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18章 打什么歪主意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梅寒香之前看到木紫鸢带着木安楠坐着这驾驴车回来时,就很羡慕他们有银子雇驴车。当时就想坐上去绕着锦鲤村转一圈显摆显摆。

  现在,怎么的也要感受一下坐驴车到底有什么不同,也要让那些同村人羡慕一番。

  “那就把车费付了。我们好赶路。”木紫鸢笑嘻嘻地看向柳翠枝并向她伸出手掌。

  “娘,快点付银子啊。”梅寒香拉了拉柳翠枝的衣袖催促道。

  柳翠枝一脸的为难。心里有点埋怨起梅寒香的不懂事。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家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光景吗?

  她难道不知道家里仅有的银子是从杨彪那里借的高利贷吗?

  她难道不知道,若是还不了银子,很可能要拿她去抵债吗?

  这丫头怎么这么不能体谅家里的难处呢?

  “寒香,这些银子是要帮你买嫁妆的。现在坐车用了,我拿什么给你买嫁妆啊?”柳翠枝靠近梅寒香再次提醒道。

  梅寒香看了眼陈悟和木紫鸢,推着柳翠枝往驴车边上挪挪,在柳翠枝耳边嘀咕道:“娘,我不是说了嘛,等我们告诉成公子说木紫鸢同意嫁给他,还怕从他那弄不到银子?”

  “万一他不给呢?”柳翠枝心里没底。

  “他要是不给,我们就说这是木紫鸢要的。他想和木紫鸢成事,敢不给银子?到时,他讨好我们还来不及呢。”

  “可坐这驴车也太贵了。我们两人坐一次就要二十两银子。这么多的银子,都够帮你置办很多嫁妆了。”柳翠枝还是舍不得地在衣兜里紧紧攥着所剩不多的银子。

  “这还叫多啊?”梅寒香看向柳翠枝,道:“等我的计划成功,我就叫成公子给你置办一驾马车。那可要好几千两银子呢。”

  “寒香,算了吧。我们还是坐牛车吧?”柳翠枝对着梅寒香商量着。

  梅寒香的脸色黑了下来,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人。

  这多丢人啊。她们刚才还神气活现地上了驴车,现在因为没银子被赶下去要回去坐牛车,今后还不被人笑话死?

  不行。就算是赖的,也不要现在下去坐牛车。

  陈悟有点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中的鞭子:“赶紧的,有银子付银子,没银子就下车。”

  梅寒香见陈悟真的要赶她们下车,对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伸手想要拉住他。

  陈悟躲开梅寒香伸向她的手,哼了哼,叱道:“干嘛?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你一个姑娘家,对男子动手动脚的像什么样!”

  梅寒香尴尬地收回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角,面色赤红地咬了咬唇。

  “没看出来啊,这柳翠枝的丫头这么放得开。对一个陌生男子都这样动手动脚的。”有人低声嗤笑。

  “呵呵。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一个村妇嗤笑了一声:“她娘跟了好几个男人。她的丫头看着也学会了啊。”

  “这算什么啊?”另一人道:“昨日我还看到她被一个公子掺着,整个身体都靠着人家走路的呢。当时那个表情啊……别提多享受了。”

  周围的人听了那人的话,纷纷掩嘴偷笑起来。

  柳翠枝听了村里人的话,拉下脸,对着刚才的人反击道:“你这家伙知道什么就乱说话?我家寒香昨个被人家马车撞了,不能走路。人家不扶着,她怎么回家?”

  “哟,那是扶着吗?”被反击的人意味深长地看向梅寒香:“到底是什么情况,可不止我一个人看到。”

  那人一说,周围顿时有人点头表示也看到了当时的情景。

  “去、去、去。没事乱嚼舌根,当心下地狱被拔舌!”柳翠枝唬着脸,冲着那些人呵斥道。

  一个长相有些猥琐的年轻后生的眼睛盯着满脸红晕的梅寒香,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哎呀,她娘好歹都是明媒正娶的。她啊,恐怕不用娶就……”猥琐后生小声地对着他身边皮肤黝黑的后生说道。

  “你小子,该不会是想打什么歪主意了吧?”皮肤黝黑的后生推了推猥琐后生,取笑道。

  他们这些年轻后生们在一起时,就喜欢讨论哪家姑娘长得漂亮,哪个小媳妇最有韵味,哪个小丫头好骗之类的话题。

  现在,看到梅寒香一直缠着赶驴车的小哥,心里早就痒痒的想变成那个小哥,也被这水嫩嫩的丫头主动投怀送抱。

  “不行么?这种丫头,只要有银子,有好处,一勾一个准。”猥琐后生很有经验地对着刚才的后生小声道:“到时,咱们哥俩一起?”

  皮肤黝黑的后生双眼放光地盯着梅寒香半晌,吞了口口水,纠结了半天,还是摇头:“还是算了。她爹挺厉害的。我不想找麻烦。”

  “胆小鬼。”猥琐后生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只直直地盯着梅寒香,脑中想象着一些令他血脉喷张的画面。

  梅寒香此时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免得被村里人继续议论。

  她看向陈悟,脸上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娇滴滴地道:“大哥,就带我们一道吧。反正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相同的。再说了,我在路上陪着你说说话,总比对着丑八怪心情要好些吧?”

  陈悟听梅寒香又拿木紫鸢说事,黑着脸冷声道:“我说你这姑娘怎么回事?听不懂人话怎么的?有银子就坐车,没银子就下去。还真当自个是天仙哪?”

  梅寒香听了陈悟的话,就算她的脸皮再厚,此时也胀得通红,咬着嘴唇,双眼瞬间涌上泪水。

  “哎呀,陈大哥,看看,人家委屈了呢。你也要懂得怜香惜玉啊。”木紫鸢笑嘻嘻地说。

  陈悟瞥了眼梅寒香,哼哼道:“她有什么可委屈的?”

  “她都要被你说哭了啊。”木紫鸢眨了眨眼睛。

  陈悟看了眼木紫鸢,叹了口气。

  “要说委屈,你才该感到委屈吧?人家那么说你,你还笑得出来。”

  他说完,又看向柳翠枝和梅寒香,冷着脸道:“你们到底下不下去?还赖上我们不成?”

  猥琐后生看到陈悟冷着脸赶人,一脸不解地跟皮肤黝黑的后生道:“那小哥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放着梅寒香不要,偏对一个丑八怪上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