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92章 把人给矜持跑了
    絮自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梅寒香听到这个人说要请郎中瞧瞧,心虚地低头抚着小腿,道:“应该……没伤着骨头吧……可是,我这腿却不能走了啊。”

  “寒香啊,还是请个郎中给看看吧。这要是落下病根,你将来可怎么嫁人啊?有哪个人家会不嫌弃一个腿有毛病的媳妇啊?”柳翠枝看向华服男子,越看越觉得他顺眼。

  若是攀上了这样一个有钱的女婿,她和梅寒香这辈子还要发愁从哪弄银子花么?

  “公子,你看看,我这丫头正当年华。有好几个有钱人家正在上门求亲。现在他们要是知道我家丫头的腿会落下病根,她这亲事可就要黄了啊。”柳翠枝说着,也跟着抹起眼泪来。

  华服男子看向梅寒香,见她的眼睛溢满泪水,脸上又带着娇羞委屈的模样,竟然有点梨花带雨的感觉。

  刚才一直没仔细看这丫头的长相,现在仔细看了,这丫头竟然还有几分姿色。

  只是,她这一身土得掉渣的粗布衣裳完全掩盖了她的那点姿色,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若是换上讲究一些的衣裳,相较于他家里的那几位,也可以算得上中等姿色了。

  老张在旁边看着这母女俩哭成一团,心里想着怎么的也要替她们说几句话帮帮她们。

  “这位公子,就算这丫头是自个冲出去冲撞了你的马车,但她受了伤是真的。你看,多多少少也应该表示一下,是不是啊?”

  “老张啊,你继续刷你的墙啊。一会就中午了,刷不完可要扣工钱的。”柳翠枝对着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埋怨起老张的多事。

  “啊?”老张一愣,见柳翠枝不想他多事,就讷讷地拿起工具去继续刷墙。

  柳翠枝回过头,看了眼华服男子,道:“公子,赔偿的事,我们好说。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家。你认为怎么处理这事比较好?”

  她的目的,可不只是叫这男人赔些银子了事。她最终目的是想让这男人娶了寒香,让寒香直接嫁进大户人家里去。

  昨日梅寒香跟着马车跑的时候就从飘动的车窗处看到了车里坐着的人。

  梅寒香回来时就对柳翠枝说了,马车里坐着的是一位翩翩公子,年岁比她大不了多少。

  当时柳翠枝就想着若是能想办法接近这位公子,让她闺女嫁入大户人家,她的后半辈子就有着落了。

  现在,柳翠枝看到这位公子,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

  华服男子看向梅寒香,一双桃花眼带着笑,眉梢微挑,问道:“你的意思呢?”

  梅寒香见华服男子双眼带笑地看着她问她的意思,一张脸瞬间胀得通红。

  她眼神羞怯地躲开华服男子的目光,低下头去,柔声道:“听公子的。”

  华服男子见梅寒香的模样,心知这乡下丫头要的,恐怕不是几两银子那么简单。她要的,恐怕是他的青睐。

  既然他现在看这丫头还算顺眼,就顺水推舟地接受她的投怀送抱也不错。

  这种山野中长大的丫头,肯定与家中那几个不一样。

  正好他也尝腻味了家中那几个循规蹈矩的女人的味道,现在换换口味也不错。说不定,这丫头就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惊喜也说不定。

  “我出门时,没带什么银子。我这里有块玉佩,还值些银子。不如,将它抵压给你,来日我再送银子过来给姑娘做为赔偿,你看,行不行啊?”华服男子说着,从腰间取下一块上好的玉佩,递到梅寒香的面前,一双眼睛柔情似水地看着她。

  梅寒香看了眼玉佩,并不知道这块玉佩能值多少银子。但她知道男子送女子玉佩是什么意思。

  她见这男人双眼温柔地看着她,瞬间红了脸,转头看向柳翠枝,柔声道:“娘,你看呢?”

  柳翠枝只一眼就看出这块玉佩比木安楠那块差不了多少。它应该也值不少银子。就算他以后不来赎回这玉佩,她也可以将这块玉佩卖不少银子。

  有了这些银子,不要说借杨彪的银子可以全部还清。那些剩下的银子也够她为梅寒香置办相当体面的嫁妆了。

  柳翠枝想到这,压下心中的狂喜,故意做出不懂行情的为难表情道:“公子,这玉佩不能吃也不能喝的,你将它抵压在我这,若是不回来赎回去怎么办啊?”

  “这……”华服男子没想到这村妇居然不懂男子送女子玉佩的含义。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他将目光移到梅寒香的身上,对她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姑娘也不愿意收这玉佩吗?”

  梅寒香听了柳翠枝的话,原本心里就急了起来。现在,又看到这男子一脸尴尬的模样,更是怕他改了主意,收回玉佩断了她的姻缘。

  她拉着柳翠枝一瘸一拐地到了一边,小声道:“娘是糊涂了吗?一般男子送女子玉佩,不就是看中女子,把这个当成定情信物的吗?”

  “我当然知道了。但是,你也得有些矜持吧。现在不能表现的太主动。人家给个什么好东西就立马答应了人家。否则,你将来嫁过去,就当不了家,做不了主。”

  “娘,我就怕我这一矜持,把人给矜持跑了。到时,你从哪再为我找个这么有钱的公子?”梅寒香噘起嘴,一脸埋怨地看着柳翠枝。

  柳翠枝偷偷瞄向华服男子,见他脸上有些不耐烦,怕他真的收回玉佩,赔点银子了事,

  在一旁刷墙的老张觉得还是给银子来得实惠。玉佩这东西,就是有钱人家的玩物。玩物这种东西多了,那些有钱人也就不当回事了。

  这位公子说是随后会带着银子来赎回去,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万一他根本不把这玉佩当回事,还怎么可能回来赎回去呢?

  “我说老木家的,这玉佩可不如银子来的实惠啊。这东西,就算是拿去卖了,若是遇到个不识货的,也卖不了几两银子。你呀,还是要银子比较好。当心吃了亏啊。”

  “张大伯,这是我们家的事,你还是不要管太多。是不是吃亏,我和我娘心里自然有数。”梅寒香听了老张的话,立马挤兑了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