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视死如归魏君子平层 > 第101章 来自长生宗的背刺
  魏君发现自己的直觉好像是对的。

  这次他可能真的有大灾了。

  因为周芬芳要走了。

  走之前特意把他叫去了三味书屋。

  “我要去天元城坐镇一个月。”

  看着魏君,周芬芳的眼中有些许担忧:“这一个月里,你要小心一些,你现在在风口浪尖上,随时都有可能会面临明枪暗箭,防不胜防。我在京城的时候还可以庇护一下你,我不在,其他人都各有职司,你记得让陆元昊不要离你的左右。”

  魏君满心欢喜的欢送周芬芳赶紧离开,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万一他表现的太明显,周芬芳不走了怎么办?

  所以魏君只是点头道:“老师放心,我会注意保护自己的。”

  “你呀,我信你才怪。”周芬芳用手指在魏君的眉心点了点,俏脸上满是无语:“就你这个破嘴,没继承我一半本事,但是把我得罪人的功力继承了十成十。”

  魏君:“……看来老师您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口吐芬芳很得罪人。”

  “我敢得罪人是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敢杀我,你可没有这个待遇。”周芬芳道。

  魏君为自己辩解道:“老师,我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我死了,影响会很大的,说不定就会让全国百姓同仇敌忾。所以就算有人想杀我,应该也要过一段时间再说。”

  周芬芳直接笑出声来:“你做梦呢?别犯傻了。你现在死了,很多人气愤归气愤,但更多的人会心冷,会失望,会胆寒。英雄和勇者总是少数,不要高估大多数人的勇气。要是天下人都像你这么天真就好了,也就不用死那么多人了。”

  魏君:“……”

  本天帝没做梦,本天帝就是随便找个借口,我自己都没信。

  你丫顺坡下驴不就行了吗?

  这么睿智干嘛?

  还没沙雕书友可爱,沙雕书友还有人觉得别人现在不敢杀我呢。

  熊大本来是好评的,结果智商在线,差评。

  不懂得装傻,差评。

  还一心想要保护我,差评中的差评。

  所以你还是赶紧走吧。

  魏君对周芬芳十分嫌弃。

  但周芬芳对魏君是真的关心。

  “修真者联盟在京城肯定不止有张致远一个暗子,你让张致远遗臭万年,从某种程度上也等于把这些暗子逼上了绝路。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修真者联盟更加不会放过你。魏君,不然我和其他人商量一下换班,今年我就不轮值天元城了。有我坐镇京城,就算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也能及时赶去支援你。”周芬芳道。

  魏君被周芬芳吓了一跳,赶紧道:“千万不要,老师,您忘了上次三头大妖要杀我,您在京城也没来得及支援。”

  周芬芳无言以对。

  魏君说的是事实。

  上次她确实晚了一步。

  “而且天元城关系到人妖两族的大局,老师若因为我一人而放弃了坐镇天元城的机会,万一有什么闪失,我就是人族的千古罪人。老师,请务必不要让学生背负这样的压力。”魏君认真道。

  他身上闪烁着正道的光。

  周芬芳在魏君的脑袋上摸了摸,感慨道:“你这个小家伙啊,真是懂事的让我心疼。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人族也不是就只有我一个高手,离了我天元城也照样转。”

  “老师,学生如果离开老师的庇护就步履维艰,那学生本也该死了。雏鹰总是要自己飞翔的,老师不可能永远保护学生的安全。有陆元昊大人在,有白倾心大人的帮助,我还在京城这个朝廷实力最强的地方。如果在这种环境下我都保护不了自己,那就让学生去死吧,学生有这种觉悟。”魏君大义凛然道。

  周芬芳还能说什么?

  “你的反应和我预测中的一模一样,不愧是我周圣人教出来的学生,为师十分欣慰。”周芬芳满意道。

  魏君眨了眨眼:“周圣人?老师,您成圣了?没感觉出来啊。”

  周芬芳摆了摆手,云淡风轻的道:“不重要,成圣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魏君:“……”

  好家伙,贷款成圣可还行。

  本天帝敢贷款天帝是因为本天帝只要死了立马就是天帝,所以本天帝的贷款很容易成功。

  你哪来的自信啊?

