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68章 能不能延续香火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柳翠山暗自仔细地观察了木紫鸢,这丫头怎么看都是一副不知情的模样。刚才一直听怀水说是他醒来后就这样了,难不成,这事与木丫头没关系?伤了他的另有其人?

  “伤?什么伤?”木紫鸢一脸茫然地看了看柳怀水,又看了看柳翠山,问:“我说呢,怎么柳哥哥躺在地上,原来是因为他受了伤啊。”

  柳怀水见木紫鸢一副茫然无知的表情,哇哇大叫起来:“木紫鸢,你别给老子装蒜!我这伤明明就是你弄的。你还不承认?”

  “柳哥哥,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我什么时候把你弄伤了?再说了,你长得这般高大,我就算再厉害也不是你的对手吧?”

  梅寒香听了木紫鸢的话,插嘴道:“怎么不可能了?你连我爹爹也打得过呢。”

  众人听了梅寒香的话,都意外地看向木紫鸢。

  这丫头看着一副柔弱的模样,竟然能打得过梅友才?他可是会些拳脚功夫的人,比柳怀水可厉害多了。他居然被这丫头打了?

  木紫鸢眉眼含笑地走近梅寒香,眼睛盯着她,柔声问:“寒香妹妹是在说笑吗?我真的打过梅大叔?”

  梅寒香看着木紫鸢的眼睛,没来由的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扑向她。她看着木紫鸢未达眼底的笑意,竟包含着一丝凌厉,仿佛在警告她,若是说错一个字,就会给她好看。

  她摇头,讷讷地道:“不……没有……好像我之前做过的……一个梦……”

  “哦……原来是寒香妹妹做的一个梦啊。”木紫鸢轻笑了起来,拍了拍胸口道:“还真是吓到我了。我以为我突然变成了女侠,连梅大叔也打得过了呢。”

  木紫鸢说着,眼睛从柳翠枝和梅寒香身上不经意地飘过。

  柳翠枝接收到木紫鸢的眼神,立刻打消了要揭穿她的想法。

  毕竟今后还得和这丫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现在若是惹得她不高兴,将来少不得要把这口气出在她们娘俩身上。

  再说了,柳怀水虽然是她的亲侄子,可是,他却一直听张氏的话,看不起她这个嫁了几次又守了几次寡的姑姑。

  虽然他是柳家唯一的香火,但她只是个嫁出去的柳家人,还是个被柳家视为耻辱的柳家人。

  所以,柳怀水究竟伤成什么样,柳家究竟能不能延续香火,在她的心里其实并不那么关心。

  只要她自己和梅寒香能过上好日子,比什么延续香火都来得实惠。

  “怀水啊,你是不是弄错了啊?紫鸢这丫头一直是胆小怕事的,怎么敢伤了你啊?还是……那种地方?”柳翠枝难得地为木紫鸢说话。

  柳翠山看着木紫鸢一副柔弱的模样,听见自家妹子都这样说,心里更是疑惑起来。

  他再看看他那儿子人高马大的模样,怎么看,这小丫头也没那个本事伤了他家儿子。

  “他怎么就胆小怕事了?我姑夫之前还跟我说了,她现在变得厉害了,叫我不要招惹她的。”柳怀水提起梅友才的话,想让大家相信他的伤就是木紫鸢弄的。

  “木丫头,怀水说的是真的?”柳翠山沉下脸,看向木紫鸢。

  若是真如梅友才所说,这丫头变得厉害了,也不排除她趁着怀水不注意而伤了他。

  木紫鸢见柳翠山沉下脸问她这事,脸上露出胆怯的表情,问:“柳大叔,柳哥哥说的姑夫,是不是我爹爹啊?他不是已经走了好几年了么?他是怎么见着他的?”

  “谁说你爹爹了?是寒香的爹爹梅友才。”柳怀水立马嚷嚷道。

  “哦。”木紫鸢点头,道:“今天,我的确见过梅大叔和柳哥哥。”

  “是吧?”柳怀水哼了一声,道:“我没诬赖她吧?就是她把我弄成这样的。哎呦……我要她赔偿……”

  “可是,我见过他们之后,就离开了啊。”木紫鸢眨了眨眼,看向柳翠枝和梅寒香,道:“不信,你们问问娘和寒香妹妹,梅大叔是不是说过,我之后去了村子北面的水塘那。”

  柳翠枝和梅寒香见木紫鸢说起这事,看到她正面色平静地盯着她们看,也不敢说什么对她不利的话,只能点头为她证明确有其事。

  木紫鸢满意地看着柳翠枝和梅寒香为她做了证明,又看向柳怀水,问:“柳哥哥,难道你今天也去了村子北面的水塘那?”

  “那地方没个人烟的,我去那干嘛?”柳怀水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这就是了。我遇到你之后,去了村北的水塘那。这事,有梅大叔为我证明。后来,我就直接回家了。直到现在,我才再次见到你。我想问,我是什么时候在哪伤的你?”木紫鸢目光幽暗地盯着柳怀水,心里赌他不敢说出小树林发生的事。

  “我……”柳怀水想了想,心里也犹豫了起来。

  毕竟那件事是他不对在先。后来他自个突然晕了过去。至于他现在这模样到底是不是木紫鸢弄的,他还真没证据。

  若是贸然说出他想强迫木紫鸢的事,他在这些长辈心里的印象肯定又坏了几分。

  柳翠山见柳怀水一脸犹豫不决的模样,心里大致知道是儿子没理在先了。

  这小子从小就被他老婆给惯坏了,长大了更是一肚子坏水。他在家里又说不上话,什么事都得听老婆的,导致这小子越来越无法无天。

  前段时间还因为偷了邻村一个小媳妇的衣裳,被她男人抓住狠打了一顿后送进官衙关了一段时间。

  没想到,这刚回来没几天,就出了这种事。

  这下可要了命了,直接把他给废了,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

  要说这事到底是谁做的,只怪柳怀水做过太多缺德事,有大把的嫌疑对象。而他现在指认的木紫鸢,却是最不值得怀疑的人。

  毕竟,村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丫头一直以来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她怎么敢做这种伤人的事呢?

  “怀水,你确定是木丫头弄的?”柳翠山质疑道。

  “我……”

  柳怀水心里也是不确定的。但是,当时那个情况,那个地点,除了木紫鸢,他根本想不到其他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