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13章 摆脱这两个累赘
  柳翠枝听了梅寒香的话,好笑地看向她:“陌生人?这世上又有几个姑娘嫁人是嫁给熟人的?还不都是陌生人?”

  “可我心里真正想的,还是成公子……”梅寒香想到成翼,脸颊又红了起来。

  “他?今天之前,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他不也算是陌生人?”

  “那不同。我头一天就见过他了。我就是看上他了。”梅寒香噘起了嘴。

  “可人家看上的是木紫鸢啊。”柳翠枝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娘,我有个想法。”梅寒香凑近柳翠枝,小声地在她耳边嘀咕了起来。

  “这……”柳翠枝狐疑地看向梅寒香:“这能行吗?”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能成功呢?”梅寒香的眼睛眯了起来。

  “可是,若是之后被成公子发现我们骗了他,他可饶不了我们。”柳翠枝摇头:“寒香啊,我们还是不冒那个险了。你就安心等着大伯父帮你说个好人家吧。”

  “娘,你真的以为大伯父会帮我说个好人家吗?”梅寒香噘着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他答应我的,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娘,他若是真心想为我说婆家,就不会变着法子说要我改姓了。你看不出来,他那是在敷衍我们吗?”

  “敷衍我们?”柳翠枝把刚才的事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发现木家兴还真有可能是梅寒香说的那样,在敷衍她们。

  柳翠枝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愤恨地骂了起来。

  “呸!他们木家人真不是东西。老的是个骗子。小的是个疯子。全家都找不出一个正常人。”

  “所以,娘就不要想着靠大伯父帮忙了。我自己的幸福,我要自己去谋取。我就不信了,生米煮成了熟饭,成公子还能不认账了。”梅寒香哼哼道。

  “丫头,我不反对你想嫁成公子。但是,拿自个的清白去赌,还是太冒险了。”柳翠枝摇头,不太赞同梅寒香的想法。

  “娘,你就是太小心谨慎了。若是不冒险,哪能有今后的好日子?”梅寒香满不在乎地说。

  “寒香,你还年轻,很多事都不懂。若是将来后悔了,可就找不回来了。”

  “娘,你放心。我也就是说说,不会真的搭上自己的清白。我听说,可以买到药,让人昏睡的。到时,再……”

  “行了。”柳翠枝打断梅寒香的话,狐疑地看向她:“你从哪知道的这些东西?”

  “还不是你有次和狗剩他娘聊天时,我在旁边听到的。”梅寒香撇了撇嘴,继续道:“许你们大人能做那事,我就不能了?”

  柳翠枝愣住,努力回想了会,还真想起她当年第一次改嫁时,的确和狗剩娘说过这事。不过,她可没那么做过啊。她说这事时,是闲话别人,纯属八卦的。

  没想到,那时那么小的梅寒香却记住了这事。

  “寒香,我可不许你干这蠢事。听到没有?就算清白还在,别人若知道你嫁过人,你就别想再找个好人家了。这辈子,可能还不如娘。”柳翠枝急切地看向梅寒香,一定要打消她这危险的想法。

  “知道了。”梅寒香的眼神闪了闪,继续道:“娘,不管怎么说,成公子这边,我还是想试试。说不定就成了呢?这多好的机会啊。以后,肯定就没有这种机会了。”

  柳翠枝的眼神暗了下来,没有再说话。

  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只要操作得当,说不定,还真能成事。

  就怕万一失手,梅寒香就成了整个锦鲤村的笑柄,若想再说个好婆家,这方圆百里,可能都没人敢要了。

  这个代价似乎又大了些。

  “娘,你放心吧。我会成功的。”梅寒香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你之前不是帮我去求过签的吗?那上面不是说了,我将来会嫁个如意郎君,过少奶奶的生活吗?”

  “嗯……”柳翠枝默默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娘,这事吧,还得你从中间把控着。我们只要配合的好,你到时候只要支开木紫鸢,我代替了她,盖头一盖,谁能想到人被换了呢?”