  大熊猫给你的吗?

  魏君内心吐槽,不过嘴上却道:“学生也是这样认为的,以老师谦虚内敛的品质,成圣绝对不成问题。”

  魏君话音落下,周芬芳忽然感觉心神一阵清明,连圣道都仿佛凝实了很多,灵魂更是如同感受到了一阵天降甘霖,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真舒服!”

  魏君:“???”

  什么情况?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开始面色潮.红了呢?

  我也没干啥啊。

  魏君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周芬芳就睁开了双眼,两手抓住了魏君的双肩,眼中散发着渴望的光芒:“继续。”

  魏君:“???”

  “继续祝福我。”周芬芳道:“我感觉你这张嘴可能开过光,能够给我带来好运和祝福。”

  魏君这下反应了过来,看向周芬芳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了。

  “老师,你这眼光……你还真有圣人之姿。”魏君道。

  天赋上周芬芳是公认的出色。

  不过魏君发现周芬芳的眼光比天赋还好。

  白倾心的眼光也好,但更多的体现在查案上。

  周芬芳不一样。

  她对魏君的了解现在绝对没有白倾心深入,她也不知道魏君是大人物转世。

  但是周芬芳居然能够察觉到魏君的气运,以及开始想到利用魏君的气运,这就有些厉害了。

  好歹也是帮过自己的便宜老师,再加上周芬芳的熊猫真的很大,所以魏君顺了周芬芳的心意,很自然的摸了摸脑袋,然后道:“我祝福你,此去一路顺风,灭尽强敌,更进一步。”

  周芬芳本来想怒斥魏君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的。

  居然敢把手放在本圣人的脑袋上。

  但是等魏君开口之后,她又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来自灵魂的舒服。

  来自圣道的反馈。

  实锤了。

  我这个弟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周芬芳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意之中打开了魏君的正确用法。

  普天之下,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掌握了“天帝赐福”这个说明书。

  ……

  三个时辰前。

  天机阁。

  新任阁主已经接到了修真者联盟给他的任务:猎杀周芬芳。

  此时的天机阁实力已经大损,之前失去了天机老人和天机阁前任阁主,后来天机阁一战,又中了六发天元大炮。

  更不用说死在战斗中最多的也是天机阁弟子。

  本土作战,天机阁注定是受损最多的那一个。

  虽然事后有得到修真者联盟给出的补偿,但是和损失比起来,依旧是杯水车薪。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敢真的小看天机阁。

  像这种一品仙宗,不到真正的灭门时刻,谁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底蕴。

  天机阁新任阁主去询问了出关的太上长老,想猎杀周芬芳这种半圣,还是要太上长老出马。

  一品仙宗的太上长老,只有渡劫境的强者才能够担任,是当世最强的巅峰战力之一。

  天机阁的太上长老一共有多少人不得而知,但天机老人原本就是天机阁的太上长老,此时已经身死。

  天机老人死后,在天机阁历代祖师长眠之地,又走出了一位太上长老。

  在天机阁一战后,此人身受重伤,但并没有死去。

  此时也并没有完全恢复,甚至准确的说,他已经恢复不了了。

  因为他原本就已经垂垂老矣,突破无望。

  一旦出关,本就是要死的。

  区别只是早死晚死而已。

  天机阁阁主把何时死亡的机会交给了他老师自己。

  “老师,修真者联盟给我发来了信息,让我制定一个针对周芬芳的完美的猎杀计划。”天机阁新任掌门轻叹了一口气:“天机阁决定封山之后,修真者联盟给了我们不少的资源帮助我们恢复。现在修真者联盟要我们出力,我们不好拒绝,请老师谅解。”

  太上长老点了点头:“也不能拒绝,天机阁和大乾已经不死不休了,如果再和修真者联盟脱离了关系,我们就危险了。”

  阁主道:“老师英明,只是周芬芳是儒家半圣,实力胜我一筹。若针对她进行布局推演,我还力有未逮,只能请老师出手了。”

