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万人迷今天崩人设了吗2 > 第 140 章 第 140 章
  而这个时候,背对着他们而站的男子也转过了身。

  付臻红看清楚了这个男子的面容,对方有着相当英俊的五官,深邃的面部轮廓在炽热的阳光下透出了一种别样的英气。

  他的头发并不是纯粹的黑色,而是有些偏向于茶色,而瞳孔的颜色则是金色的,在光晕的漫洒下泛着一种明耀热烈的光辉,让人不禁想起了那九天骄阳,高贵,夺目,又透着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在付臻红的记忆里,拉美西斯二世的遗体作为埃及史上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具木乃伊之一,后人对于这位战功赫赫的拉美西斯二世的描述有很多,其中关于拉美西斯二世的发丝颜色,存在着诸多猜测。

  有说是红色的,有说是浅灰色的。

  但大部分人认为拉美西斯二世的发色原本是灰色的,在后期染成了金色。因为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上,还残留着那个年代用来染发的指甲灰和用动物脂肪物质做成的头发油脂。

  这些种种说法,都没有得到一个确定。

  眼下,付臻红见到了这身份极有可能就是拉美西斯二世的法老,目光便在对方的发色上多看了一会儿。

  但事实上,或许是因为在暗道里闻多了那浓郁的香味,付臻红此刻的思绪并不是十分清明,甚至还有一种非常昏沉的感觉,特别是最后还被尽头处的那一道白光强行吸走后,更有种昏昏欲睡的胀痛感。

  很大可能是因为那香味和时空的扭曲。

  付臻红下意识揉了揉发涨太阳穴,想要减缓这种思绪逐步涣散的朦胧感。

  而另一边,对于付臻红和卡尔斯伏恩两人的凭空出现,这位法老浅金色的眼眸里虽然也有惊讶和错愕,但是比起下方那些民众和随时准备拔剑冲上来的护卫们相比,要镇定的多。

  他先是看了一眼付臻红,接着又看了一眼以保护姿态站在付臻红前方一点位置上的卡尔斯伏恩,最后又把目光重新移回到了付臻红的身上。

  由于付臻红的脸上还带着黄金面具的缘故,穿着华丽服饰的英俊法老并不能看到付臻红面具下的容颜。

  他锐利逼人的视线在付臻红的身上审视着,在付臻红露出来的白皙皮肤上停留了几秒后,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付臻红的那一头耀眼的金发上。

  一旁的卡尔斯伏恩见状,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很不喜欢这法老看向纳芙蒂蒂的眼神。他心里琢磨着,该怎样解释他和纳芙蒂蒂的突然出现,又该如何说明他和纳芙蒂蒂的身份。

  卡尔斯伏恩很清楚,若没有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他和纳芙蒂蒂会面临的将是这些护卫们冰冷锐利的刀剑。

  若是他和纳芙蒂蒂没有被那长廊内的香味影响,兴许并不用忌惮这些士兵,但是卡尔斯伏恩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思绪并不如之前清晰了。

  头仿佛被千斤重的石头压住了一样,让他感觉到异常的沉重,仿佛随时都会昏睡过去一样。

  必须尽快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心思转念间,卡尔斯伏恩的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正欲说话,一直看着纳芙蒂蒂的法老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你是...纳芙蒂蒂?”虽然是询问似的口吻,但是语气里却并不见什么疑问。

  他这话一说出口之后,卡尔斯伏恩微微愣了一下,很明显没有想到这位法老会如此精准的说出纳芙蒂蒂的身份。

  但当卡尔斯伏恩发现对方的目光在纳芙蒂蒂的金色发丝和蓝色眼眸上来回看了好几遍之后,很快也就明白了过来。

  纳芙蒂蒂是神的侍者,是这世间最美之人。无论是他那白皙的皮肤,还是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都太具有辨识度了,再加上那金面具,只要他们来到的不是十八王朝之前的埃及,这样的纳芙蒂蒂会被后人认出来似乎也不足为奇了。

  而相比于卡尔斯伏恩最开始的惊讶,付臻红对于这法老说出他的身份,到是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

  付臻红对上对方的视线,虽然对于这位法老的身份付臻红已经猜到了个七八,但是他现在是纳芙蒂蒂,是十八王朝的人物,不应该会认识十八王朝之后的法老,所以付臻红忍着那一股头脑发涨的昏沉之意,在昏睡过去之前,开口问出了一句:“你是谁?”

  “我是拉美西斯二世。”拉美西斯二世说完这句话之后,想要往前靠近付臻红,然而却在刚刚走了两步的时候,被一直注意他动向的卡尔斯伏恩挡住了路。

  拉美西斯二世的眉头皱了一下,一双淡金色的眼眸直直的射向这个挡住自己去路的男人。

  从服饰上来看,是一个祭司。

  拉美西斯二世回想了一下在流传下来的纸莎草书册里,那在十八王朝与纳芙蒂蒂这位绝色之人有着不少艳色传闻的大祭司,然后将面前这位祭司和那位叫卡尔斯伏恩的大祭司对上了号。

  看着对方那眼神中的警惕与戒备,拉美西斯二世薄唇轻抿了一下:“我并没......”

