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镇灵官 > 第一百四十一掌 走失
  陈俊安坐在一旁优哉游哉地点起雪茄慢慢地抽了起来,他似乎没有认出戴墨镜的人是我师父。反而用一种看好戏的表情望着我们所有人。

  吴雨清的能力比我们上次见到她的时候竟然又强了不少,她的控尸术操练起来十分熟练,并且有一种可以跟罗老板相互抗衡的感觉。不仅我觉得很奇怪,就连傅伟杰见了也迟疑起来。

  胡婉蓉的警惕性也不弱,那一个笑声响得太突然,胡婉蓉连头都没有转过来就朝着那个方向甩了一枚曼珠沙华过去。

  漫天花瓣纷纷落下,一个陶瓷娃娃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面。

  “嘻嘻——嘻嘻嘻嘻嘻——”那个瓷娃娃是之前在陈俊安公司的走廊里面偷袭过我们,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式神。

  傅伟杰一边帮他师父护法,一边准备随时攻击:“这不是那个什么鬼,韭菜盒子吗?”

  会慈道长瞥了那个作怪的式神一眼,直接一道符咒打出去:“聒噪!”

  可是那个式神却忽然隐匿了身形,一下消失不见。我想起之前在它身上栽过的跟头,于是大声喊到:“大家小心,那个瓷娃娃是樱花国的式神,它会用幻术隐匿自己的身形。也就是说——”

  我这话还没有说完,那只瓷娃娃柔软的手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清桑,又抓到你了哦。被抓到的人是要当鬼的。”

  师父抬手一道掌心雷就朝着我肩膀上的方向打过去,那个瓷娃娃应声倒地碎成了几片。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在山后面一口血吐出来。

  陈俊安这时候坐不住了,他站起来敌意地往师父的那方向看过去:“阁下是什么人?”

  吴雨清元成跟罗老板和傅伟杰对持着,山御解决完一只来偷袭我们的小鬼,正冷着脸清理衣服上的脏东西,而那个美和子应该是要在我们分心的时候解决掉我的。只可惜他们没有料到师父也在场。

  甚至……就连我也感觉到了师父那凛冽的气场以及深不可测的功力……

  “师父——”我喉咙里挤出了这两个字来,他听到之后朝着我这边点点头说:“没事,师父会保护你的。”

  我咬了咬嘴唇,师父见我不说话却走了过来直接站在了我的面前。

  那个和服女人一脸怨念地瞪着我们:“你们,竟然敢杀了我的美和子,我要你们所有人偿命!”

  “偿命?你现在有能力让我们偿命吗?据我说知,式神与阴阳师签订契约的时候,可是将两人的性命联系在一起了。如今你的式神死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还不如想办法救救自己。”

  眼前的和服女对我们已经没有了威胁。我的眼神落在了陈俊安的身上。

  他身后还有两个人,只是那两个人不是公输让,甚至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两人戴着一顶斗笠,全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这让我觉得那两个人可能是陈俊安的底牌。

  会慈忍不住了,他一把跳出来:“我们一路杀过去吧,他们肯定是想要拖住我们等上面的人过来。”

  而这时,我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忽然就起来了,直觉告诉我有危险!

  “小心!”我看见那个和服女人一脸狰狞地朝着我们的方向跑来,而她身上的气息十分危险,用行内话来说就是,那女人想要自爆!

  罗老板从压制着的那群尸体也发生了尸爆,我情急之下念出几个结界的咒语,没想到配合着师父的结界竟然也能将所有的人护在里面。

  但是那爆炸的声音惊天动地传来,我担心过不了多久有关部门的人员就会过来探查。

  令我更加意外的是,离封门村不远处的小山村里面居然也设置了许多的阵法。原本那些阵法隐秘在树林草木之中并不容易被人发现,但是这样一爆,我只觉得脚下有东西在动。

  我低头往下面看了看,发现那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八卦阵法的东西:“这是什么?”

  在我的左脚处有一个发光的东西,我抬起腿轻轻地踩下去。紧接着听到师父大喝:“别动!”

  胡婉蓉脚下忽然一空,她不小心手碰到了我,结果把我带了下去。

  师父他们脚底下的地方也开始空了,我听到此起彼伏的叫声传来。心想完蛋了,我们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没想到还是最憋屈的跳崖而死。

  陈俊安那边遇到了什么阵法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我在坠落的时候,听见他们那边也传来了惊悚的叫喊声。

  八卦阵上面有不同的方位,似乎每个人站的方位不一样掉下去的地方也不一样。在坠落的过程中,胡婉蓉曾几次想要用尾巴勾住一些什么东西。

  奈何我们就像是进入了一条时空隧道一样,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

  “凌翰清,怎么跟着你总是这么倒霉啊……”她说完这句话之后,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搂着她说:“没事,我给你当肉垫。我摔死了你就找个人改嫁了吧。”

  胡婉蓉回应我的是狠狠地在我身上掐了一下。

  幸运的是,我们两人都没有摔死,而是掉在了一颗树上面。胡婉蓉用尾巴轻松地勾住了一处树枝,缓缓将身子往下放。

  成功落地之后,我发现那是一个小村落。奇怪的是,那些村子的朝位方向都是与我们一般风水学上面的相反。

  阳宅讲究坐北朝南,而这里的房子全部都是坐南朝北。仿佛就是一个翻版的封门村一样。

  我摇摇自己快要晕过去的脑袋,然后警惕地朝着四周围望过去:“我们先躲起来,万一这是陈俊安他们搞鬼的话,附近肯定有埋伏。”

  可是我们小心翼翼走在村里面的时候,真的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我心里一动:“胡婉蓉,你说会不会上面的封门村其实是个幌子。真正的封门村其实是隐藏在了那八卦阵法的下面。也就是我们这里。”

  胡婉蓉朝着四周围看了几眼之后,对我说:“你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只是谁有这种本事能够把山川草木设置成一个大八卦?”

  见胡婉蓉望着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脑子里划过了一群人名,然后一个一个划掉:“不对,不会是我师父。如果是师祖的话,或许还有可能。”

  师父的能力我清楚的,但是师祖的话我们没有人见过他的能力,不知道究竟是个怎样的水平。

  胡婉蓉趴在我耳边说:“真的好像没有人耶,我没有闻到一丝人的气息。难道说这是一个空的村子?”

  我拉着她小心翼翼地游走在这村子里面,心想这不对劲。如果这个村子没有人居住的话,为什么那个人要费尽心思地在山里面用一个大八卦压住呢?

  等等,压住?八卦莫非是想要镇住这底下的什么东西?我往前走时,发现了几个人,他们是跟着陈俊安一起的。

  但是他们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我看着那两个人一路拼命地往前跑,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东西一样。

  但是他们的后面什么东西也没有。

  “救我……有没有人啊,救命!”跑在后面的人脑袋忽然就跟自己的身体分家了。我跟胡婉蓉都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紧接着前面的一个人脑袋也“咕噜——”一声从身体上掉了下来。

  我们捂住嘴巴,挨着一颗大树下躲藏起来。过了不久之后,有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

  “这么重的脚步声,难道是大象?”胡婉蓉低声在我耳边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