  儒家半圣,基本就等于道家的渡劫境,是人间巅峰的战力之一。

  原本天机阁阁主的实力是不弱于周芬芳的,也是渡劫境的大修行者。

  但是他死了。

  新任的天机阁阁主,只是半步渡劫境,其实力和未突破半圣前的周芬芳差相仿佛。

  让他来对周芬芳进行布局,他有心无力。

  修真者联盟让天机阁来制定计划,从一开始也是奔着这个太上长老来的。

  想要为半圣布下杀局,只有渡劫境的修行者出马。

  但让这个已经身受重伤的渡劫境太上长老耗费心血进行推演,基本就等于把他往思路上逼。

  天机阁的人制定杀局,可不是寻常人以为的制定计划就完事了。

  天机阁的杀局,是需要布局之人事先预演一变的。

  这对于渡劫境强者来说,也是巨大的消耗。

  如果这个渡劫境强者是完好无损的状态,自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事后慢慢恢复就是了。

  但是这个太上长老本身就只有半条命了。

  这就是大问题。

  “老师,修真者联盟应该也是在试探我们天机阁的底蕴,希望我们能再跳出来一个太上长老。”天机阁新任阁主看的很清楚:“虽然是盟友,但修真者联盟各大一品宗门需要的是不比他们强同时也不比他们弱太多的盟友。太强或者太弱,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利用价值。具体要如何做,请您示下。”

  他虽然是新任阁主,可修行门派还是以实力为尊。

  太上长老是渡劫境,实力胜他一筹,那他自然听太上长老的。

  更何况太上长老还是他的老师。

  太上长老做出了他意料之中的选择。

  “老夫来吧,本也是要死的人了,就让老夫最后一次为天机阁做些贡献吧。”太上长老轻叹道。

  他当然不想死。

  但没的选择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去死。

  门派确实很难有一个国家的凝聚力。

  可危难关头,门派也不会缺少敢于赴死的勇士。

  虽然立场不同,可即便是恶贯满盈的人,内心有时也是有自己的信仰和坚持的。

  天机阁阁主知道对方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心头大怮,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沉声道:“老师放心,我会尽我的全力,让天机阁传承下去。”

  “尽快突破到渡劫境才是最重要的,需要什么资源就用什么资源,现在的天机阁顾不得以后了,你要把握住现在。”太上长老嘱咐道。

  天机阁阁主抿了抿嘴,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弟子明白。”

  太上长老对他极好。

  他却要亲手送太上长老上路。

  现实总是如此残酷。

  他却又不得不为。

  太上长老又叹了一口气:“苦了你了,你这一代会特别难。”

  “弟子蒙师父收入门下悉心教导,宗门庇护成长到如今,宗门对我恩重如山,我为天机阁忍辱负重,本也是应该的,只是恨自己救不了师父。”阁主道。

  “我本也是要死的,突破无望,寿命终有极限。针对周芬芳的杀局,老夫接下了。记住,不到天机阁生死存亡的时刻,不要去后山唤醒那些沉睡的太上长老,他们都是要死的人,让他们活过来,是要吃人的。”太上长老幽幽道。

  天机阁阁主想到了自己唤醒师父出关的代价,身体猛然一颤。

  底蕴,底蕴,确实是一个宗门不可或缺的后盾。

  但真的启动了宗门的底蕴,也就等于牺牲了宗门的一部分未来。

  这些本来该死却苟延残喘的太上长老继续苟活在世间,他们活的——其实是别人的命。

  天机阁阁主想到了那些被吸干的弟子,再次重重的点了点头:“弟子明白。”

  “明白就好,你退下吧,将周芬芳的全部资料送来,然后三个时辰后来此为我收尸,同时把我制定的针对周芬芳的杀局传给修真者联盟。”太上长老吩咐道。

  “弟子告退。”