  然而他这话还没有说完,面前这位大祭司便身形一个晃荡,眸中尽是涣散,看样子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拉美西斯二世心下疑惑,也就这时,付臻红的这具身体也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往前倒去。

  卡尔斯伏恩瞳孔瑟缩了一下,想要伸手去扶住付臻红,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脚步才挪动了一下,巨大的晃荡沉重感让他整个人直接昏迷了过去。

  最终,在付臻红倒在地上之前,拉美西斯二世眼疾手快的将付臻红接住了。他的手臂环住了付臻红的腰腹,将同样昏迷过去的付臻红抱在了怀里。

  “陛下.....”

  周围的护卫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一般,纷纷看向了因为付臻红的昏迷而眉头微皱的拉美西斯二世。

  他们距离拉美西斯二世很近,自然也听到了拉美西斯二世法老陛下的话。

  纳芙蒂蒂......

  法老陛下说他怀里抱着的男人是那百年前那充满着传奇色彩的最美之人!

  尽管他们不明白为何应该早就死去的纳芙蒂蒂会凭空出现在奥佩特节上,但他们相信拉美西斯二世陛下的判断,对于陛下的任何话,都绝不会质疑分毫。

  护卫们收回了刀剑,眼神却有意无意的瞟向拉美西斯二世陛下怀中的男子。当最初那属于护卫在面对王有危险时的戒备消失之后,他们也有了心思去想其他。

  纳芙蒂蒂......

  他们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眼底的好奇和激动几乎要溢出来。

  纳芙蒂蒂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传说似的人物,流传下来的关于纳芙蒂蒂的描述有很多,说法也各异,但唯一不变的一点便是对于纳芙蒂蒂容颜的描述。

  纳芙蒂蒂......

  是一位举世无双的美人。

  他在奥佩特节的这一天,以一种最为独特的方式,来到了他们这里,正如纳芙蒂蒂的名字那般最美之人已然来临。

  不同于护卫们只能隔着一段距离悄悄看着纳芙蒂蒂,拉美西斯二世垂着眼眸,凝视着怀中的男子。

  怀中的触感是真实的,他能感觉到纳芙蒂蒂身上的温度,更能感觉到纳芙蒂蒂身体的柔软。

  他的鼻息之间萦绕着纳芙蒂蒂身上的香味,并不是特别浓郁的馨香,而是一种恰当好处的好闻。

  拉美西斯二世的目光落在了怀中之人的金面具上,思忖了片刻之后,他将怀里的男子横抱起来。

  奥佩特节的庆典仪式已经完全得差不多了,拉美西斯二世将最后的收尾交给维西尔大臣和大祭司之后,便抱着的昏迷过去的付臻红走出了众人的视线中。

  至于同样昏迷过去的大祭司卡尔斯伏恩,则是由拉美西斯二世的侍卫长背着。

  而下方的埃及民众们,因为距离圣船有一段距离,再加上角度的原因,大部分人并没有分辨出他们的法老陛下怀中抱着的男子是谁。

  不过,因为付臻红的那一头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实在太过耀眼,还是被小部分眼尖的、有着知识储备粮的居民认了出来。

  而这一结果,也就使得付臻红的身份很快流传到了这些民众之间。

  一时间,这些人里面有激动的,有惊讶的,错愕的,还有不可置信的,或者是持怀疑态度的。

  不过这些种种,已经昏迷过去的付臻红并不知道。

  等他从昏睡中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雕刻着蓝莲花的华丽床顶,他还没有开始四处打量自己身处的位置,耳畔处就传来了一道温柔磁性的男声:“纳芙蒂蒂。”

  付臻红偏过头,发现这道声音的主人正坐在床边,用那双有点像是琥珀颜色的淡金色眼眸凝视着他。

  付臻红不知道拉美西斯二世在这里坐了多久,在他昏睡期间,又是不是一直坐在这里静静地看着他。

  此刻,在付臻红的目光与拉美西斯二世的目光对视到一起的时候。

  拉美西斯二世勾了勾唇角,对着付臻红笑了一下,能得以见到这世间最美之人,拉美西斯二世无疑是十分欣喜的。

  “纳芙蒂蒂,我是拉美西斯二世。”拉美西斯二世再一次像这只存在于记载中的神使大人介绍了自己:“欢迎你,来到我的统治王国。”

  他的语气愉悦,低沉悦耳的声音里透出了一种王者的霸气与从容自信。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河南郑州的情况挺严重的,住在那边的小伙伴都要平平安安!

  感谢在2021072018:30:262021072213:57: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atherine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n2个;清酒、琉璃月、叶胤离、42843836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读者85瓶;破晓璃50瓶;缘明灼40瓶;淋jzz20瓶;琉璃月17瓶;秋、吱了个咪、随心所欲、路西法堕九天、我是智障10瓶;秋秋7瓶;zzz、我是神秘人、小不点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