?又是那个贵人给的?”柳翠枝试探着问。

  “娘认为是,就是吧。反正这银子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木紫鸢说完,看向木安楠道:“安楠,把这些山珍带到主屋去,我们明天一早坐村里小五哥的牛车去镇子上。”

  “紫鸢,等等……”柳翠枝喊住正要端着那一小盆兔肉的木紫鸢。

  “娘还有事?”木紫鸢挑眉有点不耐烦地看向柳翠枝。

  “那个……我又找杨彪借了银子……过几天,就得还……”柳翠枝试探地问:“你可不可以……”

  “没有。”木紫鸢果断回绝。

  她知道柳翠枝又找杨彪借银子是为了什么。她还没忘,柳翠枝和梅寒香借那银子是请之前那个大师来对付她的。

  她怎么可能再次帮着一心想害她的人去还债?

  之前去灵仙山挖了那根人参赎回梅寒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现在,她再也不想帮着这两个白眼狼来还债。

  “你刚才不是说有银子为安楠请教认字的先生?”柳翠枝问。

  “那些银子只够请先生的。”木紫鸢看了柳翠枝和梅寒香,道:“至于娘和寒香妹妹欠的债,只能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紫鸢哪,之前是娘和寒香不对。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柳翠枝苦着脸,装作可怜巴巴的模样,抬手就要去抹眼泪。

  梅寒香见她娘抹了眼泪,想到若是这次还不了债,她很可能又要被拿去抵债。

  上一次,木紫鸢还没有这么厉害,她们还可以让她去抵债。这一次,她肯定是逃不过抵债的命运了。

  想到不久就要被杨彪卖给糟老头子当小妾,梅寒香忍不住蹲到一边大哭了起来。

  “主人……”

  “停。别想着再劝我。”木紫鸢不给小七说话的机会,直接拒绝道。

  “我不是让你去帮她们。这一次,是她们咎由自取。我想说的是,你那些银子都埋在灵仙山里,你明天怎么拿出来去帮木安楠请先生啊?”

  木紫鸢听了小七的话笑了起来,心道:“小七,我这不是还有一袋山珍吗?去镇子上卖掉不就有银子了?”

  “这点山珍,恐怕还不够请先生的。”小七又说道:“请个普通的先生,也许是够了。但是,既然请了,就要请最好的。”

  “那是当然。请个普通没什么学问的先生,不是在浪费安楠的时间嘛。”木紫鸢非常信奉名师出高徒这句名言。

  “要请镇子上最好的先生,恐怕得卖五袋山珍的银子才够啊。”小七道。

  “啊?要这么多银子啊?”木紫鸢的眼睛瞪大。

  她目前只有一袋山珍,肯定是不够的。若是去灵仙山去取她之前埋的银子,现在外面正在下雨,也不方便出去。

  柳翠枝见木紫鸢根本就不打算理她,又看到梅寒香蹲在一边哭得伤心,顿时,她的心里有点心疼起来。

  柳翠枝看向木紫鸢,想要再说些什么,哄着她拿出银子帮着还债,却看到她一脸烦躁的模样,怕惹得她不高兴,更没机会弄到银子,只得咽回想说的话,抱住梅寒香一起哭了起来。

  “寒香哪,都怪娘没用,欠了那么多银子。等到那天真的还不了银子,娘陪着你一道去抵债得了。”

  木紫鸢看着那对抱头痛哭的母女,开口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木紫鸢,别得意。你总不能靠着那个贵人一辈子。我看你将来离了他,还怎么得意的起来!”梅寒香愤愤地站了起来,走到木紫鸢面前,使劲地推了她一把。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