  周芬芳的资料,天机阁早有准备。

  事实上不止是周芬芳,天机阁对于当世所有的大修行者的资料都有详细的准备。

  这本身就是天机阁威慑大乾甚至其他一品仙宗的底蕴。

  太上长老的案头很快就摆满了周芬芳的资料。

  将全部的资料过了一遍,太上长老面前出现了一枚天机盘。

  他开始推演针对周芬芳的杀局。

  以全部的心血和修为,去寻找天机注定的周芬芳十死无生的办法。

  三个时辰后。

  在即将功成的那一刻。

  太上长老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抹笑容。

  与此同时。

  三味书屋内。

  魏君抚摸着周芬芳的头,为周芬芳赐福:“我祝福你,此去一路顺风,灭尽强敌,更进一步。”

  周芬芳因为魏君的话,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舒爽。

  而天机阁内,太上长老忽然瞪大了眼睛,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恐惧。

  原本已经马上就要成功的杀局推演,在最后一刻,竟然功亏一篑。

  噗!

  太上长老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死不瞑目。

  天机阁阁主感受到了渡劫境强者逝去的气息。

  事实上,整个天机阁弟子都感受到了。

  渡劫境的大修行者已经是人间巅峰的强者,他们的逝去是会造成一定天地异象的。

  天机阁上下同悲。

  天机阁阁主是最悲伤的那一个。

  但他也有些许的欣慰。

  老师是为了天机阁而死。

  死的光荣,死的伟大。

  而且还有周芬芳这个半圣为老师陪葬。

  老师黄泉路上,不会孤单的。

  等自己把老师推演的杀局传给修真者联盟,一个渡劫境强者的牺牲,也足以让天机阁从修真者联盟那里换来足够的补偿。

  换来足以让天机阁再出现一个渡劫境强者的资源。

  老师的死,会换来周芬芳的死,天机阁的重新崛起。

  老师的牺牲是有巨大价值的。

  弟子一定不会辜负老师的期望。

  天机阁新任阁主这样想着,走进了太上长老的房间。

  片刻后,房间内传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

  “不!”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魏君自然不知道天机阁内发生了什么。

  如果知道,魏君会很好意的为他答疑解惑。

  这是来自天帝的降维打击。

  而且是超巨大的降维。

  这波不是你们的错。

  千万不要怀疑自己。

  ……

  长生宗。

  尘珈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剑收了回来。

  脚下是一个死不瞑目的尸体。

  和天机阁太上长老的死状差不多。

  不过这人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而且此人的身份和他一样,同为长生宗的核心弟子。

  此时附近还有很多人在围观。

  但是看到尘珈只出了七剑就杀掉了同为核心弟子的朱卿云,议论声瞬间就小了一半。

  事前他们也猜测,朱卿云应该不是尘珈的对手,毕竟尘珈是天骄榜第二。

  但是国师已经死了。

  尘珈现在在长生宗内并无依靠。

  而朱卿云却是长生宗宗主的亲传弟子,甚至一直有传言说宗主未来想把掌门之位传给朱卿云。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尘珈的实力比朱卿云强,也应该要避其锋芒才是。

  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尘珈就这样杀死了朱卿云。

  没有丝毫留手。

  这份狠辣,让很多人不寒而栗。

  也让一些人出离了愤怒。

  这些人都是宗主一脉,别人怕尘珈,但他们不怕。

  毕竟国师已经死了。

  要是国师还活着的话,那他们也怕。

  可现在不一样了。

  他们有勇气站出来指责尘珈了。

  “尘珈,你太过分了。”

  “朱师妹是宗主最宠爱的弟子,你居然连朱师妹都敢杀。”

  “同门弟子,下手竟然如此狠毒。尘珈,你随我去执法堂请罪吧。”

  “杀意如此之重,也配做我长生宗的弟子?”

  “师弟师妹们,我们应该像师长建议,将尘珈逐出长生宗。”

  “同意。”

  “这些年我们长生宗弟子死在外敌手上的还没有死在尘珈一个人手上的多,真不知道为什么不把他逐出长生宗?”

  ……

  尘珈听着这些七嘴八舌的议论,嘴角逐渐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甩了甩手中的长剑,议论声立刻全部消失。

  尘珈嘴角的笑容更加不屑了。

  环视了一圈,尘珈开口道:“知道你们为什么不如我吗?”

