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98章 得饶人处且饶人
  柳翠枝看着这个被梅寒香好不容易带回来的公子,怎么的也要再努把力为女儿留住这个人。就算最后不能成功,也不能就只给了这么一块玉佩就了事。

  至少,得再拿些银子,够她还了借杨彪的债,还可以为寒香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再找个大户人家嫁过去。

  “成公子,我们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家庭。你撞了寒香,她的腿很可能留下隐疾。”柳翠枝走到成翼面前,说道。

  “我不是抵压了一块玉佩在你们那吗?之后我会拿银子过来赎回它的。”成翼睁开眼,有点烦躁地看向柳翠枝。

  “一块玉佩?”柳翠枝从梅寒香手里拿了过来,看了一眼:“你当我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吗?这块玉佩能值几两银子?能换得来我家丫头的腿吗?能换回我家丫头已经说好的姻缘吗?”

  “你想怎么样?”成翼头疼地问。

  柳翠枝的嘴角一扯,露出一丝笑意:“要么,赔银子。要么,赔我家闺女一段姻缘。”

  窗子后的木安楠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姐姐,娘这是要把寒香姐姐硬塞给这个成翼啊?”

  “可不是嘛。”木紫鸢嗤笑一声:“就是不知道这个成翼是愿意赔银子呢,还是愿意娶了寒香回家。”

  “我觉得是赔银子。”木安楠道。

  “嗯。”木紫鸢点头道:“不过,我倒是不想他赔银子。”

  “难道姐姐想他娶了寒香姐姐?”木安楠问。

  木紫鸢笑了笑:“不是我想,是她想嫁入大户人家。她以为她嫁入大户人家,就能过上舒心的日子了?她若是真的嫁了过去,只能是被欺负的那个。”

  “不过,我觉得成翼恐怕没那么傻……”木紫鸢顿了下,继续道:“他恐怕两样都不选。”

  木紫鸢的话刚说完,就听到院子里的成翼冷笑道:“你说你闺女的腿会落下隐疾,就一定会这样吗?我家药铺就有郎中,我叫车夫去把他接过来,亲自诊断一番。若是真的有什么事,诊断费用以及所用药材的银子,都由我来付。”

  “不行。”梅友才摇头:“那是你们家的郎中,还不是看你的脸色行事?若是我闺女真的有个好歹,他也不会说实话的。”

  成翼听了梅友才的话,也觉得这话没什么问题。就算是他遇到这种事,也会担心对方找了熟悉的人说假话来摆脱麻烦。

  成翼点了点头,道:“你若是不相信,你可以请其他郎中来看。费用我出。”

  “这个可以考虑。”梅友才点头。

  梅友才认识一个郎中,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到时候和他通个气,不怕他不帮着说话。

  “等到验了她的伤,该赔的我一定赔。只是……我这因她撞坏的马车,还有受伤的车夫,我也要找她赔偿!”成翼沉着脸看向梅寒香。

  梅寒香听成翼说要她赔偿,吓得往后缩了缩。

  她哪有银子去赔给人家?她若是有银子,也不会故意撞向马车。

  没想到,当初为了讹些银子来还债,又有机会嫁入大户人家而故意撞向马车,现在却面临反过来赔偿对方。

  如果这位公子要求赔偿,他们伤了两个人,还有一驾马车,就算是把她卖了也还不起啊。

  成翼一看梅寒香的表情,就知道她怕了。

  “娘……”梅寒香看向柳翠枝,想向她救助。

  柳翠枝心里也怕真的请了郎中揭穿了梅寒香,这个成翼当真要她们赔偿。

  她看向成翼笑了起来,道:“成公子息怒。不如,我们两边都让一步。你就用这玉佩赔偿了我家丫头,如何?”

  “不行!”梅友才在一边叫了起来:“我的宝贝闺女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能只拿一块玉佩就算赔偿?她今后若是寻不到好归宿,岂不是因你耽误了她一辈子?”

  “大叔,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劝你不要把事情闹大。否则……”成翼说到这,故意卖起了关子。

  “否则什么?”梅友才哼哼道:“你撞了人,还想在我们锦鲤村耍横的不成?”

  “你完全可以试试。”成翼冷哼道。

  梅寒香和柳翠枝看着成翼沉下来的脸色,知道这次因梅友才的搅和,完全不可能再促成这份好姻缘。

  若是再让他搅和下去,说不定,一钱银子都捞不着,还要赔上些银子才行。

  毕竟,成翼那边,不要说他和那个车夫的伤,就是那驾马车,她们也赔不起。

  “爹,我没事了。你就不要再说了行不行啊?”梅寒香快步跑到梅友才身边,想要把他拉开。

  梅友才看着梅寒香,疑惑道:“闺女,你的腿……真的没事了?”

  “没事了、没事了。你来了半天也累了,去屋里歇着吧。”梅寒香边说着边向柳翠枝使眼色,想要叫她把梅友才带走。

  梅友才被梅寒香推着走了好几步,突然明白了过来。

  敢情这丫头一直在装着腿被撞得很严重啊。她也不提前和他通个气,害得他在这位公子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

  若是早就知道她是装的,他也不会是这种操作了啊。

  原本以为他们这边占了理的,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没理的了。

  若是普通一点的人,他还可以没理也要扯出几分理来。可眼前这个人,显然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梅友才看了眼成翼,本能地想要找个地方先躲躲。

  人家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若是这小子真的较真要赔偿,他可拿不出银子来。

  “哎呀,说了半天,这口也渴了。寒香哪,我先去屋里喝口水。”梅友才说完,转身向着主屋的方向走去。

  “姐姐,梅大叔怎么朝着主屋走来了?”木安楠瞪着眼睛从窗户缝往外看。

  “唉。想躲着的,还是躲不掉啊。”木紫鸢叹了口气。

  “我们不开门不就行了。”木安楠有点不情愿地说。

  “算了。早晚还是得见的。”木紫鸢说着,上前拉开了主屋的门。

  木安楠叹了口气,站在木紫鸢身后摇了摇头。

  木紫鸢站在主屋门口,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用着嘲弄的语气对正要伸手拉门的梅友才说:“梅大叔这是要进我的屋子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