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64章 不能对长辈动手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柳翠枝说完,手握藤条就要往木紫鸢的身上打去。

  木紫鸢怕木安楠再挡到她面前受伤,伸手拉着木安楠往后退了一步。

  柳翠枝打空,接着又追着木紫鸢和木安楠打下去。

  原本在一边哭着的梅寒香见柳翠枝一直打不到木紫鸢,趁着木紫鸢不注意,上前死死地抱住她,大叫道:“娘,快打。我抱住她了。”

  木安楠见木紫鸢被梅寒香抱住,急得上前想要把梅寒香拉开。可是,梅寒香打定主意不松手,木安楠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啊!小野种,你敢咬我!”梅寒香被木安楠咬住胳膊,疼得大叫起来。

  柳翠枝听到梅寒香的叫声,掉转了藤条,往木安楠身上狠狠地打了过去。

  木紫鸢见柳翠枝要打木安楠,用力一挣,摆脱梅寒香,一个转身拉开木安楠,另一只手夺过藤条,猛地往前一推,把柳翠枝推得直接坐到了地上。

  “哎呦!”

  柳翠枝顾不得疼痛,讶异地看向木紫鸢,心里的恐惧瞬间升起。

  “你……你怎么可能……”

  她想不明白,刚才梅寒香明明是轻轻一推就把这个贱丫头推倒在地的。现在,她怎么反倒被这丫头轻松推开?

  她很清楚她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去打木安楠的,也感觉到木紫鸢抓住她手中藤条时,她一点也挣脱不开,更感觉到那丫头其实就那么随意地一推,她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根本控制不住往后倒的身体。

  “娘是要说,我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把你推开么?”木紫鸢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柳翠枝和梅寒香同时咽了口唾沫,并惊恐地看着眼前带着讥讽笑意的木紫鸢。

  这种表情,这种眼神,不就是她暴打梅友才时的模样吗?

  难道,她又变成了那个能打的木紫鸢了?

  “木、木紫鸢,你、你不能对我动手……”柳翠枝嗑嗑巴巴地说道。

  “娘,谁说我要对你动手了?”木紫鸢轻笑了起来,有点心疼地看了木安楠一眼,道:“你打我们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会有什么后果呢?”

  “藤条没有打在你身上,你就不知道那有多疼。”木紫鸢点了点头,继续道:“对。你是长辈,我不能对你动手。可是,这一藤条,安楠也不能白白地受了。”

  “你想怎么样?”柳翠枝颤着声音问。

  “我想怎么样?”木紫鸢貌似很纠结地思考了起来。

  梅寒香惴惴不安地看着木紫鸢在她们面前走来走去,感觉眼中看到的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孩,而是一个决定着她们生死的女判官。

  她想不通,刚才她明明很轻松就把木紫鸢推得摔倒的,怎么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就连她娘也拿木紫鸢没办法?

  “木紫鸢,要杀要刮,给个痛快的回话。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想看着我和寒香吓破胆吗?”

  木紫鸢听了柳翠枝的话,表情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哎呀……娘真的是个聪明人啊。我怎么想的,你怎么就给猜到了呢?”

  “哼。你也只会这样吓唬吓唬我们。你还敢把我们真给怎么样了不成?”柳翠吃准了木紫鸢不敢真的对她动手,开始得意洋洋起来。

  “对。”木紫鸢笑笑地点了点头,道:“我的确是不能对长辈动手。”

  柳翠枝听木紫鸢这样说,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可她那口气还没来得及完全呼出,就看到木紫鸢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眼睛凌厉地扫向她身边的梅寒香。

  “不过,你可以让你的女儿代替你承受刚才打在安楠脸上的那一下。”

  “什么?”梅寒香瞪大眼睛,全身颤抖起来。

  不用挨那一下,她现在看着木安楠脸上的那条红色的伤痕就知道那会有多疼。

  她不要挨藤条打,更不要被打在脸上。

  她是一个姑娘家,脸上若是被打成木安楠那样,岂不是要破相了?

  “木紫鸢,你不要欺人太甚!”柳翠枝咬着牙低声吼了起来。

  “我欺人太甚?”木紫鸢挑眉,冷声道:“娘刚才拿藤条打我们的时候,怎么不说欺人太甚?难不成,就活该我和安楠应该处于被打的那个?”

  “……”柳翠枝的嘴巴张了张,竟无法反驳木紫鸢的这句话。

  这事若是说给村子里的其他人听,也是她不对在先。她刚才的确是存了要狠狠打他们一顿的念头的。

  若不是木紫鸢突然变强了,这会,他们俩肯定会像过去一样,被打得遍体鳞伤,躲在角落里偷偷地哭了。

  “我给你数十下的时间考虑,是让寒香妹妹拿藤条打你,还是你用藤条打她。”木紫鸢把藤条扔到柳翠枝和梅寒香面前,又开始慢慢地踱起了步子。

  “一、二、三……”

  木紫鸢慢慢地数着。每数一声,柳翠枝和梅寒香就对望一眼,感到心惊肉跳。

  她们都不想打对方,又都不想自己挨打。

  终于,木紫鸢的脚步停了下来。她看向柳翠枝和梅寒香,红唇轻启:“十……”

  “不……”柳翠枝摇头,喃喃道:“我不打……”

  梅寒香见她娘说不打她,松了口气。

  “你呢?”木紫鸢挑眉看向梅寒香。

  “我……我……”梅寒香低下头去,从眼角偷偷瞄向她娘。

  她不敢说出打或是不打。她怕她回答的不趁了木紫鸢的心,那藤条最终会落到她身上。

  “快点回答!”木紫鸢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有种让梅寒香呼吸不过来的压迫感。

  “我……我打……”梅寒香一惊,惊慌失措地开口。

  “寒香?”柳翠枝讶然地张了张口,不可思议地看向她一直带在身边的女儿。

  就连木紫鸢都说了,她不会对长辈动手。可是,这个她拼了性命生下来,改嫁了好几次也要带在身边的女儿,居然为了怕打,说出要拿藤条打她的话。

  “娘……不……我不是想打你……我……我怕挨打……”梅寒香拼命地摇头,不敢和柳翠枝的眼神对上。

  “你怕挨打……呵、呵……你怕挨打,就要打你的亲娘?”柳翠枝眼中含泪地看向梅寒香。

  “不是。是木紫鸢逼我的。娘,是她,是她逼的我。我怕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