  没有人说话。

  “因为你们聚集在一起,才敢对抗我,指责我。真正一对一的站在我的对立面,你们谁都没有这个胆子。也只有一个朱卿云让我高看一眼,可惜,她现在已经死了。

  这些年长生宗安逸的生活,让你们变的越来越废物。下次如果再有谁对我不满,直接生死台上见。生死之间才有真正的恐怖,不敢经历生死的磨练,终究都是废物。同辈弟子,尘珈随时欢迎来挑战。若是不敢一对一,二对一我也接着。比我高一个境界的师兄师姐,尘珈也随时候教。

  “可有人愿上生死台?”

  尘珈在生死台上,一人一剑,剑问长生宗。

  无一应答。

  尘珈见状,朗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霸气和不屑。

  “刚才有人问为什么宗主长老们不把尘珈逐出长生宗?这就是原因。”

  长生宗宗主突然出现在生死台上,看着台下的诸多弟子,长生宗宗主无奈的摇了摇头。

  果然和尘珈说的一样,一群废物。

  这一代的弟子,也只有朱卿云可堪培养。

  可惜,比起尘珈来,还是差远了。

  长生宗宗主陈长生再次摇了摇头,把目光转向了尘珈:“你随我来,其他人都散了吧。”

  “是。”

  陈长生和尘珈齐齐从生死台上消失。

  从始至终,陈长生没有看死在生死台上的朱卿云一眼。

  即便这是他之前最欣赏的弟子。

  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他从来都这样认为。

  不过国师的死是有价值的。

  因为国师给他留下了尘珈。

  不死峰,是长生宗历代宗主所在的地方。

  陈长生带尘珈上了不死峰。

  此事震动了整个长生宗。

  因为这件事情的背后代表着一个很重要的含义:

  宗主想收尘珈入不死峰!

  在长生宗上下议论纷纷的时候,陈长生正在审视着尘珈。

  尘珈恭谨的站在陈长生的对面,接受来自这个大修行者的审视。

  他的内心没有丝毫的忐忑。

  因为他不敢有。

  陈长生的实力不比国师稍差,对他也并没有国师那样的倚重。

  如果他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陈长生这里随时都有可能翻车。

  那迎接他的下场就只有一个。

  所以尘珈不敢不慎重。

  好在陈长生并没有在想尘珈最担心的事情。

  陈长生在想的是长生宗的大局。

  “尘珈。”陈长生突然开口。

  尘珈低头:“弟子在。”

  “国师战死在京城,只有你一个人从京城活着回来。你从前杀了宗门不少弟子,执法堂却没有将你抓起来,反而我还对你青睐有加,知道什么原因吗?”

  “宗主需要我来刺激宗门其他弟子,让宗门内部的风气变一变。大争之世,宗门上下却都只想静坐黄庭,长生修道,连战斗手段都不知道加强,此乃自取灭亡之道,宗主想要改变这种局面。”尘珈道。

  陈长生的眼中闪过一抹欣赏,赞许道:“你果然是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

  尘珈没有谦虚。

  他本来就是。

  天骄榜第二,意味着同辈当中,修真界只有一个人比他更加出色。

  他本就是天骄。

  所以国师没有想过,陈长生也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天骄居然会是卧底。

  从性价比上来说,这是很不值的。

  尘珈在他们的视野盲区。

  陈长生继续道:“静坐黄庭,一心修道,放在从前不是错。但大道要修,术法也要修。若只有道而无术,长生宗将失去保护自己的能力,在这个大争之世,甚至有被灭门的危机。”

  “弟子也是这样想的,长生宗需要改革,宗门内部,很多弟子包括长老,都太过天真了。”尘珈沉声道。

  他也需要长生宗改革。

  不改革他怎么趁机削弱长生宗的实力?

  不改革他怎么趁机掌握权力?

  不改革他怎么再杀长生宗弟子?

