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眼看他高楼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net
  周帝立三皇子为太子的想法,其实是深思熟虑的。

  太子的母族不可太强大,否则会母族干政。

  老六的舅舅有兵权,而老三的母族王家则弱势许多。

  若是老六登基,他的母族会自恃自己的功劳,钳制帝皇。

  若是老三登基,他的母族则会依附老三,尽心尽力辅佐。

  老三在没有母族式微的情况下还能坐稳皇位,那也是他的能力了。

  就老三吧。

  翌日,立三皇子赵殊为太子的圣旨便下下去了。

  由钦天监选择吉日,礼部主持,在祈安台举行太子册封大典。

  册封之后,赵殊便是名正言顺的大周太子了。

  圣旨一下,几家欢喜几家愁。

  储月宫。

  王贵妃雍容的脸上满是惊喜。

  房间的门紧紧闭着,她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住地踱步。

  “这是真的吗?本宫不是在做梦吧?”王贵妃的语气难掩激动。

  “娘娘,这是真的,陛下的圣旨都下来了。”伺候她多年的老嬷嬷道。

  “太好了太好了,这一天本宫终于等到了。”王贵妃激动地眼眶红了。

  她的儿子,将被封为太子了啊。

  她争了大半辈子,不就为了争这个吗?

  她做了那么多,手染鲜血,就是为了这一天啊。

  等她儿子做了皇帝,她将是整个大周最尊贵的女人!

  王贵妃在椅子上坐下,撑着脑袋,满脸笑意,陷入了回忆里。

  她想起她刚入宫的时候,她母族衰微,入宫后也只得了个美人品级。

  她还记得,去见皇后时的光景,那雍容华贵的女人,坐在首位,那么美,那么高不可攀。

  大家都知道,皇后的母族是萧家,她是萧家的女儿,是西北的明珠,她不需要参加选秀,皇帝直接以皇后的位置,将她迎入宫。她一来,便是整个后宫最尊贵的女人,得到皇帝的盛宠。

  后来,她生下皇长子。

  皇长子一出生,便是太子。

  小太子虎头虎脑的,可爱又聪慧。

  彼时,多少人艳羡她。

  她也羡慕极了。

  谁能想到,三十年后,物是人非,却是这般光景。

  萧家成了禁忌,无人敢提,萧皇后也化为黄土,所有荣宠,都成了过眼云烟。

  她成了贵妃,她的儿子也将成太子。

  王贵妃一点也没后悔当初做得那件事。

  萧家,纵然是将门世家如何,雄兵几十万又如何?

  还不是败给了她们王家?

  她很庆幸,她抓住了那个机会,才有了今日。

  王贵妃想着,心中格外得意,捂着唇轻笑了起来。

  “娘娘,唐妃、秦妃、李婕妤几人都来恭喜娘娘了。”宫女禀报道。

  这几人,都是见证自己从小小的美人,如何爬到贵妃的位置,又如何有了今天的。

  王贵妃坐直了身体,下巴微微抬起,一股贵气和威严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宣!”

  ……

  睿王府。

  宣读圣旨的公公已经离去。

  赵殊捧着圣旨,坐在书房里,久久不能回神。

  他面色如常,心里已是惊涛骇浪。

  太子……

  父皇下旨,封他为太子了!

  圣旨一下,等到册封大典完成,他就是真正的太子了!

  “殿下,臣妾恭喜殿下,得偿所愿。”说话的是锦瑟,睿王妃。

  她见门开着,便进来了,然后将门关好。

  赵殊回神,心情甚是喜悦,看着锦瑟,心情也格外好。

  他伸手,便将人拉进了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

  锦瑟便如猫儿一般,趴在他怀里,十分乖巧,听着他心跳的声音,脸泛红,眼中也泛着爱意。

  “我做了太子,你便是太子妃。”赵殊道。

  他能坐上太子之位,长公主肯定出力不少。虽然太子的位置是他的了,以后也少不了长公主帮助,毕竟,老六的母族有兵权……

  赵殊看向锦瑟的神情,愈加温柔。

  锦瑟被他的温柔的目光看得脸红心跳。

  “殿下这般喜欢我吗?”锦瑟的声音软绵绵的。

  赵殊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能遇见你,乃是我赵殊今生之幸。”

  锦瑟的心跳得更快了。

  赵殊看着她的脸,脑海中却浮现出另外一张脸来。

  即使到了今天这一步,两人已然敌对,但他还是忘不了她。

  自己成了太子,也不知道她是否,后悔自己的选择?

  ……

  三皇子被封太子的圣旨已下。

  很快,便在整个京城传开。

  睿王府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棠鲤走在街上,都能听到各种议论声。

  “听说了吗?三皇子被封为太子了。”

  “三皇子温文尔雅,乃是翩翩君子,将来做了皇帝,也定然是个好皇帝。”

  “是啊,陛下圣明呢。”

  “据说钦天监已经算出良辰吉日了,就在半月后。”

  顾怀年和方妙的婚事在即,棠鲤这几日都忙着准备成亲的事。

  纵然有下人去操办,但是有些事方妙想自己跑,棠鲤便陪着她。

  棠鲤听着那议论声。

  半个月后册封……

  幸好她哥和方妙的婚事在一个月后,没撞上。册封太子举国的大事,若是撞上了,那婚期就得改了。

  两人提着东西,登上了马车。

  方妙见棠鲤一直皱眉思考,抓住了她的手:“怎么了?心情不好?”

  棠鲤回神,摇了摇头,露出一个笑。

  “没,想事情。”

  马车在经过一段路的时候,突然变得嘈杂起来。

  棠鲤掀开帘子看去,便发现前方围了许多人。

  那里,就是睿王府。

  睿王府即将变成太子府,这府邸自然要好好休整。

  门口的客人络绎不绝,棠鲤见他们将一人围在中间,恭贺着他。

  棠鲤远远看了一眼。

  那人意气风发,脸上虽是谦逊的表情,但是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棠鲤的眼中却泛着冷意。

  此时,当是赵殊这二十几年来最风光的日子了吧。

  或许,赵殊觉得,这只是个开始,他以后会一直走上坡路,越来越风光。

  小说里,确实如此。

  但是,有她和她相公在,便要将这变成他最风光的日子。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宴宾客,再……

  等着看他楼塌了。

  棠鲤抬头看天空。

  天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了。

  棠鲤将帘子放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