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14章 晚上回来做恶梦
  陈悟见他的意思被这姑娘误会,惹得这姑娘的伤心难过。他的心里一下子慌了起来。

  他连忙摆手:“不、不。姑娘别误会。我不是你想的要嘲笑于你。我说的像,是指你们两人给我的感觉很像。和相貌无关。”

  木紫鸢偷偷笑了起来,耸动的肩膀让陈悟以为她在哭。当下,他更是手足无措起来。

  “姑娘,我真的没有嘲笑你的意思。”陈悟想伸手拍拍木紫鸢的肩膀安慰她,却感觉随便触碰她有点对她不敬。

  “姑娘,你别哭啊。我……我错了。你说说,怎么罚我,你才会高兴吧?”

  木紫鸢转过身来,噘着嘴,一脸委屈地问:“当真要我惩罚你?”

  陈悟看着眼前布满暗红色胎记的脸,不再回避,直视着木紫鸢:“当真。”

  木紫鸢灵动的大眼转了转:“我要你请我吃大餐。听说锦鲤镇上‘李永饭馆’里的招牌菜很好吃。我还没吃过招牌菜。我要你请我吃。”

  “啊?”陈悟的表情垮了下来,哭丧着脸问:“姑娘,能不能换个别的惩罚?”

  “怎么?舍不得银子啊?”木紫鸢眨着大眼,看向陈悟。

  陈悟挠了挠头,纠结了半天,道:“‘李记饭馆’里的招牌菜,一道就要十几两银子。我身上没那么多银子。”

  “今天跑这一趟,不就有了。”木紫鸢笑嘻嘻地看向陈悟。

  陈悟一愣,道:“姑娘,我总不能只点一道菜吧。要不,等我多跑几趟,挣够了银子,再请你好不好?”

  木紫鸢看着陈悟,知道他并不是想逃避请客,就点了头,道:“好吧。等你攒够了银子,可别忘了请我去‘李记饭馆’吃招牌菜。”

  陈悟点头。指了指那些篓子,问:“就是这些东西要运往锦鲤镇上?”

  木紫鸢点了点头,指挥陈悟将几篓药草和一篓山珍外加一篓野果都搬上了驴车。

  “姑娘,这个季节,这山里怎么会有这些新鲜的东西?”陈悟看着自行坐到驴车上的木紫鸢,又看了看那几篓东西,不解地问。

  木紫鸢的眼珠转了转,摇头道:“陈大哥,这个嘛,也不是我弄的。我只负责和你送货,不管它们是从哪弄来的。”

  她怕陈悟再继续问下去,催促道:“陈大哥,太阳都升起来了,我们得快点。否则,我晚上可赶不回来了。”

  “好。”陈悟心里想着这丫头可能也是木紫鸢雇来的,应该就像她说的,她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坐到赶车的位置,扬鞭赶着驴车往锦鲤镇的方向驶去。

  两人刚刚上了出村子的路面,就看到柳翠枝和梅寒香穿着她们最好的衣裳等在村口。

  木紫鸢暗自皱眉。

  她们这是要去哪?看她们等的地方,应该是等小五哥的牛车去锦鲤镇上吧。

  “娘,快看,有驴车。”梅寒香眼尖地看到之前送木紫鸢回来的那个男人赶着驴车上了出村子的路。

  “驴车?”柳翠枝顺着梅寒香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个相貌不俗年轻后生赶着驴车正向着她们的方向驶来。

  只是,他旁边的那个刚刚抬了一下头的丫头,可真不敢直视。那脸上的暗红胎记实在是太丑了。

  “那男人就是之前送木紫鸢和木安楠回来的人。”梅寒香两只眼睛盯着越来越近的驴车,道:“娘,不如,我们上前让他顺带我们去锦鲤镇?”

  柳翠枝摸了摸兜里所剩不多的银子,犹豫道:“你确定?要对着车上那丫头一路,我怕晚上回来做恶梦。”

  梅寒香疑惑地看向坐在陈悟边上的木紫鸢。只是,她此时正低着头,没有看到她究竟长什么样。

  “而且,坐这车,恐怕要不少银子吧?”柳翠枝道。

  梅寒香看向柳翠枝一直放在装银子的衣兜里的手,心里明白过来。

  她娘实际上不是怕那丫头,而是心疼银子。

  “木紫鸢能坐,我们就不能坐了?”梅寒香心里有点不高兴起来,哼哼道:“我和他好好说说。说不定,还能免了我们的银子呢。”

  “那……”柳翠枝点了点头:“那就先问问要多少银子。若是价格和小五的牛车差不了多少,我们就搭这驴车。”

  “嗯。”梅寒香见柳翠枝同意,脸上立马多云转晴。

  “陈大哥,待会前面的两人若是要搭乘我们的驴车,你就要她们十两银子一个人。这乘车的银子,你就自个收着。”

  陈悟听了木紫鸢的话,犹豫地说:“这不太好吧。我是拿了工钱的,若是用木姑娘买的驴车接私活,被她知道了,恐怕会不高兴的啊。”

  他看了看坐在他旁边刻意低着头的木紫鸢,继续道:“你就不要出这馊主意了。这话我就当你没说过。今后,也不要再说了。若是让木姑娘知道了,她肯定会以为我们在占她的便宜。”。

  陈悟顿了下,又说道:“我们帮人做事,就要讲个信用。不好拿人家的东西赚自己的私房钱的。”

  木紫鸢眼神发亮,心下大喜。赞赏地看了陈悟一眼。

  没想到,一顿饭居然捡到了这么一个忠心为她的雇工。

  “陈大哥,我不是让你接私活,是她们总是欺负木姑娘,不想让你载她们。”

  陈悟听了这话,眉头蹙了起来。

  他疑惑地问:“她们怎么会欺负木姑娘?”

  “她们是木姑娘的后娘和后娘带来的女儿。她们经常欺负木姑娘的。我们当然不能带她们一程了。但是,要让她们打消坐这驴车的念头,就要把价格要的高高的。”

  陈悟听了木紫鸢这样说,点了点头:“嗯。我想起来了。那姑娘我见过。我送木姑娘和她弟弟回来时,她似乎很难讲话的样子。”

  “对。木姑娘在家里从小就是被她们欺负的。”木紫鸢用力点头。

  陈悟一听木紫鸢从小被那两人欺负,心里顿时对柳翠枝和梅寒香有了不好的印象。

  好歹人家木姑娘也喊他一声哥。妹妹被那两个人欺负,当哥哥的哪能坐视不理?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