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妈咪V5:扑倒傲娇爹地 > 第282章 伊婷,你恨我吗?
  轮椅比较宽,他刚好停的偏路中间,梁思婷摇摇晃晃到他面前,身上香水味和酒味混合仿佛空气中都充斥了诱惑。

  “废物,你挡了本小姐的路了,滚开。”

  “那么宽的路,你不会绕过去吗?”

  宫御玦慢慢啜了口杯中酒,优雅的动作仿佛他并不是个残废,而是个矜贵的王子。

  “让本小姐绕过去?”

  梁思婷黛眉微蹙,迷醉的美眸浮现一丝怒气。

  啪——

  她抬手将宫御玦手里的酒杯打飞摔在地上,精致的妆容也因为她嫌恶嘲讽的表情变得丑陋。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让我绕过去,你现在就是个低级恶心的废物,在我们家连条狗都不如,好狗不挡道,你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下三滥,废物,渣子,看着你都想吐,你让我绕道?”

  梁思婷抬脚踹在宫御玦腿上,又朝他吐了一口唾沫。

  宫御玦被骂被侮辱,不悲不怒,在梁思婷看来他就是怂了,更加肆无忌惮地羞辱他。

  “你说你这样的废物,垃圾,你怎么还有脸活着?撒泡尿把自己淹死不好吗,免得恶心别人,你还恬不知耻入赘到我们梁家,你配吗,你连当我们梁家的一条狗都不配,狗还会叫两声,你就只会恶心人。”

  “赶紧给我让开,别逼我让你把你扔出去,狗东西。”

  宫御玦什么也没说,转动轮椅靠边让开了道路。

  “嘁,呸!”

  梁思婷又吐了他一口,翻着醉蒙蒙的白眼回去了自己房间。

  宫御玦看着房门嘭的关上,这才摸了把梁思婷吐在他脸上的口水,眸海一层黑暗。

  回到房间梁思婷进浴室洗澡,氤氲的水花浇在她泛红的皮肤上,宛若玫瑰般娇艳。

  脑袋晕晕沉沉,迷迷糊糊洗完澡她关了蓬头,半眯着眼将头发吹干,赤着身出来直接躺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完全没有留意空气中怪异的香味儿,还有角落那双如狼似虎的眼睛,将她曼妙的身姿尽收眼底。

  睡着睡着,梁思婷感觉口干舌燥,身体也越来越可热,她想起来去喝杯水,挣扎了两下突然发现不对劲。

  她猛地睁开眼睛,果然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着,然后看到了床边那个男人正悠然地品着红酒。

  “啊——啊啊啊——”

  她的嘴里没有东西,但莫名其妙说不出话来,发出的声音也小的可怜,而且带着说不出的媚气。

  梁思婷心里害怕极了,也更加愤怒,妖娆的大眼睛瞪着宫御玦,手脚也挣扎。

  她在命令他把她松开,她在威胁他要让他好看。

  宫御玦喝光杯中酒,又倒了一杯,这次没有喝掉,而是慢慢地举起来,一点点倾斜,殷红的的液体如注浇在梁思婷绯红的肌肤上。

  “啊啊啊……啊啊……”

  梁思婷想让他住手,想骂他,想让他死,可她脸上的神情又露出了一丝享受,酒水浇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你说的对,我是废物,我猪狗不如,但是你没想到我会让你这么舒服吧。”

  “你说的对,我不是狗也不会叫,既然你说我恶心,那一会儿我就让你看看,你是怎么求着我这么恶心的废物来满足你的,听着是不是很刺激,梁大小姐?”

  宫御玦笑的邪恶,就像一只来自地狱的魔鬼,吐着鲜红嗜血的舌头。

  感觉着自己身体的异样,梁思婷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害怕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但是她没有一点办法。

  她后悔,后悔不该招惹宫御玦这个恶魔,可现在后悔已经为时晚矣,前面等待她的即将是无底的深渊。

  整整一夜,梁家没有人知道梁思婷房间发生了什么,直到天亮的时候梁思婷如同破败的玫瑰花瘫在床上。

  她的身上到处是青青紫紫的痕迹,纯白的床单上血迹斑斑。

  这一夜她遭到了无法想象的折磨,眼睛呆滞地望着屋顶,绝望的泪水从眼角无声滚落。

  然而这一夜梁伊婷却睡的格外沉稳,只有在醒来的时候看到床边的宫御玦吓了一大跳。

  “你,你这么早起来啦。”

  梁伊婷很怕宫御玦,从一开始被威胁的害怕,到后来被折磨的害怕。

  宫御玦笑笑,答非所问,“伊婷,你恨我吗?”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梁伊婷本能地以为自己又有什么地方惹他生气了,急忙爬起来跪在床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做错了什么我马上改。”

  宫御玦舔了舔上牙槽,这女人怕他是怕到骨子里去了,那昨天为什么还那么维护他。

  “起床吧,打扮的漂亮些,爸说说你大伯一家今天会到,别让他们看到你现在这样的表情。”

  宫御玦操控着轮椅出了房间,梁伊婷余惊未定,还有点不敢相信他就这么放过她了。

  可是她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做什么惹他生气。

  梁祁峰去国外执行任务去了三个月,昨天才回来,并且获得了一个月的假期。

  听说梁伊婷和宫御玦过几天要结婚,他都没来得及好好休息立刻定了第二天的机票,一家人来到京城。

  “我不同意这门婚事,马上取消。”

  梁祁峰从来都是冷静自持的人,这么强言厉色的反对一件事还是第一次。

  “祁峰,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伊婷和御玦是真心相爱的,孩子都有了,就祝福他们吧。”

  梁父无奈地劝着,要是能有转圜的余地哪能有这门婚事,不是被迫无奈嘛。

  “孩子有了我们梁家又不是养不起,我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相爱,他们就是不能结婚,我不允许伊婷嫁给他。”

  梁祁峰指着轮椅上的宫御玦的鼻子,脖颈大筋迸现,怒不可遏。

  别人不知道宫御玦和梁伊婷的事,但他知道,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嫁给一个人渣?

  梁大伯也脸色不快,沉声开口道,“这件事确实太仓促了,还是缓缓再说吧。”

  梁妈妈哀婉地叹了一口气,语气是恨铁不成钢,“能说的能劝的我们都说都劝了,伊婷可是我们家的宝贝疙瘩呀,怎么嫁给这儿一个……”

  她看着残废的宫御玦,实在是气的不知怎么形容他一般。

  痛心疾首道,“可是伊婷这丫头太不听话了,居然以死相逼威胁我们,只不是没办法只能听了她的。”

  “伊婷,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啊,你要嫁给一个残废?你后半辈子的幸福都不要了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