  改革并不意味着前进,还意味着混乱。

  他这种卧底,需要的就是混乱。

  乱了,才有他发挥的机会。

  而陈长生很同意尘珈的观点。

  “也是我和国师将他们保护的太好了,这些人不经历练,和你比起来差的太远。”陈长色轻叹了一口气。

  在其位,谋其政。

  身为长生宗宗主,陈长生是很有责任心的。

  他要带领长生宗在这个大争之世活下去,在活下去的基础上,能够更进一步自然是最好的。

  所以长生宗需要改变。

  目前的长生宗,太安逸了。

  需要尘珈这样的鲶鱼来刺激其他人。

  所以陈长生宣布了一个他早就做出的决定:“尘珈,从今以后,你加入不死峰吧。”

  尘珈按捺住了自己内心的狂喜。

  国师死后,他在长生宗内部就没有了靠山。

  现在陈长生让他加入不死峰宗主一脉,等于是帮他背书。

  这对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大好事。

  尘珈向陈长生行了一个弟子之礼:“弟子多谢宗主。”

  “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师父。”陈长生看着尘珈。

  尘珈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拒绝:“宗主见谅,师尊对我恩重如山,他尸骨未寒,尘珈不愿再拜其他人为师。”

  尘珈要拿捏一个度。

  卧底是必须要抱大腿的。

  但同时也要想办法赢得他人的尊重。

  后者往往比抱大腿更加重要。

  果然。

  听到尘珈这样说,陈长生更加欣赏尘珈了:“好,有情有义,杀伐决断。尘珈,你没有让我失望。刚才你若答应了我,你在长生宗以后就只会是一把磨刀石。现在你经过了考验,我也可以交给你更加重要的任务了。”

  尘珈:“……”

  内心庆幸的同时,尘珈保持了克制:“宗主有事情要尘珈去做的话,请宗主尽管吩咐。”

  “确实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不过你要带上一些同门一起,他们需要历练,你做他们的领队。”

  看着尘珈,陈长生吩咐道:“京城之事你最了解,修真者联盟和大乾朝廷暂时不会全面开战,所以双方还不会完全割裂,我们两边都有对方需要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派你重回京城,做长生宗的代表,负责和朝廷接触。”

  这不是什么难事。

  尘珈表示理解。

  朝廷搜集资源的能力天下第一。

  修真者联盟需要资源。

  而朝廷也需要修真者联盟的丹药。

  这些年双方绑定的太深了,其实很难完全割裂开来。

  在全面开战之前,是需要进行外交斡旋的。

  这方面尘珈也擅长。

  “弟子领命。”尘珈自然不会拒绝。

  陈长生点头道:“正常来说,这件事情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局势瞬息万变,一旦双方撕破脸,你们的处境也会随时变的艰难起来,你要有心理准备。”

  “弟子明白,不过弟子没有把握一定能够保住其他人的性命,请宗主体谅。”

  尘珈内心的真正想法是找机会坑死这些家伙。

  现在先给陈长生打个伏笔。

  免得这些人真的被坑死了之后再找自己的麻烦。

  陈长生自然不会想那么多,他淡定道:“历练当然要死人,你尽力护持,若他们历练不出来,那也只能生死有命。”

  “谢宗主体量。”尘珈按捺住了内心的喜悦。

  “这是你明面上的任务。”陈长生道:“你此去京城,还有一个暗中的任务最为紧要。”

  尘珈心中一紧。

  修真者联盟要有行动了。

  “请宗主吩咐,是什么暗中的任务?”

  陈长生道:“荣国公次子怡红公子是我们的人,你去了京城之后,和他接头,协助他——杀死魏君!”

  尘珈猛然抬头。

  居然要杀死魏大人。

  也对,魏大人声望高,实力低,换成是他执掌修真者联盟,肯定也要挑这种软柿子捏。

  幸好魏大人福星高照,此事交给了我负责。

  魏大人,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危险的,想杀你的人才有危险。

  尘珈肃然道:“弟子领命,一定协助怡红公子杀死魏君。”

  魏大人现在肯定已经从周祭酒那里知道了我的身份。

  相信我们见面之后,他知道是修真者联盟让我负责杀死他,肯定会大喜过望的。

  尘珈有些迫不及待的期待自己和魏君的会面了。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