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09章 不会和你说道理
  梅寒香听到柳翠枝提议要把她代替木紫鸢嫁给木家兴的世侄,脸颊瞬间飞上红晕,眼神含羞地晃了晃身子,小声道:“娘,羞死人了。哪有女方家主动去说亲的。”

  “哎呀,紫鸢不愿意,也不能让你大伯父白跑一趟不是?”柳翠枝对梅寒香使了个眼色,转身对着木家兴小心地试探:“大哥,你看看,寒香也到了该婚配的年纪,是不是也可以考虑考虑她?”

  “娘之前不是和那个成公子说过,寒香姐姐已有很多大户人家都来说亲的吗?怎么又看上大伯父为紫鸢姐姐说的亲事?”木安楠一脸不解地问。

  “你这孩子,乱说什么呢?你寒香姐姐哪有说什么亲事?”柳翠枝忙把木安楠拉到一边,又转身讨好地看向木家兴:“大哥,这小子满嘴谎话惯了,从来没一句实话。我家寒香根本没说亲。”

  “好了。”木家兴又看了眼梅寒香,道:“也不是我不愿意帮寒香说这亲事。”

  他顿了下,有些为难地说:“只是,我那朋友指定要和我们木家结亲。他们家要娶的,是姓木的丫头。你这丫头……”

  柳翠枝一愣,脸色难看起来。

  “大哥,若是真的能和你那朋友家结亲,我……我可以让寒香跟着你们家姓……”

  “你可愿意跟着我们木家姓?”木家兴看向梅寒香。

  梅寒香犹豫地看了看柳翠枝,又看了看木家兴,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柳翠枝见梅寒香半天没吭声,急得冲着她低声叫了起来。

  “你这丫头,不就是一个姓么?若是你大伯父可以帮你说门好亲事,你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娘……我怕爹爹知道了,会揍人……”梅寒香想到梅友才的拳头,眼神瑟缩了一下。

  柳翠枝一愣。她刚才只想着要攀上这门亲事,倒是没有考虑到梅友才那一块。

  若是被他知道她自作主张地改了梅寒香的姓,肯定饶不了她。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失啊。

  她们家是一点家底也没有,还欠了一大堆的外债。若是现在攀上了这门亲事,很可能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怕他做什么?”柳翠枝嘴硬地说:“我都带着你改嫁给了木家旺,你就应该跟着你的新爹爹姓。你爹就算是说到天边去,我也占着理。”

  “可是,爹爹不会和你说道理,只会对你动拳头。”梅寒香小声提醒道。

  “弟妹,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寒香就算是改了姓,也是入不了我们木家的族谱的。”

  木家兴原本就不想帮着柳翠枝说这门亲事,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拒绝。现在,他见柳翠枝开始犹豫,正好可以打消她的念头。

  “我刚才来时,好像还看到寒香她爹从你这离开。你将来会不会再和他一块过日子,这可说不准啊。”

  “我死也不会回头再去和他复合。”柳翠枝咬牙发誓。

  “就算如此,你为寒香丫头改姓,也要经她爹同意吧?”木家兴严肃地看向柳翠枝,提醒道:“免得他之后知道了,闹腾起来,我们大家的颜面都不好看。”

  “大哥,按理,我嫁了家旺,就是你们木家的人了。家旺接受了寒香,把她当女儿看待。而寒香也是叫他爹爹的。当时我就想着让寒香跟着家旺姓了。只是,顾及梅友才的面子,才没有让寒香立马改了姓。”

  “家旺当初也同意寒香改成木姓?”木家兴问。

  “当然了。”柳翠枝看了眼木安楠,道:“他从外面捡个野种回来,都让他跟着他姓。我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我的女儿怎么就不能跟着木家姓了?”

  木家兴见柳翠枝一心要给梅寒香改姓,也不好再说什么。

  人家想要女儿姓什么,他还没那个权力去管那么多。

  “寒香丫头,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愿不愿意改做我们木姓?”木家兴看向梅寒香。

  柳翠枝怕梅寒香拒绝改姓,忙对着木家兴笑了笑后,把梅寒香拉到了旁边,又开始做起了她的思想工作。

  “寒香,你想想,只要改了姓,就等于和你那爱揍人的爹脱了关系。而且,你大伯父还能帮你寻个好婆家。将来,你过上了好日子,就能感觉到姓什么真的不重要。”

  “娘,只要改了姓,就真的能寻到好婆家?”梅寒香还是不放心地问。

  “你大伯父不是说了嘛,原本讲给木紫鸢的那户人家,就是要娶个姓木的。你想想,他们家在锦鲤镇上。你也知道,在镇子上总比我们这个穷山沟要好百倍吧?”

  “好……”梅寒香咬了咬嘴唇,犹豫着点头:“好吧……我……”

  木紫鸢见梅寒香点头,露出嘲弄的笑容:“娘,你还不了解大伯父说的人家是怎么样的背景,就这么急着为寒香妹妹改姓了?我可记得寒香妹妹说过,不稀罕跟着我家姓木的呢。”

  “对。我也记得寒香姐姐说过这话。”木安附和道。

  “我怎么不记得寒香说过这话?”柳翠枝瞪着眼睛,道:“就算她真的说过这话,现在反悔了不行吗?”

  木紫鸢拍了拍木安楠的肩膀,道:“安楠,姓木的又不是只有我们。娘想让寒香妹妹姓什么,还不是她说了算?将来她若是再改嫁,也可以带着寒香妹妹再改一次姓。”

  “嗯。”木安楠点头。

  “寒香,从现在起,你就不再叫梅寒香。你要记住,你现在姓木,叫木寒香。”柳翠枝叮嘱道。

  “木寒香……”木紫鸢的眼神突然变得幽暗。

  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她就感觉她又回到了那个废弃的建筑物里,被木含香折磨而死。她仿佛又看到那群硕大的老鼠在啃噬着她的身体。

  一股恨意从木紫鸢的心底升起,让她的情绪处于发狂的边缘。

  “木寒香……木含香……”木紫鸢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名字。

  木紫鸢快速走到梅寒香的面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抓住她的衣领,冷彻的眸子像要变成两把利刃,直直地刺向她。

  梅寒香打了个寒颤,哆嗦了一下,颤声问:“木紫鸢,你……你要干什么?”
    絮自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