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91章 遇到讹人的骗子了
  老张心里原本就对木紫鸢现在的状态有些疑惑。现在听了柳翠枝的话,虽然不相信这丫头会像她说的那样,但这丫头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是肯定的了。

  他放下手中的工具,走到木紫鸢跟前,斟酌了半天,才小心地问:“木丫头,你别怕啊。虽然我不是你的亲人,但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若是你真的遇到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我一定尽力帮你。”

  木紫鸢听了老张的话,知道他并不是要看她的笑话。她柔柔地笑了一下,道:“张大伯,你这样说,就是相信我娘刚才污蔑我的话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老张忙摆手,道:“我可不是相信你娘说的话。只是,你到底是遇着什么事了,哭得眼睛都肿了?”

  木安楠见柳翠枝和老张都在怀疑木紫鸢是被欺负了,心里顿时感到愧疚起来。若不是他,木紫鸢也不会让柳翠枝这样污蔑。

  “都是我的错。”木安楠看向老张和柳翠枝,大声道:“是我在锦鲤镇上没听姐姐的话走丢了。姐姐为了找我,求助了很多人一块找了我一夜。直到天亮后,我才被人送回与姐姐约定的地方。”

  “所以,木丫头的眼睛是因为担心找不到你哭成这样的,是吧?”老张松了口气。

  “走丢了?”柳翠枝不相信地看向木安楠,问:“真是这样吗?该不会是你为了帮她打掩护故意编的谎话吧?”

  “娘以为真相是什么?”木紫鸢声音清冷地问:“难道要安楠说出我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才是实话?”

  “我可没那么说。”柳翠枝的眼神躲开木紫鸢的目光,接着道:“毕竟你和安楠的关系这么好。他为了你的名声说几句谎话也是在情理之中。”

  “老木家的,你这想法我可不赞同。”

  老张沉着脸打断柳翠枝的话:“你是她爹明媒正娶进木家的。木丫头虽然不是你生的,但是你既然嫁给了她爹,她和安楠就是你的孩子。这世上,哪有一个当娘的盼着孩子真的出事的?”

  柳翠枝被老张这话说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她知道再说下去,村子里就该传出她巴不得木紫鸢被欺负的话。到时,她这恶毒后娘的名声可就要坐实了。

  “哎呀,老张啊,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柳翠枝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这不是关心紫鸢嘛。关心则乱,你总该听过这句话吧?”

  “关心?娘的关心可真特别。”木紫鸢冷哼一声,瞥过眼去,懒得看到柳翠枝那虚伪的模样。

  “我就是担心她真的被欺负了,又不敢说出实话,才会说那些话来套她实话的。”柳翠枝走到木紫鸢跟前,想要拉住她的手。

  木紫鸢往后退了一步,眉头皱起,眼神冰冷地看了她一眼,把手背到了身后不让她碰触。

  柳翠枝尴尬地干笑了一下,继续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套她的话?还不是她从小就没个真话对我嘛。老张啊,你想想,我要不是真的担心她,想把她的实话套出来,等哪天她莫名其妙地怀了野种,我死后可怎么向她爹交待啊?”

  柳翠枝说着,抬起手来擦着眼睛,“呜呜”地哭了起来。

  柳翠枝这边还没表演完,木家小院门口就传来了更大的哭声。

  “娘……娘啊,救命啊……”梅寒香的嚎叫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柳翠枝听到梅寒香哭叫的声音,顾不得继续表演,忙向院子外跑去。

  木紫鸢和木安楠对望一眼,打着哈欠,道:“安楠,你要是想继续看戏就留下。我可要回屋里睡会了。”

  木安楠看了眼院子开着的门,道:“没兴趣。”

  说完,他跟着木紫鸢进了主屋并关上了房门。

  不一会,梅寒香哭叫着被柳翠枝扶进院子。在她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有些狼狈却身穿华服的男人。

  “娘,我的腿好疼。不知道是不是断了啊……呜……我不要变瘸子啊……”梅寒香哭,使劲拉了拉柳翠枝,并向着她使了个眼色。

  柳翠枝接收到梅寒香的暗示,挤出几滴眼泪,跟着哭嚎了起来。

  “哎呀,我的女儿啊,你这腿要是断了,可怎么办啊?”

  梅寒香见柳翠枝大哭,眼睛偷偷地向四周瞟了一圈。她见木紫鸢并不在院子里,心里松了口气。

  刚才这个穿华服的男人硬是要把她送回来时,她还担心着若是这个男人就是木紫鸢救的那个贵人,她这出戏可就演不下去了。

  现在,木紫鸢不在,她正好可以抓住机会,要么讹他一笔银子,要么趁机讨他欢心,让他看上她。

  “呃……那个……我们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突然冲了出来,马才受惊的。”身穿华服的男人有点无奈地看向梅寒香。

  明明是这丫头看到他的马车突然就冲了出来。他的车夫因为马受惊,也受了伤。现在还躺在村口的路边呢。他自己的胳膊现在也因为撞击受了伤。

  而他还没找这丫头的麻烦,她却先发制人,说是他们的马车把她给撞了。

  若是她真的被马车给撞了,她身上能看不出一点擦伤或撞击的痕迹吗?

  他知道他是遇到讹人的骗子了。

  可是,他在这里没有什么熟人。这几天出现在这里,只是他要去的地方必须经过这个锦鲤村。

  “你们明明知道路上有人经过,干嘛还把马车赶得那么快?若是你们慢些,就算我突然冲出来,也不会被你们撞成这样。”梅寒香一脸委屈地指控道。

  当时的马车赶得很快么?华服男子回想了一下。他记得当时速度并不快啊。他听到车夫在说什么前面路窄,又有人经过,就想把马车停下,让人先过去再走的。

  可是,现在这丫头却说什么他们的马车速度快,撞上了她。

  华服男子苦于没有证人,只得认栽,一个劲地对着梅寒香道歉。

  “是、是。是我们的错。”华服男子赔着笑脸,道:“不如请个郎中帮姑娘瞧瞧,看看到底有没有伤到腿?”
    絮自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