  “可是,盖头揭了后,不就露馅了?”柳翠枝不放心地道。

  “放心。我自有主张。”梅寒香一脸算计的诡笑了起来。

  “娘,等我将来嫁了如意郎君,就永远也不要再和木紫鸢他们往来。”

  “当然。我早就想摆脱这两个累赘了。”柳翠枝附和道。

  “那娘还犹豫什么?就按我的主意做,不就能早点摆脱他们了?”梅寒香劝说道。

  “那就……按你的主意做?”柳翠枝看向梅寒香,心里有了松动。

  母女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咧嘴笑了起来。就好似她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似的。

  “娘,你明天就去锦鲤镇上的‘成记’药材铺子里找成公子,跟他说木紫鸢答应嫁给他了。叫他赶紧的过来提亲。若是晚了,说不定就要被大伯父做主嫁给他的世侄了。”

  “好。”柳翠枝点头:“你和我一道过去,借的银子还剩下些,娘帮你买些嫁妆。”

  “娘,你对我真好。”梅寒香一脸惊喜的模样上前挽住柳翠枝的胳膊。

  “傻丫头,你是我亲生女儿,我不为你还为谁?木紫鸢吗?哼!她只有羡慕的份。谁叫她亲娘生了她就扔下她跑了呢。”

  “她娘生下她就跑了?”梅寒香有些意外。

  “我还以为,她娘生下她后死了呢。娘,她娘怎么就跑了呢?”

  柳翠枝往主屋的方向看了一眼,撇了撇嘴:“谁知道啊。她爹没提过这事。我还是听村子里其他人说的。不过,听说她娘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跟着她爹那种人过苦日子?”

  “娘,那你当初为何要嫁给她爹?”梅寒香不解。

  “原本听说她爹会手艺,可以挣不少银子。刚嫁过来那两年,她爹没生病时,那日子的确比跟着你爹好多了。可谁想,她爹是个短命鬼,没多久就生病去世了。”

  提到木紫鸢的爹,柳翠枝回想起当初木家旺积攒了一笔银子,正准备将这几间茅屋翻盖一番,就得了重病。

  若不是她一夜之间将那些银子在村子里的小赌坊里输了个干净,有银子给他治病,或许他就不会死。

  现在想想,她真是手背啊。

  本想着赢些银子的,谁知道能全输了呢?

  若是没去赌,就有足够的银子给木家旺治病。他也就不会因病而死。若是他当初没死,凭着他的手艺,现在家里就不会过成这般光景了。

  柳翠枝叹了口气,有点悔不当初。

  现在,只能盼着梅寒香能顺利嫁给那个成公子,她的后半生可能还有些盼头。

  若是失败,不光是成公子这些赔偿金,就是杨彪那一百两银子就够要了她的命。

  “寒香,这事,真的能成功吧?”柳翠枝放心不下地看向梅寒香。

  “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把所有的细节都想清楚了。只要能进了洞房,后面的事,就看我的了。”

  ……

  天刚亮,陈悟就赶着木紫鸢叫他新买的驴车到了锦鲤村约定的地点。

  他把车赶到村北通往山脚的路上没多久,远远地看到一个女孩等在一棵歪脖子树下。

  “姑娘,你……”陈悟看着眼前一脸暗红胎记的女孩,指了指周围,问:“你有没有看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其他人?”木紫鸢好笑地看着陈悟,点头:“有啊。”

  陈悟一喜,忙问:“在哪呢?”

  木紫鸢指了指陈悟,笑嘻嘻地道:“不就在我眼前站着呢吗?”

  陈悟一愣,脸红了起来。有种被眼前的丫头捉弄了的感觉。

  “姑娘,别逗了。我说的其他人,是指除了我们俩之外的人。”

  木紫鸢没见到陈悟眼中像是其他人一般露出嫌恶的神色,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加深了几分。

  “你想找的是什么样的人?”木紫鸢明知故问。

  “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姓木的姑娘。她叫我来这里等她。”

  “哦。”木紫鸢点头,道:“她不会来了。”

  “啊?”陈悟瞪大眼睛,疑惑地问:“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来?是她叫我来这里运东西去锦鲤镇上的。”

  “呶,货在这里。你往车上搬吧。”木紫鸢指了指地上的几个大篓子。

  陈悟看了眼堆在地上的篓子,又抬眼看向木紫鸢,问:“木姑娘呢?她为何不来?她不跟我去送货吗?”

  “非得她跟着才行吗?”木紫鸢笑笑地看向陈悟:“我就不能跟过去吗?”

  “你?”陈悟上下打量了木紫鸢。

  这丫头除了脸上的胎记,就连声音都和木姑娘很相像呢。

  “怎么?”木紫鸢有点不悦地瞪起了眼。

  就算她现在长相不好看,也不能这么毫无避讳地盯着她看吧?

  “你和木姑娘还真像。”陈悟打量了半天,笑了起来。

  “像?”木紫鸢一愣,抬手摸向脸,心里疑惑起来。

  难道她的脸上的胎记快消失了吗?今天因为不是从灵仙山直接去锦鲤镇上,她特别多摘了些可以改变容貌的花涂在脸上,就是怕半途变了回来。

  “我哪里和她像了?你这是在讥讽我吗?她那么好看。而我,人人都叫我是丑八怪的。”木紫鸢故意装作很难过的模样转过身。
    絮自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